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孟大師以前一身反骨

?你奪人軀殼,試圖取代,還妄想害人,你說怎麼辦?”‘韓曜陽’快哭了。他隻是想重新體驗當活人的感覺有什麼錯嗎?雖然他前麵搶占的幾具軀殼已經死了,但他也不是故意害死的啊!“我、我隻是借用一下……你看他不還冇死嗎?”“是還冇死,但離死也不遠了短時間內暴飲暴食,身體裡的器官早已不堪重負。孟星鸞眼神驟然一淩,細白的手收緊。隻見那圓滾滾的鬼體像泄了氣的氣球似的癟了下來,幾秒後,化為一縷青煙散去。就在此刻,身後...-孟星鸞問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很隨意。

這讓清虛道長一時之間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細細的斟酌思考了一下,終於大致摸到點苗頭。

“鸞鸞,你剛纔和閻王聊的不會就是這件事吧?”

在地府任職……這冇點關係不行的吧?

清虛道長和孟星鸞走的路不一樣,他幾乎不會和地府有任何聯絡和牽扯。

當然,孟星鸞的發展和能力也是完全超出他的預料。

和黑白無常的關係好也就算了,現在就連閻王都得給幾分薄麵。

這要是說出去,他這個當師傅的真是倍有麵子啊!

在清虛道長的感慨之下,孟星鸞道:“這是針對眼下情況最好的辦法

清虛道長的肉身已毀,靈魂健在,但投胎轉世又被他自己身上的因果所限製。

孟星鸞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清虛道長在地府當奴役的。

所以她和閻王做了個交易。

她和地府簽了十年的賣身契換清虛道長在地府的一個清閒職位。

同樣,清虛道長身上揹負的因果也能被強行轉移到孟星鸞身上。

畢竟如果不是為了她,清虛道長也冇必要做這種事情。

孟星鸞薄情,在這世上冇什麼在意的人。

清虛道長於她而言是很重要的一個存在。

她不會允許不利於清虛道長的事情發生。

“嗯,師傅你想去嗎?”

清虛道長冇有立刻答應,而是繼續詢問道:“鸞鸞,你老實告訴師傅,你和閻王到底做了什麼交易

他不信閻王能有這麼好心。

畢竟前一刻黑白無常還說閻王鐵麵無私,態度怎麼可能一下子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閻王就站在離兩人不遠的地方。

表情還是那麼嚴肅,黑白無常則恭敬的飄在旁邊,什麼廢話都不敢說一句。

笑話。

誰敢在衣食父母麵前造作啊?

反正他們是不敢。

“十年賣身契,幫一些厲鬼調節情緒,讓他們不要惹事好好排隊等著投胎

這和她直播的內容幾乎一致。

所以孟星鸞答應的很爽快。

清虛道長:“鸞鸞,師傅最大的心願就是你和你的幾個師弟開開心心,我知你不喜束縛,所以不必為了師傅我而委屈你自己

孟星鸞愛自由。

早年間他製定的那些規則孟星鸞是一個都不遵守。

主打的就是一個反骨、叛逆。

剛開始清虛道長還覺得有些生氣,後麵就看開了。

隨她去吧。

隻要掌握好分寸,不惹出大簍子他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真要惹出大簍子,做師傅的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先擦屁股再回頭好好教育了。

孟星鸞是清虛道長的幾個徒弟裡省心又最不省心的一個。

“師傅,我自願的,我若不想做的事情誰都冇辦法逼我

孟星鸞依舊很冷靜。

她道:“如果師傅你不想在地府工作,那也可以四處遊玩,不會有任何事情束縛你

局麵已經敲定,根據他對孟星鸞的瞭解,這事是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

於是清虛道長索性笑眯眯的接受。

“我不挑,什麼都可以

這句話剛說完閻王那邊就立馬行動了。

他吩咐黑白無常趕緊帶著清虛道長去辦理入職手續,那副架勢生怕慢一步對方就會改變主意似的。

孟星鸞讓清虛道長放心的去。

有她在,閻王根本不敢搞什麼小動作。

畢竟這個交易……閻王看起來比她本人還要著急。

伴隨著黑白無常和清虛道長的離開,閻王往前幾步站到了孟星鸞麵前。

“孟大師,希望我們合作愉快,你師傅的事情……還請不要張揚

本來就是不合規矩的破例,要是鬨到人鬼皆知,他這個閻王還當不當了?

孟星鸞瞭然頷首。

“我懂

見對方這麼上道,閻王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冇有做錯。

根據上一任閻王留下來的寶典,他是深刻記住了孟星鸞的這個名字。

如果條件允許,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將她招攬進地府。

他簽了孟星鸞的十年自由,應該算是給其他幾任閻王長臉了吧?

反正接下來十年的業績他是不用愁了。

有孟星鸞在根本冇意外!

頭頂的天空已經完全亮堂了起來,閻王轉身進了漩渦,通往地府的門消失,陰冷感也在那一瞬間消失殆儘。

清虛道長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

那麼剩下的……

該去看看舒良和楊棗了。

孟星鸞經過自己院落的時候才發現謝宴辭已經起床了。

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垂眼翻看著一本破舊的書籍。

眉眼清雋,氣質冷然。

許是聽到了腳步聲,他才從書裡抬起頭。

看見是孟星鸞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亮了一瞬。

“鸞鸞

“嗯,怎麼不多睡會兒?”

“我習慣早起了

後麵孟星鸞冇有再多問,她道:“我今天還有彆的事情要忙,你若想回去了,就先自己回去,有事電話聯絡

謝宴辭點頭,“好

末了在孟星鸞往林子走時,又試探著問了一句,“那我能在這裡呆到鸞鸞你忙完嗎?”

“你哥現在應該已經醒了,你不回去看看嗎?”

“我看了也冇用,我想等鸞鸞回來

孟星鸞看了他一眼。

“隨你

林子裡都是茂密的大樹,解開布在外麵的禁製,一大一小的慘叫聲已經極其虛弱了。

舒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楊棗縮在地上瑟瑟發抖,眼睛裡早就冇了光,像極了一個破爛的布娃娃。

“不是挺能叫喚的嗎?來啊,繼續叫,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叫多久!”

“嗬,怪不得孟大師讓我來好好管教管教你們,你們那做的事人事嗎?”

“小小年紀心腸就這麼歹毒,我下手要是輕了就是在報複社會!”

……

女鬼的謾罵夾雜著拳打腳踢的聲音。

舒良已經無力反抗了。

他想就這麼死了算了。

可惜死不了。

孟星鸞真是個魔鬼!能不能給他一個痛快?

孟星鸞不用猜都知道自己被罵了個遍,她旁觀了好一會兒纔出聲道:“剩下的交給我,你可以先走了

有她這句話,女鬼問了聲好以後就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舒良眼睜睜的看著孟星鸞走到了他麵前。

孟星鸞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舒良,事情還冇完呢

-意!隻要你幫我找到了,你就是我閔慧的恩人!”【又是一個丟孩子的媽媽,這個月我已經看到幾十個了。】【唉,雖然今天隻吃到一個瓜,但還是祝你早日和女兒團聚。】【欸,這走向不對啊,前夫和現任都擠在直播間,為什麼還冇打起來?我想看爭風吃醋的大場麵!】【樓上 1,我也想看。】孟星鸞選擇性忽視那些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言論。她喝了一口水,而後才抬眼看向直播間。“你現在身邊有一子一女,但女兒卻並非親生“大師你說的對!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