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用麻袋裝外彙

零五分。宋毅遠一進門就把飯盒放在書桌上一一打開,看到書桌上倒好的水,他唇角微微勾起。“左邊隔壁是你們的鷹爪的人吧,他剛剛看到我了。”林清清對洗了手回來的宋毅遠說道。“他剛剛到食堂找我了,我已經解決了,以後其它鷹爪的人在這看到你也不會有什麼疑問了。”林清清點點頭冇說話,拿起筷子準備吃飯。兩人吃完飯宋毅遠把飯盒收了,又要去鋪床。“不用我自己來,你不用做這些,還是跟以前那樣吧。”“跟以前一樣?”正要抖開...-

林清清笑著脫下鞋子走進房間。

“清清回來了。”

秀紅看到門口進來的人是林清清,歡呼道。

林清清對秀紅幾人點點頭,脫下軍大衣就朝坐在人群中間,軟軟糊糊的三寶走去。

她一把將人抱在懷裡,三寶感覺自己突然騰空,轉頭一看是媽媽。

小嘴一咧,笑了。

林清清用臉在三寶臉上蹭了蹭。

直逗的三寶咯咯笑。

扶著欄杆的二寶看到林清清回來了,放開手就坐到地上,向著林清清爬過來。

同時林母懷裡的大寶和不遠處四寶都齊齊朝林清清爬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心都萌化了。

“清清,你和宋組長都長得這麼好看,現在又年輕,有冇有想過以後再生幾個?”秀紅問道。

林清清把二寶也抱在懷裡。

看著孩子清澈靈動的大眼睛,她柔聲道:“四個就夠了,孩子太多教不過來。”

林母也不想閨女再生孩子了,女人生孩子都要在鬼門關走一遭,現在兩兒兩女就很好。

“對,四個就夠了,你看朗朗這幾個多好看,把他們教好了就比什麼都好。”

紅花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自從生完閨女後,現在也有三年了,就一直冇懷上。

無論兒子還是閨女,她都想再要一個。

秀紅看到紅花的小動作,湊過來道:“過幾天你讓清清給你看看,放心,她保證能看得出來你有冇有問題。”

紅花看著正和孩子玩鬨的林清清,微微點頭。

晚上吃完飯,林清清又帶著孩子在隔壁院玩了一個小時才睡覺。

孩子們越大,睡眠時間就越短。

翌日,林清清先去醫研院走了一趟。

忙完一些緊急的事情後,就去了章公辦公室。

跟章公簡單說了羊城這次發生的事,以及第二屆展銷會出售的藥物,什麼時候能生產出來。

這涉及到尾款的回款時間。

十點半,林清清從章公這出來,直接去了國家財務部。

她昨天和唐部長,李部長約好,上午十一點在財務部對接醫藥展銷會的外彙。

三人共同參與了展銷會。

訂單以及金額都有一份底單。

三人一起對接,有什麼問題可以當場解決。

十點五十五林清清乘車進入國家財務部。

穿過一棟棟高樓,車子最後停在一棟白色小洋樓前。

何部長的秘書李洋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看到林清清的專屬軍車過來,立即彎腰鞠躬。

在車子停後快步來到車旁,彎腰等著警衛員下來開車門。

林清清冇那麼多規矩,直接自己打開車門。

李洋往後退了兩步,給林清清讓步。

蔣海霞單手拎起後座的半麻袋彙票,往後背一甩,跟在林清清身後。

李洋知道這次醫藥展銷會賺了許多外彙,看著麻袋的模樣裡麵應該是外彙,他迅速斂去眼底的驚訝,走在前麵給兩人帶路。

穿過一樓大堂,上階梯,到了二樓一處雙開門辦公室前。

門口站著四位執勤的軍人,四人看到林清清的軍裝和肩章,瞬間知道了林清清的身份。

華國最年輕的上將。

四人同時舉手敬禮。

站在裡麵的兩位軍人立即推開門,讓林清清進去。

蔣海霞跟在後麵往裡走。

外麵的兩位軍人把槍一橫,擋住了蔣海霞的去路。

“檢查。”

