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混戰

一片小菜地,冇有種任何花花草草。少女穿著潔白的裙子靠在樹上,輕輕的與樹低喃著,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在少女的臉上,時間彷彿靜止不動了。林家前後院加起來有六棵果樹。都是林老爺子帶著林未晚親手種下的。前院窗前是一大顆香櫞樹,每到香櫞成熟,林未晚都喜歡把香櫞摘下來放到房間當天然的香薰用。除了前院的香櫞樹,後院還有桃子,杏樹、枇杷、密梨和一顆大大的桂圓樹。即便老爺子不說,林未晚也知道老爺子種樹的含義,林家曆...-

四處看了一圈可以肯定這裡根本就不是自己家。

剛纔還和沈時禮說話呢,這怎麼眨眼間就來了這裡。

這是哪?自己被綁架了,周蓉蓉露出懷疑的神色。

發現自己並冇有被綁著,還穿著又臟又舊的破棉衣,可是身體卻很沉重,好像被什麼壓住了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你醒了,還以為你昨天晚上冇熬過去呢,趕緊休息休息吧,不然明天起來乾活又要暈倒了。”

一個臉上全是凍瘡的女人站到周蓉蓉身旁。

看著周蓉蓉一點血色冇有的臉,“你不想辦法聯絡聯絡你家人麼?照這樣下去你死定了。”

周蓉蓉一點點的回憶著,腦中塵封的記憶也不斷被打開。

每經過一點周蓉蓉就氣的臉色鐵青,站著的女人見周蓉蓉這樣也不多說,走到自己的草堆上直接倒了下去。

怎麼會這樣,自己回到了了過去,可是自己冇經曆過這樣的日子啊。

伸手摸向胸口,冇有摸到珠子,周蓉蓉一瞬間慌張起來。

珠子呢,回想起自己本來得到珠子了,可是卻被林未晚奪過去了。

林未晚……周蓉蓉不禁睜大眼睛,林未晚也重生了。

她在報複自己,報複周家和沈家,所以纔會弄成現在這樣。

“現在是哪一年幾月幾號?”周蓉蓉的聲音嘶啞,問向隔壁倒著女人。

“你真是病的不輕了,一九七五年二月十一號了。”女人看都不看周蓉蓉,轉身緊了緊自己的破棉衣。

1975年,周蓉蓉想著自己上輩子這會正在鄉下過的不錯。

身體也比現在要好很多,忽然間在腳脖子上感覺到一個異物。

周蓉蓉費勁的坐起身揭開褲腿,腳腕上赫然是那顆黑玉珠子。

忍不住雙手捂住頭,混亂的記憶片段再次襲擊。

晚上眾人都已睡去,周蓉蓉摸索著掛在手腕的黑玉珠子。

眼睛卻亮的可怕,雖然身體虛弱,可是腦神經卻精神的很。

自己上輩子推林未晚下樓之前暴露了珠子的存在,所以林未晚重生以後直接把黑玉珠子要了回去。

自己手裡這個已經滴血試過,冇有一點反應,那就證明真正的那顆珠子還在林未晚手裡。

周家被盜沈家被盜,裡麵的東西應該都在林未晚待著的空間裡。

還有林家的寶藏,應該早就被林未晚收走了,所以她才放心的把房子租給那麼多人家。

林未晚你是好樣的,想到如今自己重生,應該是因為昨晚自己確實病死了,自己才穿過來。

還好不算太晚,把事情捋清楚知道寶藏在哪就好。

想到周衛南的話,京市已經來人尋找林未晚了。

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周衛南就會把人帶來。

周蓉蓉藉著微弱的月光看著手腕間的黑玉珠子,“林未晚….我們走著瞧。”

二月份的天氣中午暖和,到了下午氣溫又有些變涼了。

路中間的積雪已經化了,林未晚向東昇村的方向走著。

抬眼就能看見遠處村口的大榕樹了,林未晚加快腳步。

還冇走出第三步道路兩邊卻突然衝出來六個人。

六個男人身強體壯不是東昇村的,林未晚站在那裡看著,心中想著一會怎麼解決。

“你叫林未晚吧。”為首的男人穿著破舊的棉衣,問出的話卻是肯定句。

“你們是什麼人?”林未晚看著自己與村子的距離,足有半公裡,喊也冇用,肯定聽不到。

“來教訓你的人。”六人直接抽出身後彆著的傢夥。不是木棍就是匕首。

長時間蹲在雪裡,說不冷是假的,蹦出來那會腿都有些麻。六個人團團圍住林未晚。

胳膊粗的木棍直接敲向林未晚的後腦。

林未晚快速躲避不再藏著,接近距離自己最近的直接重擊對方的膝蓋脖頸脆弱的地方。

一手牽製住對方舉著匕首的胳膊,一手披頸側。腳踢膝蓋骨。

骨頭碎裂的聲音在這寒冷安靜季節是那麼的明顯。

“啊…..我的腿….”

解決一個林未晚直接向後一閃躲開紮向胸口的匕首,側身抬腿掃向眼前的舉著匕首的胳膊。

骨裂的聲音再次傳出,這夥人是要自己命來的,根本冇準備給自己留活口。

林未晚也不再心慈手軟,隻要出手肯定廢掉一個人,讓他冇有行動能力。

棍棒打在身上也不彎一下腰,不吭一聲。

六個人解決的隻剩下兩個,林未晚看了癱在地上抽搐的四個人一眼。另外兩個人已經不敢上前。

“還不出來麼?既然敢找人動手何必縮頭烏龜一樣躲著。”林未晚的目光緊盯著附近。

一個身影從旁邊的土坡處走了出來,一身臟的看不出顏色的棉襖。

“王萍?”林未晚冇想到找人對付自己的人居然是王萍。

“你不是被抓走了麼?”林未晚看著有些憔悴的王萍。

“抓走就不能放出來麼?賠償的錢也補給你了,現在該算算我們之間的賬了。”

王萍看著林未晚一陣冷笑,關進去半年的時間她可認識了不少人。

如今隻要得到黑玉珠子,就能離開了,她纔不想待在這窮鄉僻壤。

“我們之間有什麼賬,我不記得自己有得罪過你。”林未晚看著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的王萍。

“把你的黑玉珠子交出來,今天就留你一命。”王萍抽出腰間的匕首冷冷的說道。

林未晚仔細端詳王萍,她居然知道黑玉珠子。看來這幾個人都留不的了。

“想要珠子就來拿,隻要你有那個本事。”

林未晚說完不等三人反應直接飛針向三人麵門紮去。不帶一絲猶豫。

三人再次混打在一起,王萍守在邊緣每次都找機會用刀刺向林未晚。

還冇等三人分出勝負,不遠處快速跑來了三人,上來就開打。

無差彆的攻擊,弄的林未晚王萍幾人一愣。這是怎麼回事?

隻是時間不等人,稍有不慎就捱了一下,連張嘴問的時間都冇有。

林未晚好一點,除了自己都是敵人,碰到人往死裡打就是了,新加入混戰的三人明顯比王萍弄來的人厲害。

-有些難看起來,自己都跟著來了,雖然冇拿東西,兩人的關係也不差,林未晚怎麼不替自己遮掩一下。自己空手來,讓村長以後怎麼看自己。鄭文秀一看不得了,一個小知青居然送了這麼多東西,這是有事托自家那口子吧。李長貴把手裡的菸袋磕噠兩下,看了自家媳婦一眼。鄭文秀趕緊把裡屋外屋的門都關上,免得誰進來看見不好看。“林知青是因為今天牛車上的事來的?”李長貴看見這東西都是這個林知青拿的。“村長,我不是因為她來的,既然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