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誰撕誰還不一定

唔,傅司年……放開我!”男人含著的唇瓣,低低啞啞的嘲笑,“忘記你剛剛多麽瘋狂的主動了?我還以為你要跟我在這裏來一發。”喬以沫耳根瞬間紅透,不忘極力推他,“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她剛剛一定是被他刺激的傻了。傅司年從她唇上離開,但臉依舊貼近的不到一厘米,眯著眼薄薄的笑,氣息卻冷冽,“難得見你這麽主動,這裏是我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想做完,我可以讓人把監控封了,或者如你所願把視訊放到網上,這樣對你的好處...他起身緩緩走到落地窗前,望著腳下燈火繁華的夜景,頎長的身子依靠在欄杆上,隨手又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大晚上的不摟著女人睡覺,騷擾老子幹什麽?”手機裏傳出一個暴躁的聲音。

“本少今晚打算臨幸你,金銘華盛,喝酒。”

“……”

“不、去,你他媽要是閑的無趣可以對鏡子自己擼。別來煩我。”

對方啪的一聲掛了。

陸子延好看的俊臉一點點黑了下去,額上青筋微微起伏。

這混蛋!

他動了動手指,又撥了一個過去,接通後,不等他說話,就大聲罵了過去,“容風,雖然本少沒你跟傅司年他媽那麽深的基情,但也沒虧著你吧?你當老子是請你他媽來幹喝酒的?”

對方冷笑一聲,“你賣公司的錢都投給寧宇澤了,手裏除了還剩一點地皮,你打算拿什麽請我喝酒?”

“……”

陸子延咬牙切齒的涼笑,“嘖嘖,你可真是一隻喂不熟的狗?”

容風悠悠一笑,“那還要看你喂得是什麽,像你這種被親爹壓著的啃老族,本來就沒什麽好啃的,我又何必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陸子延戲謔的嘲諷,“你自己沒親爹就嫉妒本少,難怪能跟傅司年相處的那麽融洽。”

“……”

陸子延不想再跟他繼續廢話,直接道:“十二點,金銘華盛,本少在那裏等著。”

說完也不給他反駁的機會就切了通話。

……

翌日,早晨,蕭筱來敲門。

喬以沫已經起來,正在吃著早餐,“早,蕭姐。”

蕭筱拿著平板在她對麵坐下來,“剛剛那個編導給我打電話了,你要是決定好了我就給他回絕了。”

“編導?”喬以沫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麽編導?”

蕭筱無語的看著她,“……”

“哦……”喬以沫喝了一口粥,腦中一閃,恍然想起來,“你說的是唐小姐的那個訪談?”

訪談!

突然間,這個兩個字在她腦海稍微停留了片刻,喬以沫猛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昨天林星說,佟安晴也是來參加什麽訪談的。

難道?

她臉色微變,正色的看向蕭筱,“訪談嘉賓是誰?”

“你不是知道了嗎?就是那個陳大導演陳雲。”

“陳雲……”喬以沫忽然閉上眼,手指抵著眉梢輕輕思索,腦中似乎在回憶著什麽,半晌喃喃的問,“蕭姐,你還記得三年前,陳雲導演過一部電影,在當年獲得了九個獎項。”

蕭筱一怔,眸子轉了轉,點點頭,“當然記得啊,怎麽了?”

喬以沫閉著眼,眉頭開始皺起來,“女二號是誰?”

“女二號是……”蕭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反應過來臉色微微一變,“佟安晴。”

喬以沫睜開眸子看她,“不錯,她就是因為這部電影一舉成名的,整部電影就捧紅了她一個人。”

蕭筱想了想道:“可是陳導那麽多部名片,這次訪談也不一定會扯到佟安晴身上。”

喬以沫正眼看著她,“如果她去了現場呢?”

“……”

……

蘭州市中心電視台大廈門口。

收到訊息的媒體已經在此等候。

黑色車子停下,一身白色禮裙的女人踩著一雙平底鞋在身邊經紀人的攙扶下緩緩下了車子,隨後很快又從另一輛車子下了幾個保鏢護著她四周。

“來了來了,快,拍照。”

“喬小姐,聽說您今天是來錄製節目的,是為了給電視劇宣傳的嗎?”

“喬小姐,傳聞說您懷孕了,是真的嗎?傅總是不是很高興?”

“……”

“喬小姐,剛才佟安晴和陳導已經一起進去來,請問你們是不是一同錄製節目的?你覺得自己會不會符合陳導電影的女主形象嗎?”

白裙女人聽到這個問題,腳步緩緩停下,唇角的笑容微微加深。

看來她猜的沒錯,佟安晴果真來了,而且看樣子她和唐慕雪的關係還不錯。

不過,如果按照佟安晴之前的做法,這倆人不該屬於情敵嗎?這都能同仇敵愾?

女人搖搖頭,隨即對著圍觀的記者輕輕一笑,“我這次來也是希望能認識一下陳導,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合作。”

眾人見她心情似乎不錯,又急忙追問,“那喬小姐懷孕的事……”

喬以沫沒回答,說完便禮貌的擺擺手走進了大廈。

電梯裏,蕭筱一臉嚴肅,“你猜的還真沒錯,佟安晴那女人果然來了,但明知道這樣,你怎麽還往槍口上撞?”

女人臉蛋精緻如花,眼神卻有些冷然,“如果我再逃避下去,隻會沒完沒了,我不想時刻心驚膽戰。”

小手輕輕撫了撫小腹。

為了孩子,她必須要做點什麽。

“早知道我就多帶點人了。”蕭筱皺了皺眉,心裏莫名開始不安起來。

喬以沫笑的淡然自若,“帶那麽多人反而會招人嫌疑,那麽多工作人員看著,我不相信唐慕雪她們倆還能公然對我動手。”

“那可不一定。”蕭筱冷笑,“這一個已經難對付了,兩個加在一起,看來是想徹底撕碎你啊。”

電梯門叮的一聲開啟,喬以沫率先走出來,步伐穩重,扯了扯唇角,低低道:“誰撕誰還不一定。”

兩人一起走進演播室,就看見被工作人員圍住的一男一女。

男的兩鬢斑白,身材有些發福,麵相和藹,估計是陳導。

女的自然就是到哪裏都能媚的勾人心魂的佟安晴。午見麵再細說。”掛了電話,喬以沫上網看了看,的確沒有一點關於昨晚她的報道,倒是從網頁的犄角旮旯找到幾條隱秘的新聞。【唐家大少昨夜慘遭橫禍,被秘密送進醫院,生命垂危,具體訊息不明。】隻是一個標題,點開以後內容已經被刪除。喬以沫麵上凝重了幾分,容風真的按照傅司年說的廢了他一雙腿?那唐家會善罷甘休嗎?容風不會出麵,那這事他們一定會找上傅司年。想起昨晚他們倆的對話,她心底不由得湧出一些擔憂。這件事到底是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