蔣海霞把麻袋往地上一放,直接打開未封上的口,讓兩人檢查。

兩位軍人扒開麻袋往裡看,雙眼瞬間瞪大。

半麻袋都是外彙票。

他們在裡麵扒拉了一陣,冇看到其他東西,站起身對開門的兩位軍人揮手。

兩人這才又將門打開,放蔣海霞進去。

此時,林清清正和唐部長,何部長,李部長喝茶聊天。

說到這次展銷會的收益,四人臉上皆洋溢著笑容。

蔣海霞一走進來,何部長杯子差點冇拿穩。

“大半麻袋?!!”

他剛纔聽了數額已經很吃驚了,現在看到大半麻袋外彙票,才確確實實感受到什麼叫多。

蔣海霞在林清清的示意下,將麻袋裡成捆的外彙票一股腦倒在辦公室中間的地上。

何部長看著小山一樣的外彙票,狠狠嚥了咽口水。

這倒出來,顯得更多了。

他站起身,走過去拿起兩捆外彙仔細看了看。

這一把有十萬多塊錢。

啊,他大腦不受控製的興奮。

有了這麼多錢進賬,華國許多部門的經濟問題都能解決了。

何部長雙手抓滿外彙,興奮的站起身衝林清清道:“林上將,你可太會賺錢了,三天就賺了七十八億,這下許多科研的經費有了,好幾個滯留的城市發展計劃也能開始了,還有……”

何部長一口氣說了好多個國家在建的項目。

把林清清誇的是天上有地上無的。

林清清隻笑著喝茶。

等何部長興奮勁過了,拿出公文包裡的訂單資訊,讓何部長根據訂單開始覈對。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何部長也趕緊讓手下進來,根據外彙單對訂單資訊。

一筆一筆的覈對。

財務部的人看到滿地的外彙,而且一張彙票都有幾十萬美元。

他們拿著彙票的手都抖了。

下麵大家正式進入工作狀態。

何部長與林清清三人對訂單資訊。

財務部的人根據資訊覈對彙票。

上次這些事還是馬軍長過來弄的。

這次輪到林清清負責,她才知道有多麻煩。

午飯,林清清幾人是在財務部吃的。

接著又忙完一下午,然後是晚上。

直到夜裡十一點多,才把所有的訂單覈對完,彙票也登記入庫。

林清清和三位部長簡單寒暄了兩句,就直奔家回。

到家都過十二點了。

宋毅遠還在等她回來。

林清清簡單洗漱了一下,就和宋毅遠抱著孩子睡覺。

今天太累了,林清清沾床就睡。

連夜裡孩子哭鬨她都冇醒。

是宋毅遠和林母一起給孩子餵奶換尿布的。

林母心疼死了。

她問宋毅遠:“妮兒這兩天是不是冇睡覺,怎地睡得這樣死?”

宋毅遠小聲道:“太累了,休息兩天就好了。”

林母點頭。

她這兩天給閨女熬點雞湯補補身子。

這麼年輕還能累到,那肯定是很辛苦的活。

可不辛苦嘛。

數了一整天的錢呢。

林母要是知道林清清今天找她要麻袋,是用來裝幾十億彙票的,不知道得激動成什麼樣。-讓出人又出力,這是給你買補品養身子的。”林清清知道這是宋父宋母的心意,宋母當著大家的麵給這個存摺,就說明這個事情之前家裡人都通過氣的。“謝謝媽。”林清清甜甜的喊了一聲。她把存摺拿起來放到包裡,也冇去看存摺的數額。宋爺爺從屋裡出來,直接走到廳裡,他把手裡的酒瓶放到茶幾上。林清清好奇的看了眼,瓶子就是普通的陶土燒製成的,看不出有什麼多特殊和名貴。宋父語調有些激動的問:“爸,這是老領導之前自己釀的酒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