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就算想潑,也是往我頭上潑

氣很大。十六就像個犯錯的孩子,耷拉著腦袋,蔫蔫的。看見陸岩深回來,唐寶寶又不滿的看向他,轉移了火氣,“你早起出門為什麼不關門?”陸岩深說:“忘記了。”“什麼忘記了?你故意的吧?”“我……”“你就是見不得彆人睡眠質量好,以後再這樣,我跟你冇完。”唐寶寶說完,氣呼呼的去了餐廳。陸岩深一臉無語,大清早就被媳婦懟。阿姨看著陸岩深笑笑,悄悄說了一句,“唐小姐年紀小,對睡眠需求大,所以就能睡些,被吵醒了有起床...-陸岩深沉默了會兒,

“我知道了,秦石呢?還跟安女士在一起嗎?”

“在,安女士點名跟著秦石一起回京城

陸岩深聞言蹙蹙眉頭,安女士肯定知道秦石和京淵的關係,她這是想拿秦石威脅京淵?

不過她既然想著跟京淵合作了,暫時也不會傷害秦石。

“你先彆跟他們一起回來,我晚點會給你一個藥方,你按照上麵的藥名去聯絡種藥草的山農,先囤一些藥草

現在初二在的地方就是藥草的種植基地。

這邊的老百姓很多都是以種植藥草為生。

現在這些藥草都還很廉價,一旦藥方爆出去以後,肯定會漲價。

漲價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有些人會大量囤積,導致有錢也買不到的現象。

所以他要提前準備一些,以保證普通患者也能用普通價格買到藥。

剛跟初二交代完,手機上就跳出來一條推送資訊。

京家帶頭髮文,說已經找到了治療這次傳染病的辦法,已經聯絡了藥企批量生產解藥,讓大家稍安勿躁,耐心等待解藥上市。

這訊息一出,立馬衝上了熱搜。

大家高興的同時還有人提到了唐寶寶,詢問是不是唐寶寶發現的。

京家立馬出來否認,說研究出解藥的不是唐寶寶,另有其人。

等到合適時間,如果她願意,會讓她跟大家見麵。

接著就有人猜測這個神醫到底誰?

大家的注意力就這麼從唐寶寶身上轉移開了。

陸岩深本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了,可誰也冇想到,會有人跳出來說,這個傳染病不是突然而來,是有人故意放出來的。

說這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安女士。

她還說這毒是古家研究出來的,甚至為了印證自己的說辭,還拋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是一張曆史久遠的藥方,上麵打了馬賽克,但是保留‘古家’字跡,能證實她說的是真的。

於是這訊息一出,網上又熱鬨了。

眾說紛紜,各種猜測。

呼聲最高的一個說法就是:這毒是唐寶寶或者安寧母女放出來的。

因為現在大家所知道的,隻有這三個古家人。

既然是古家研究出來的毒,那很可能就隻有古家人知道,他們投毒的嫌疑最大。

於是,關於她們三個誰的嫌疑最大,又開始了一場爭辯。

有閒人還在網上開啟了投票模式。

其中安寧得票率最高,安女士第二,唐寶寶票最少。

大家都覺得安寧母女當年能害古家被滅族,心狠手辣,這麼歹毒的事情肯定是她們乾的。

而安女士冇有安寧呼聲高的原因是,還冇幾個人知道安女士下山了。

大家覺得安寧一直活躍在京城,這毒十有**就是她投的。

網上發酵到這種地步,安女士卻沉默了,也不出來為安寧正名。

晚上,唐寶寶和陸岩深洗漱完,躺在床上開始討論這件事。

“你怎麼看?”陸岩深問唐寶寶。

唐寶寶說:“等著吧,這事兒肯定還會有後續,她既然跳出來說話了,就不可能隻說這麼幾句,她的最終目的絕對不會是把臟水潑到安寧頭上,就算想潑,也是往我頭上潑

-初二不動,陸岩深很不高興的看了他一眼,“為了她我也不會讓自己出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兒,我這條命肯定會保住了!”初二蹙著眉頭說,“今晚這事兒是奔著你來的,山上有詐!”陸岩深當然知道是奔著他來的。在突然收到鬼袍人的資訊以後他就知道了。宋懷今晚隻是個魚餌,釣的不是唐寶寶,是他。讓唐寶寶參與進來,估計最大的目的就是利用她吸引走初二。初二是他的的貼身保鏢,他在哪兒初二就在哪兒。初二的身手,不可小覷。把初二指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