第 1 章

陸恒坐在椅子上,一會看看老太太,一會看看向予,覺得心裡難受。向予的臉都尖了,覺得她衣服裡也空落落的,她實在太累了。高中忙得睡不了幾個小時,大學了又要去打工,現在奶奶又病倒了。陸恒實在是心疼向予,覺得她一個女孩子,小小年紀,承受得太多。陸恒每晚去醫院,好讓向予晚上能多睡一會。有一晚,奶奶張開眼睛,陸恒高興地叫醒了向予。奶奶拉著向予的手不住地叫:“囡囡,囡囡。”隻是氣若遊絲,看著象不大好的樣子,向予也...-

我們總以為,如果我們可以回到過去,讓一切重來,我們就能改變結局,掌握命運。

向予跌坐在醫院的走道上,滿身滿手都是血,連眼裡都蒙了一層血霧,世界一片腥紅。她不肯相信陸恒死了,她剛剛還握住過他的手,昨天他們還說起要一起去旅行,要一起回學校去拍照片,要生個女兒,他一定愛極了她,他們說好了要一起走一輩子。她望著自己的手,上麵全是陸恒的血,一個人怎麼可以流那麼多血?向予隻覺得渾身都痛,那種無法哭喊無法掙紮的痛,她象是在真空裡,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也無法分辨出周圍的情狀。

陸恒死在向予想和他執手一生相伴終老的那年,在他27歲的時候。向予親手擦去他身上的血跡,他流了那麼多血,可他的臉卻是乾乾淨淨的,甚至看不出痛苦。向予的手指撫著他的麵龐,有一種令人絕望的冷,向予的眼淚止不住,但她把臉轉開,不讓眼淚落到陸恒身上。七年前,她處理奶奶後事的時候,隔壁鄰居的阿姨跟她說過,活人的眼淚是不能落在往生的人身上的,那樣他們就會留戀塵世,不肯喝孟婆湯,不肯投胎轉世,若執意流連世間,那就會受很多苦。她伸手把眼淚抹去,望著陸恒輕輕說:“你走慢一點好不好,你走慢點,等我這邊的事情都處理完,我就來陪你,好不好?”

向予坐在庭上聽完了對肖占元的宣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肖占元對她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你永遠也不會忘了我了。”向予卻根本冇有看他,她的目光同她的心一樣已經毫無留戀。“該怎麼死去呢?乾脆利落冇有任何獲救的可能?”向予走出法庭,思緒仍停留在思考怎麼去死纔好,猛然她聽到汽車鳴笛,她來不及反應,身體已經被撞飛。“原來是這樣啊!”她的唇角浮上一抹釋然的微笑,原來老天爺也有慈悲的時候,這是這一世向予心裡最後一個念頭。

-操持,向予就是這個家唯一的大人。向予的父母找了喪葬服務,然後就在火化入葬那天到場走儀程,其他時間幾乎都隻有向予。向予一直跪在靈前給奶奶守靈燒紙,陸恒知道勸不住,就在旁邊陪著,隔壁鄰居也會來幫忙,讓靈前不斷人手,也可以讓向予去休息一下。陸恒這兩天冇見向予哭,她臉色沉靜緊繃,就連睡著了也冇有絲毫放鬆。她瘦得臉頰都有點凹陷,陸恒忍不住心疼得撫了撫她的臉。從她那麼小一點認識她,陸恒就心疼她,這麼些年過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