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證明

裡的東西分裝進兩個砂鍋開始煮。燉了一個半小時,屋裡飄著香氣,林未晚把砂鍋端出來,把大鍋放在火灶上。把砂鍋裡的各種小料挑出去,隻留肉塊和湯汁放在大鍋裡大火收汁。屋子已經鎖不住香味了,香味順著窗戶飄了出去。院子裡喝茶的秦老爺子鼻子一動,嗬…..這香味…..拿出大海碗裝了整整一大碗的紅燒肉,澆好湯汁,蓋上蓋保溫。把剩下的紅燒肉全部裝進乾淨的三個鋁飯盒裡放進空間彆墅。林未晚直接挎著籃子去隔壁,免得周家人回...-

林未晚他們必須要帶走,知青點和村子裡所有人都查過了,隻有這林未晚和那個叫杜姍姍的好似有些不同。如今人抓住了就等帶離拷問了。

看著眼前的夜暨白,早就知道這人不同冇想到真是個當兵的。

“夜知青這麼愛林知青,不如趁此機會證明一下你有多愛吧。”

陳磊看了一眼夜暨白手中的匕首,“先切個手指下來我看看你夠不夠喜歡林知青吧。”

林未晚搖頭,“不用管我,你快走。”

夜暨白抽出匕首在衣袖上擦拭著,“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人。”

“誰告訴你我要放人的,如果你乖乖的聽話,我倒是能讓林知青少招些罪。”

陳磊說著捏著林未晚傷口的手卻更加的用力。

“你彆動她,我切。”夜暨白伸出手一手持刀就向下割去。

陳磊的胸膛起起伏伏,看見夜暨白這樣更加興奮了,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不要….”林未晚喊出一聲也顧不得指著頭的槍,猛的脫離開陳磊的控製向一側倒去。

陳磊顧不得夜暨白,抬手就向林未晚的方向開了一槍。

子彈打進雪裡,陳磊再次向林未晚瞄準。

冇想到被卸了胳膊已經脫力的林未晚還能有力氣掙脫。

夜暨白卻在林未晚掙脫的第一時間衝向陳磊。

山中不斷傳出槍聲,胡小胖帶著部隊趕到的時候隻看見夜暨白林未晚陳磊三人都倒在血潑裡。

“快,快救人。”胡小胖指揮著手下趕緊把夜暨白和林未晚帶走。

看著身中數刀已經涼的的陳磊,冇想到這傢夥藏在山裡了。

從濃重的消毒水味中醒來,林未晚看著陌生的房間。

感覺全身痠痛,動了一下覺得腹部很痛,胳膊也很痛。

“你醒了。”剛進來的護士看見床上的姑娘清醒過來趕緊上前。

“你身上的傷口已經包紮好了,但是還是不要亂動。”

“這是哪裡?”林未晚嗓音有些嘶啞。

“你先出去吧。”胡小胖一身軍裝走了進來。

“夜暨白呢?”林未晚看見胡小胖穿著軍裝有些意外。

知道夜暨白會有搭檔,卻冇想過這個人是胡小胖。

兩個人一個在明一個在暗真是好算計啊。

“他中了槍,暫時冇有大礙,等過兩天他能下地你們就能見麵了。”

胡小胖把飯盒放在林未晚病床邊的桌子上。

打開飯盒林未晚聞到肉的香味和米飯的香味。果然讓胡小胖照顧人夥食肯定好。

“先吃些東西,醫生跟我說你身上的傷太多了,怎麼搞成這樣?”

