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裡捉迷藏,圍在一起辦家家,向予喜歡看書,有時會講書裡看到的故事給大家聽,有時候他們也會一起編自己的冒險故事,還會分派角色來演。可這一世,向予想要新的人生,有太多的東西她要思考,她拒絕了好幾次含星的邀約,以至於後來吳含星都不再來叫她一起去學校了。奶奶問她:“囡囡啊,儂幫小星吵相罵啦,哪能伐一道去讀書啦!”向予朝奶奶笑,“恩奶,嫑擔心,過兩天麼就好了呀。”未來要想,眼前也要顧,向予在心裡思量著怎麼跟小...-

向予是在十二歲的時候認識了陸恒,他們考進了同一所中學,成了同桌。那時候,向予的父母離了婚各自奔向新的幸福,幾乎在向予的生活裡消失了,隻有奶奶和她相依為命。她離開了從小生活的城西,離開了含星四平等幾乎所有的朋友,搬到城東。她從小時候大大咧咧開朗話嘮的性子變得沉默陰鬱,除了在奶奶麵前,她幾乎很少笑了。陸恒是作為體育生特招進學校的,他踢球,左邊後衛。他成績不太好,但極陽光,永遠都是笑盈盈的。向予認識他的第一天,就在課桌上畫了三八線,“這半你的,這半我的,不要越界。”她冷冰冰地對陸恒說。他的臉因為長期戶外運動曬得有點黑,但他笑起來的時候如此飛揚生氣勃勃,連有點黑的膚色也成了加分項。他翻出鉛筆盒拿出橡皮擦把那根線擦去,“我記住了,我不過線,你過線也不要緊,我這裡冇有線。”向予冷漠地彆過頭。

向予很少主動說話,永遠都是陸恒在她旁邊自問自答,偶爾向予說幾個字,陸恒就說得更加意興盎然。同桌時間長了,向予有時也會給陸恒講題,有時她也會叫他訓練完不要去喝沙濾生水。陸恒大概是向予在班裡唯一的一個算得上是朋友的人。他們就這樣相處著。向予有一次忘記戴紅領巾,檢查的時候,老師讓冇戴的同學出去門口站著,向予正打算站起來,陸恒拉住她,“你的紅領巾在桌肚裡。”

然後他自己站起來出去罰站了。向予真的在桌肚裡拿到一條紅領巾,她知道是陸恒把自己的給了她。

其實這樣的小事有很多,有一次班主任懷疑向予的作文是抄的,理由僅僅是她這點歲數,怎麼寫得出這樣的話?又把她叫到辦公室去教育,“小小年紀,不知道要學好嗎……”向予隻是楞楞站在那裡,不懂反抗,聽話認命。她太難過了,下課的時候就躲在水杉林裡哭。這所學校有近百年曆史了,有一片高聳入雲的水杉林和一條紫藤長廊以及其他各種植物,環境算得上優美。可再優美又怎麼樣呢,向予想,生活還不是冇有起色。是陸恒找到了她,“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給你報仇。”

向予哭過的眼睛裡還含著一汪眼淚,她看著陸恒搖了搖頭。這個畫麵之後曾無數次出現在少年陸恒的夢裡,而他不停責怪自己,那時候冇有伸出手把她的眼淚抹去。後來很長的歲月裡,他都在努力為她抹去淚水,就像十三歲的時候,少年陸恒想要抹去少女向予的眼淚。陸恒還是知道了原由,他偷偷告訴向予,他晚上跑去老師家,把她家玻璃砸了。“給你報仇。”陸恒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向予常常望著窗外發呆,有一節自習課,陸恒問她在看什麼,向予指著窗外一棵孤零零光禿禿的樹說:“你看那棵樹,自己一棵樹在那裡,一個同伴也冇有,但是,有好多麻雀落在上麵啊,像一顆顆鬆果球,這樣樹就不孤單了,所以,我叫它麻雀樹。”他們兩個便一起怔怔地看著那棵麻雀樹。當然最後兩個人都被叫出去到走廊上罰站,但那天的夕陽格外絢爛,映紅天空,映紅少年的臉頰,也映在了他們心底。

向予特彆喜歡機器貓,時光機,任意門,一個無論你多笨都愛你的朋友,永遠都會被實踐的願望。向予生日的時候,陸恒送給她一個相框,是他自己畫的機器貓。“我畫了很多很多張,這是我覺得畫得最好的一張。”陸恒又從書包裡翻出厚厚一疊,“不然你自己選。”“都送給我,”向予從陸原恒手裡接過那一疊紙,她低下頭,“我很開心,謝謝你。”其實,向予也有自己的機器貓,陪伴在她身旁,就算她不迴應也從未懈怠。

-忙碌的時候也記得發訊息讓她不要等他吃飯。陸恒會抱她會親她,可很多時候她會躲開,她自己也覺得不應該。陸恒卻順著她,問她是不是不舒服,問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有什麼心事呢?她會想肖占元,在陸恒身邊她也會想肖占元啊。肖占元說得對,她冇動心嗎?可他忽然不見了,她找不到他了。向予覺得對不起陸恒,所以提了分手。陸恒卻堅決不同意。向予說:“我心裡有了彆人。”陸恒問:“是誰呢?在哪裡?”向予回答不出來。陸恒便看著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