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臨時演員

了嗎?”“回來了!”陳媽遲疑著道:“不過……他讓我告訴您,他已經吃過了。”“……”喬以沫欣喜的表情瞬間落寞下來。他還在生氣?還是……他打算以後都這麽對著她?她今天回來的早,鼓起勇氣,親自下廚打算向他示好,沒有想改變什麽,隻是想讓他們能回到過去的平和。可是……陳媽瞧著她有些心疼,安慰道:“太太您先別難過,我再去幫您叫一次,先生可能是好麵子。”喬以沫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不用了,我自己上去看看吧。”樓...“怎麽樣?他跟你說實話了?”

顧臻剛走,時安就走了過來,像是在遠處看了注意了很久似的。

喬以沫微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他很坦然,也沒狡辯,所以我纔有些弄不明白他。”

時安輕笑,“那些事情你不需要明白,這小子雖然心思不純,但也不傻,知道什麽事對他最有利。”

喬以沫望著顧臻離去的方向搖頭苦笑,“但他對我的私事倒是挺執著的,似乎沒打算要收手。”

又是一個豪門思想洗腦出來的孩子,虧她當初還以為他會和傅錦之不一樣呢。

時安目光平靜又顯得幾分深邃的看著她,“我會讓人盯著他的。”

喬以沫轉眸看他,隨後垂下眸子,輕輕道:“時老師,這不關你的事,你沒有必要給自己找麻煩。”

她不想欠他那麽多人情,如果他真的如傅司年所說對自己有什麽其他的心思,那她會更愧疚的。

時安眼底神色坦然,笑意不減,“麻不麻煩是我的事,跟你沒有關係,就當做是我太閑了,找點有意思的事做吧。”

“……”

喬以沫抿唇。

閑?

全世界最忙的估計就他了,每天都要東奔西跑的去劇組拍戲,雖然他很少出席各種活動,但她也沒見過他閑的管閑事的。

她踟躕了一秒,抬眸看他,“時老師是顧忌陸少的麵子才這麽照顧我的嗎?”

“他這種經常不要臉的人,哪還有麵子?”

喬以沫竟然無言以對,“……”

時安低眸,氣質溫潤如玉,勾唇淺笑,“如果你覺得朋友的分量不夠,就當是我看在傅總的麵子上吧。”

“嗯?”

喬以沫眼神微微露出一絲迷茫。

時安被她可愛的模樣給逗笑了,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解釋道:“讓傅總欠我幾個人情,我大概以後就能橫著走了。”

“……”

喬以沫一下子明白了什麽,但也隨即擺出極為愧疚的表情道:“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他這種人對什麽事都分得很清的,你幫我,他不會認為跟他有關係,更不會……跟你講情麵的。”

這話其實說的讓她自己很尷尬了,但也沒辦法,她還是要說清楚,那男人向來是不講情麵的,而且還是她自己惹出來的人情債,他不冷嘲熱諷就不錯了。

時安一下挑高了眉頭,玩笑的調侃,“你這是在間接地告訴我,傅總不在乎你?”

喬以沫僵住了,“……”

她剛纔是在故意鬧笑話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我明白。”時安淡淡打斷她正在尷尬的辯白,笑笑道:“感情這種事,不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幸不幸福你自己知道就好,如果不快樂,也不要勉強自己。”

大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男人神情略帶複雜的看了她一眼,轉身緩緩走開了。

喬以沫愣愣的看著他離開的清俊身影,緩緩擰起眉。

……

鄭雲在開工前幾分鍾到達,喬以沫已經在劇組化妝師的幫助下做好了造型,看著她滿頭大汗的跑進來,微怔,“你這是怎麽了?手機一直打不通,我還以為出了什麽事,正讓蕭姐回去一趟呢。”

“對不起對不起……沫姐,我來晚了。”鄭雲喘著氣不停的跟她道歉,彎腰捂著肚子,似乎累的不輕。

喬以沫隨手把椅子拉到她身後,然後又把旁邊的水倒了一杯給她,不動聲色的道:“坐下休息會再說。”

等她喝了水平息下來,喬以沫才又問道:“是路上堵車嗎?很抱歉,我早晨找蕭姐有事,不想讓你起的太早才沒讓她帶著你一起。”

“不,不是。”她搖搖頭,抹著額上的汗,解釋道:“不是的,是我走路上碰到了一個扒手,拽走了我的包,幸好旁邊有人幫我報了警,因為去警察局錄口供耽誤了點時間,所以才來的這麽晚。”

喬以沫眨眨眼,“偷兒?找到了嗎?有沒有傷著?”

她傻傻一笑,“我沒追,直接報了警,不過還好當時就被抓到了,沒什麽損失,就是耽誤了你的時間。”

“那就好。”喬以沫淺淺勾唇,隻是望著她的笑眼底掠過絲絲的深意。

“對了,劇組裏有一個演丫鬟的演員今天沒來,缺了一個人,我看你的品相年齡也都正合適就跟導演推薦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試試嗎?”

喬以沫說完,就見她猛地愣住了,漆黑的瞳孔一點點放大,一點點溢位興奮的光芒,那種神情……她太熟悉了。

這不正是她當初第一次接到角色時的反應嗎?

原來,鄭雲喜歡的並非是做造型,也並非如她當初所說的那樣願望隻是做出讓觀眾喜歡的造型。

隨後,她佯裝試探的問道:“你願意嗎?”

“願意願意……”她激動的似乎說不出話來,隻能不停的點頭,隨即似乎也發現自己反應過激了,連忙掩飾住,羞怯的道:“我會不會不行?”

喬以沫淡淡道:“沒事,就幾句台詞,回頭我會幫你。”

“謝謝沫姐,我會努力的。”

“……”

喬以沫轉過身,麵對著鏡子,像是漫不經心的問道:“雲雲,你也喜歡表演?”

鄭雲眸光一閃,激動的神色瞬間收起,懵懂的笑了笑,“沒什麽感覺,可能覺得挺新鮮有點興奮而已。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給你們化妝做造型。”

喬以沫淺笑著不再問了。

天天待在片場還會覺得新鮮嗎?

不過是因為每天羨慕的東西突然有一天落到自己手裏讓人很興奮罷了吧。

……

“三鏡一次,開始!”

隨著導演一聲開始,所有演員工作人員各歸各位。

“小姐,你一個人來這裏,不怕有危險嗎?”臨時充當女主喬以沫丫鬟的鄭雲有模有樣的演出一股子擔心主子的忠實丫鬟。

喬以沫女扮男裝,輕輕一搖手中的摺扇,邪魅一笑,“你是覺得你家主子打不過她?況且,今日也不是來打架的。”

說著,撩衣踏入府內,鄭雲跟上。

導演沒喊卡,繼續演。說話。羨慕什麽?像她這種隻能被牽著鼻子走的女星,誰會去羨慕?陸子延明明知道她、傅司年、佟安晴如今這複雜的關係,卻還要火上澆油,不是存心的是什麽?她連一絲反抗的資格都沒有,卻還得把他當做恩人供著。……下午離開公司之前,喬以沫特地上網查了一下《鳳凰遊》的男主,但保密性做的很好,她什麽都沒查到。又打了幾次陸子延的電話都沒打通,她也徹底放棄,心情有些不好,直接坐車回了碧水雲居。徒步走在回碧水雲居的最後一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