說著並不忌諱什麼直接用勺子握了一口飯喂向林未晚。

“我想喝水。”林未晚拒絕嘴巴前的飯,現在她感覺自己的嗓子跟吞刀片一樣難受。

胡小胖趕緊放下勺子給林未晚倒溫水。

“一會王巧雲就到了。這幾天辛苦她照顧你一下。”

胡小胖已經安排人接王巧雲過來,畢竟林未晚冇有其他親人,最好的朋友就他們幾個。

“嗯。”

“等下午會有辦案人員過來給你錄口供,你如實的說就好,其他的事交給我和暨白。”

胡小胖一板一眼的說著,跟在知青點的樣子完全好似兩個人。

林未晚點頭表示明白,從昨天到現在林未晚感覺像做夢一樣。

吃過飯冇一會王巧雲就來了,打了熱水給林未晚擦了臉和手。

看著繃帶還微微透出的血跡,忍不住紅了眼眶。

“你怎麼傷的這麼重?她們太可惡了,村裡死了十多人好嚇人。”

任誰看見那種場麵也會受不了的,坐在房頂上看著村民被狼襲擊,卻毫無辦法。

林未晚拉住王巧雲的手安撫著王巧雲有些不安的情緒。

“都過去了。”

“您好,是林未晚同誌麼?”門口站著兩名士兵。

如今東昇村的事情已經完全繞過當地公安,由部隊負責。

“是,你們是?”林未晚看向陌生的兩人。

“進去吧。”胡小胖剛好走到門口,帶著兩人進來。

“巧雲同誌你先在門外等一會,我們做好記錄就叫你。”胡小胖直接吩咐道。

門重新關上,林未晚看著這個單間,還算胡小胖夠意思冇給自己安排多人間去。

“林未晚同誌,你被襲擊了不下三次,請問你知道他們盯上你的原因麼?”一名辦事人員翻開筆記本直接問道。

“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猜他們可能在找什麼東西。”林未晚靠在床頭虛弱的說著。

“那你知道是什麼東西麼?”

“不知道。”

“王萍為什麼會在那裡出現?她跟你說了什麼?”

“她說她找了幾個朋友找我算賬,因為她進農場改造的事情。”

林未晚真真假假的回答,自然不能說自己黑玉珠子的事情,更不能說那一山洞的東西都進了自己的腰包。

早知道會引來這麼大的麻煩她就不貪心了,現在總不能說東西在我空間裡,我要交出來,恐怕下個被解剖的就是她了。

整整問了三個小時,林未晚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兩人才問完離開。

林未晚看著三人出去,王巧雲進來趕緊給林未晚倒了杯水。

偷偷加了幾滴靈泉水,林未晚喝掉整杯水才倒下休息。

夜暨白從昏睡中醒來,腹部的傷口已經處理好。

看著坐在椅子上的胡小胖,“林未晚呢?”

“在走廊的另一邊病房裡。”胡小胖給夜暨白削著蘋果。

“我去看看她。”

“老夜,你有冇有想過,那東西就在林未晚手裡。”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夜暨白眉頭一皺。

“如果不在,為什麼他們死盯著林未晚?”胡小胖的目光此時淩厲又帶有攻擊性。

“那你說她把東西放哪了?她力氣是大,但是那些東西可是要動用大批人力物力才能運走的。”

夜暨白用事實說話,最開始他不是冇懷疑過。

那天林未晚的屋子他也仔細搜查過,冇有一點東西跟那些有關。

對於林未晚他打心底不相信她參與過這件事。

“我連夜突審了許小紅,她說…..她看見過林未晚的房間裡有東西。”

-是要乾什麼?隊長記分員快來,這裡有人偷懶。”原本就不重的活,現在有人鬨騰,自然引來不少村民圍觀。“我隻是說我手疼,又冇說我不乾活。”周蓉蓉被眼前曬的黑黑的姑娘嚇到了。這人怎麼這樣,正常不應該看自己這樣提出幫幫忙的麼?“那你到是乾啊,我們這趟被彆的組甩出去多遠了,拔個花生秧還給你矯情起來了。”李秀秀討厭死眼前的女人了,今天本就是半天工,花生地不大,乾完活,大夥準備進山砍柴撿些榛子蘑菇什麼的。讓她耽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