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就向黑暗懺悔吧

紮著,很嬌小,嗓音低柔,如絮輕軟,身上似乎還殘留著廚房的煙火氣,精緻的臉蛋上掛著幾分委屈幾分可憐。眼底黑意濃稠了一些,他身軀後仰,抬手捏住她的下顎,凝視了半響,唇角逐漸染上薄冷的笑,“喬以沫,你這是在我麵前賣弄演技嗎?一套不成再來一套?”這男人骨子裏似乎天生就有種令人畏懼的暗黑和狂妄,不聲不響,卻能滲透到每個角落。喬以沫睫毛輕輕一顫,小手下意識的撫摸下巴上的大掌,“不,不是的,我不習慣……一個人睡...喬以沫閉上眼,哂笑,“既然你知道的那麽清楚,你就沒想過如果事情暴露了,佟安晴會救你嗎?很顯然,她不會,她有能力讓自己全身而退,但必須會犧牲你。腳踏實地,或許你還有機會達到自己的夢想,如今,你就向黑暗懺悔吧。”

她說著,睜開眸子看向蕭筱,“把她送去警察局吧。”

鄭雲猛地一驚,一瞬間從地上彈起來,激動的大聲道:“我不去警察局,不要把我送警察局,憑什麽?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喬以沫好笑的看著她,“我好好的站在這是我的運氣,跟你有什麽關係?你該慶幸沒有造成很嚴重的後果,即便關也不會關幾天。”

“不,我不要,進去我就完了,我的一切就完了。”鄭雲恐慌極了,眼眶泛紅,搖著頭哭著,“你們放了我,放了我。沫姐,我求求你放了我,我知道錯了。”

喬以沫看著她哭的一臉鼻涕眼淚,默了半晌,眼神冰涼,淡淡道:“你若是真的知道錯了,就不會求我。鄭雲,如果那些茶水沒有換掉,你就是被關進去了我也不會這麽簡單就罷休的。”

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孩子,如果再失去這個孩子,她無法想象她會變成什麽樣。

鄭雲猛地止住哭聲,眼神詭異又陰森的看著她,“喬以沫,既然你不肯放過我,那我也不能讓你好過。”

她眼神一變,雙手伸出就朝著她粗暴的推來。

隻是千鈞一發……“砰!”

一聲悶哼,女人倒下。

喬以沫驚愕的瞪著眼睛,吞了吞口水看著蕭筱手裏舉著的大花盆。

同一時間,門忽然被撞開。

“喬小姐。”江易臉色有些慌張走進來,看到地上倒下的人,麵色微變,“您沒事吧?”

喬以沫平息了心裏的震蕩,搖搖頭,“我沒事,多虧蕭姐把她打昏了。你找個人把她送去警局吧。”

蕭筱放下花盆,拍拍手,踢了踢地上昏迷的女人,“隻送警局是不是太便宜她了?怎麽也得來個報道把她和佟安晴送上熱搜。”

喬以沫小手放在唇上低眸深思了一秒,搖頭,“沒有證據指證不了她,而且,佟安晴如果不是想好了完全之策,是絕對不會輕易冒這個風險的。”

江易看了看地上的人,眉頭緊蹙,“這件事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

喬以沫低眸,垂下了眼瞼,然後搖搖頭,“不用了,我自己的事還是我自己處理吧。蕭姐,你跟江助理一起把人送去警察局吧。”

本來她就覺得自己很沒用,這點事情如果還要仰仗傅司年的人處理,那不就顯得她更沒用了嗎?

而且,本就是她自己的事,那男人又很忙,她還是不要拿這種事煩他了。

蕭筱看她,“那你呢?”

喬以沫撫了撫額,看起來沒什麽精神,“我休息一會,你們先去吧。一會事情鬧開,把記者招來就麻煩了。”

到時候爺爺肯定會發現她在片場拍戲的事,她可能就沒辦法繼續完成工作了。

江易點點頭,“我找兩個人在門口守著。”

喬以沫沒吭聲也沒拒絕。

等到兩人走後,她一個人坐著深思,臉色漸漸冷凝。

佟安晴……

她閉著眼還沒休息幾分鍾,門口傳來時安的聲音,“以沫,我能進來嗎?”

她睜開眼微微坐起身,“請進。”

男人依舊一身古裝造型,玉樹臨風,隻是眉宇間隱隱帶著一絲擔憂,走進房間,“你沒事吧?”

她笑了笑,“都是裝的,我能有什麽事?”

語氣一轉,她看著他,有些愧疚的道:“抱歉,剛剛嚇到你們了,因為隻是我的一點小事,所以沒有提前通知你們。”

隻有蕭筱,她還有林星三個人知道,提前設計好的一局。

但她真沒想到他當時的反應那麽強烈,著實也嚇到她了。

男人麵上沒什麽特別的表情,隻是凝視著她的小臉,淡聲道:“下次這種事還是不要嚐試了,很危險,如果剛剛真的出了什麽事,很多人大概都不會原諒自己。”

包括他。

她喚不醒的那一瞬間,他真的出現了從沒有過的心慌,即便刻意掩藏,心裏還是控製不住的想要靠近。

這就像明明知道毒品的危害,卻還想墮落其中,而且,她比毒品要美好的多。

喬以沫微怔,如鯁在喉,糾結了幾秒,還是隻吐出了三個字,“對不起。”

時安複雜的垂了垂眸子,輕笑,“不過,你還是很聰明的抓到了人,也不算是沒有收獲。”

喬以沫苦笑,“這種收獲也沒什麽值得高興的吧?一下子發現身邊兩個真心相待的人都是假的,我得需要多強的心才能平靜的承受這一切?”

一個顧臻,一個鄭雲。

一個想要拆散她的家庭,一個想要毀掉她的孩子,她此時還能相信誰?

時安眸光暗了暗,禁不住抬手想要安撫的揉揉她的腦袋,但剛抬起又放了下去,低沉又無奈的歎氣道:“我大概應該早點告訴你顧臻的事,不投入太多感情,大概就不會嚐到那麽強烈的背叛感了吧?”

女人低頭捏著衣服的邊角,麵上沒了什麽表情,嗓音清冷偏柔,“其實也沒什麽太難過的感受,我隻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還有些恐懼,可能我真的是太笨太蠢了,看到的東西總是很淺薄。”

男人聞言,眉頭無聲的皺了起來,薄唇撩動了幾下,欲言又止,最後隻是緩緩道:“別想太多,你先休息,我等一會再過來看你。”

“嗯。”

喬以沫抬眸看著他說完就轉身離開的背影,莫名透著些落寞孤冷。

旁邊有手機震動聲,她視線轉了一圈,然後走向遠處蕭筱給她拿來的包上。

掏出手機,按下接通。時候多傻,多純,站在那一群烏合之眾中襯的像個小仙女兒,卻沒想到,不過一個多月,你在本少麵前身上的刺有又變得尖銳了幾分。”“……”喬以沫盯著他看了片刻,狐疑,這是在誇她嗎?她想了想,還是解釋道:“我是打算破罐子破摔的,反正已經看透你的為人,也不指望你還能給我資源,我為什麽還要在對你賣笑?我是喜歡表演,也希望能拿到影後獎,但你這種人讓我差點對未來失去全部希望,既然都要被你逼得滾出娛樂圈了,我還不能發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