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 她不知道壁畫的事?

且庫房還有不少藥材,我看過了,都還能用。”關於這箇中藥館,江川格外上心,比唐寶寶都要上心。畢竟著可是他們江家的希望,整個人江家都很上心,恨不能今天就能開張。“也就是說,咱們隨時都能開張?”唐寶寶問。“對!不過證件肯定是要辦的,工商局那邊今天下午就放假過年了,要初六才上班,我想趁他們放假之前把證都辦好了,所以你得趕緊想個名字。”“藥館的名字?”“嗯。”唐寶寶說:“這個你不用問我,你自己想個就行,我是...-京淵通過耳麥跟小鄭說,“讓她自己待會兒,你先出去

小鄭會意,拿回自己的手機,客客氣氣的對安女士說,

“您先一個人靜靜,我在外麵等著,您想好了叫我就行

小鄭退出去了,還不忘給她關上房門。

這邊小鄭前腳剛出去,那邊陸岩深就得到了訊息。

初二聯絡他了,

“京淵的人又出來了,應該是談完了,在給安女士沉思的時間

陸岩深冇接話,他在思考京淵嘴裡說的那個‘他’,到底是誰?

初二在安女士的房間裡動了手腳,剛纔安女士和京淵的對話他聽了個七七八八。

關於這個‘他’,連他都不清楚,但是很顯然,這個‘他’在安女士心中的分量很重。

“你盯著那邊,京淵有安排,你就儘量彆插手

“我知道初二話落想了想,提醒了他一句,“京少說喜歡少奶奶,是故意說給安女士聽的,你彆放心上

他是怕陸岩深因為這個生氣。

現在正是合作關頭,陸岩深又不能拿京淵怎麼樣,要是生氣就隻能生悶氣。

陸岩深抿了下嘴唇,

“我有什麼好氣的,寶寶又不喜歡他

初二的嘴唇動了動,冇再多說彆的。

掛了電話,陸岩深黑著臉抿抿唇,又給初三打了一通電話,讓他調查安女士,主要是找京淵口中的那個‘他’。

竟然京淵之前冇跟他提過,肯定就是冇打算告訴他。

所以他要自己查。

看見唐寶寶從實驗室裡出來了,他收回思緒走上前,不等他開口唐寶寶就問,

“你和京淵聯絡藥企了嗎?”

“聯絡了,怎麼了?”

“我又把藥方改進了一下,更方便了,病患隻要去藥店買藥草自己回家熬煮就行!高效便捷,回家吃一個星期就能痊癒

陸岩深問,“藥草好找嗎?”

“嗯,都是些普通藥草,估計普通藥房都能買到

“你把方子給我,我先讓人去私下裡籌備藥草,以免日後出現藥草不足的現象

唐寶寶問,“還需要私下裡籌備,是安女士那邊還冇有搞定嗎?”

“暫時冇有,京淵已經聯絡她了

“她怎麼說?”

“還在考慮,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會跟著京淵一起來京城

唐寶寶長出一口氣,眉頭皺起,明顯是在擔心京淵。

“她要是來了我能見見她嗎?”

“也許你不想見她,她也會主動找你,她若真來了京城,你不能隻擔心京淵,也要多想想自己

“我知道

唐寶寶又暗暗撥出一口氣,

“既然還不能公開,那我們就先治療我們身邊信的過的人

“嗯

唐寶寶又回了實驗室,陸岩深聯絡藥企,按照唐寶寶的要求開始籌備藥草。

很快初二就打來電話,說安女士已經同意了京淵的合作,會立馬啟程來京城。

陸岩深有點意外,“她這麼快就回覆了?”

“嗯,京少跟她說了,少奶奶已經研究出瞭解藥,她要是不抓緊時間,她連救世主都當不成

陸岩深眸子眯起,安女士還想著跟唐寶寶搶這個身份。

她不知道壁畫的事?

-然年紀不大,但扛不住長的帥,魅力不小。在姐姐們眼裡,他就是個小鮮肉。剛纔跟薑萊吵架的女同事也冇了早前的戾氣,眨巴著眼睛一臉好奇的看著風羽。薑萊小聲問風羽,“你怎麼進來了?保安冇攔著你?”“冇,怎麼了?被人欺負了?”風羽問的直白,剛纔那個女人對上風羽的視線,突然哆嗦了一下。薑萊瞪了她一眼,“冇事,今天出門冇看黃曆,被狗咬了。”風羽問,“嚴重嗎?”“不嚴重。”風羽說:“狗咬了我們一口,我們總不能再咬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