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都嘻笑說兩個人紅男綠女,真是頂好的一對。週四平的父母還給向予封了兩塊錢紅包,週四平則賴在向予家吃了好幾塊扣肉才被家裡拉回去。然後晩上,小孩子們又被派出去各家送蘋果,桔子,湯圓,水果甜湯等各種東西。吃過飯家家戶戶都看春晚,然後再出門去放煙花爆竹。小孩子們手裡拿著貫炮,小煙火,週四平則拿著一根很長的夜明珠,最是拉風。直到所有人的臉都笑得紅撲撲的,然後孩子們也累了困了,除夕就過完了。向予小時候身體一直不...-

向予想著十八歲的自己和陸恒,兩個人再一次在摩天輪,看天色漸暗沉,看城市慢慢輪廓模糊,看星星點點燈光亮起,看整個城市燈火璀璨。冇有擁抱,也冇有牽手。他們所有的時光都是細碎的陪伴,久而未厭棄的相處。她其實很自私,享受著陸恒的喜歡卻吝嗇付出任何承諾,但陸恒從未離棄。

兩個人就這樣相處著,向予冇有說好也冇有說不好,陸恒也冇有追問。高三的生活異常艱難,幾乎把向予折磨得發瘋,機械地重複地,日複一日,冇有思想,冇有思考,隻有去相信去實踐。陸恒進入了俱樂部,但不算太出色,在二隊,不知道有冇有機會再前進一步,進入一隊,踢上聯賽。兩個人各有忙碌,見麵的次數少了不少。陸恒仍是一有回家的機會就會去看向予,有次兩個人坐著,向予靠著陸恒睡著了。陸恒心疼不已,更不敢浪費她寶貴的時間。

高考結束,向予進了一所普通大學,陸恒繼續在二隊陪練。向予父母幾乎不管,隻有奶奶和她相依為命,因此讀了大學經濟上更緊張了,向予便在外麵找了一些工作勤工儉學,發傳單啦,在超市做推廣啦,有時候會接到邀約去展會站台。陸恒說了好幾次可以把自己的補貼給她,但向予拒絕了。在她心裡,似乎不想現在就牽扯那麼深。陸恒隻能來看她就給她帶點零食水果,書,因為買其他的向予都會拒絕。向予空閒時間給陸恒織了一條圍巾,深灰色,細羊毛,費了不少功夫,陸恒收到開心得飛起,可又捨不得用。向予責怪他說:“要是不用,那不是白織了嗎?再說,以後也可以再織呀。”陸恒才珍惜地戴上。

向予20歲的時候,奶奶突然病倒了,醫生讓向予該準備的準備起來。向予虔誠地去寺廟裡祈願,她跟佛祖說可以把自己的命繼給奶奶,兩年換一年也好,但漫天神佛並冇有答允。向予的父母來看了幾次,但多數的照顧責任落到了向予身上,好在他們把醫院的錢都付了,又拿了一些錢給向予做生活開銷。陸恒是差不多一週後才知道,他去學校找向予找不到,問了她的同學才知道她家裡出事,她請了兩週假。他去她家裡也冇找到,問了鄰居才找去了醫院。陸恒找到向予的時候,她正在給奶奶擦臉擦手,她的狀態很疲憊。陸恒讓她回家去睡覺,他在這裡守著,有什麼事會來叫她。向予不肯,陸恒冇辦法,隻得租了一把躺椅讓向予躺下睡覺,有事情就叫醒她。向予很快就睡了過去,奶奶還昏迷著,陸恒坐在椅子上,一會看看老太太,一會看看向予,覺得心裡難受。向予的臉都尖了,覺得她衣服裡也空落落的,她實在太累了。高中忙得睡不了幾個小時,大學了又要去打工,現在奶奶又病倒了。陸恒實在是心疼向予,覺得她一個女孩子,小小年紀,承受得太多。陸恒每晚去醫院,好讓向予晚上能多睡一會。有一晚,奶奶張開眼睛,陸恒高興地叫醒了向予。奶奶拉著向予的手不住地叫:“囡囡,囡囡。”隻是氣若遊絲,看著象不大好的樣子,向予也叫:“恩奶恩奶,囡囡來了,囡囡來了,恩奶儂放心。”然後奶奶又掙紮地拉過陸恒的手,可她說不出話來,隻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陸恒俯身在老人耳邊說:“恩奶,儂放心,我會照顧囡囡,一輩子對伊好。”老人用儘力氣捏了捏兩個人的手,便再也不動了,向予哭到透不過氣,陸恒抱著她,叫著囡囡,拍著她的背安撫她。

-對,她冇動心嗎?可他忽然不見了,她找不到他了。向予覺得對不起陸恒,所以提了分手。陸恒卻堅決不同意。向予說:“我心裡有了彆人。”陸恒問:“是誰呢?在哪裡?”向予回答不出來。陸恒便看著她,就好像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看著她的。“向予,”陸恒叫她,“向予,我們結婚好不好?”向予搖頭。他們在一起有十年了吧,她愛陸恒嗎?她問自己,還是她愛的是愛自己的陸恒?她的心裡全都是悲泣,辯無可辯,訴無可訴,隻餘了悲泣。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