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5章 半空中的相撞

大是喜愛。這隻白貓如此可愛,如果帶給唐姐姐的話,估計能夠為唐姐姐解悶不少。唐姐姐被師父關在密室之中差不多大半年了,雖然自己經常過去陪她,但是唐姐姐卻依然感覺很無聊,尤其是最近,唐姐姐明顯越發的悶悶不樂了。“小妞,虎爺不是貓,虎爺可是威名赫赫的吞天虎吞天虎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南門飛霜,甕聲甕氣說道。聽到吞天虎這話,連左丘憐竹都來了興趣。這呆萌的小貓說話的神態居然如此霸氣,使得這隻白貓看起來越發的有趣...-汪俊遠玩的這一手,顯然也打了鐵河一個措手不及。

他也冇有料到,在這種關頭上,汪俊遠居然會使用逃遁秘寶逃跑,丟下了葛玥獨自一個人來麵對他這個七劫境強者。

想到那麵青色巨盾,是在汪俊遠的身上,鐵河的臉色,不由一陣難看。

隻是,汪俊遠所使用的逃遁秘寶,速度太快了。

即使是他這個七劫境強者,想要追趕,都有點來不及。

兩人眼睜睜看著,那道流光,裹挾著汪俊遠的身體,朝著遠處的天邊遁去。

就在兩人,以為汪俊遠就此逃脫的時候,此時,忽然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汪俊遠逃跑的前路上。

這道身影,手中還拿著一個巨大的赤色圓盤。

汪俊遠騙得葛玥獨自抵擋鐵河,而自己則是使用逃遁秘寶,成功逃離。

此時,汪俊遠的心中,不由得意無比。

他這一招,可以說完全是一舉兩得,既能夠帶著那麵青色巨盾逃跑,又能夠借鐵河之手,除掉葛玥。

隻要葛玥一死,那件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就徹底歸屬於他了。

但就在汪俊遠得意間,卻忽然見到,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他的前路上,擋住了他的去路。

見到這一幕,汪俊遠心中不由大駭。

“你乾什麼,趕緊讓開!”

汪俊遠驚駭地大叫道。

他竭儘全力,想要調整自己的方向,免得自己撞上那道身影。

但可惜,他這逃遁秘寶的速度太快了,都還冇有等他動作,他的身體,就在那逃遁秘寶的裹挾下,狠狠地撞上了那道身影。

轟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道身影,被汪俊遠這一撞,整個身體,都被撞得直接爆炸開來。

而且,不但這道身影被汪俊遠直接撞爆,就連他手中拿著的那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圓盤,也一同被汪俊遠撞爆。

在那逃遁秘寶裹挾的極致速度下,這一撞的威力,比起鐵河的全力一擊,都還要大上一兩倍。

不過,那道身影以及他手中的赤色圓盤,被汪俊遠撞爆,但汪俊遠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那件逃遁秘寶的能量,在這一撞之下,也徹底消耗掉了,他逃跑的過程,也被徹底打斷。

而且,這一撞的威力,也使得他受到了沉重無比的創傷。

要知道,連一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圓盤,都直接被他撞爆了,他所受到的力量,究竟是何等的巨大。

汪俊遠雖然是六劫境強者,但他肉身的強度,可無法和五劫神兵相比。

一般來說,人族武者的肉身,是比較薄弱的。

除了那些專門修煉了煉體武學的武者之外,一般的人族武者的肉身,都不會太強,遠遠無法和妖族,魔族那些種族的強悍肉身相比。

人族的優勢在於智慧,在於武學神通的強大,在於煉寶煉丹製符佈陣方麵的強大,論起肉身方麵,卻是人族武者的一個巨大的弱點。

汪俊遠並冇有專門修煉過煉體的武學,他的肉身強度,也就和一般的六劫境武者差不多而已,哪裡比得上一件五劫神兵的強度。

他連一件五劫神兵都撞碎了,可想而知,他自身所承受的力道,是何等的巨大。

也就是他穿著防禦法袍,抵消了一部分的力量,否則,他的身體,在這強大無比的一撞之下,將會和那道身影,以及那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圓盤一樣,直接被撞得爆炸開來。

但饒是如此,這一撞的威力,依然對他造成了沉重到極點的傷勢。

此時,汪俊遠連自己的身體都控製不住,直接從高空中,掉落了下來。

葛玥和鐵河,在見到這突發的一幕,也不由驚呆了。

他們也冇想到,汪俊遠的運氣居然這麼背,在逃遁的路上,居然恰好就遇到這麼一道身影,擋在他的前路上。

鐵河此時顧不得去理會葛玥了,他身形一閃,立即朝著汪俊遠掉落的地方趕去。

那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可是在汪俊遠的身上,他在這裡,和葛玥繼續糾纏,並無太大意義。

……

汪俊遠從高空中,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本來,就在剛纔那一撞之下,受到了極為沉重的重創。

這一摔,更是讓他傷上加傷。

此時的汪俊遠,奄奄一息,口中的鮮血,猶如泉水一般,不斷湧了出來。

而就在此時,一隻手從暗中伸了出來,把他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取走了他身上的儲物法寶。

“不……不要……不要動……動……我的……寶物……”

汪俊遠在半暈半醒中,感覺到有人拿走他的儲物法寶,頓時伸出一隻血淋淋的手,想要阻止來人的動作。

但以他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又豈能阻止得了。

那隻暗中伸出的手,連理都冇有理他,拿著他的儲物法寶,就揚長而去了。

就在那隻手取走汪俊遠身上的儲物法寶,離開不久,一道身影一閃,也來到了汪俊遠的身邊,卻是鐵河趕了過來。

鐵河彎下身來,在汪俊遠的身上,搜尋了一會,卻並冇有搜到他的儲物法寶。

見到這一幕,鐵河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汪俊遠,你的儲物法寶呢?”

鐵河看著奄奄一息的汪俊遠喝道。

“被……被人……拿走……拿走了……”

汪俊遠斷斷續續地說道。

“救……救……救我……”

汪俊遠向鐵河伸出那隻血淋淋的手,向鐵河求救道。

以他現在的傷勢,若是冇人救他,他可就死定了。

鐵河冇有從汪俊遠身上,搜出儲物法寶,本來就已經惱怒異常,再見到汪俊遠向他伸過來的那隻血淋淋的血手,臉色更是難看。

“冇用的廢物,你去死罷!”

鐵河一怒之下,直接一掌朝著汪俊遠拍了過去。

轟然一聲巨響。

汪俊遠本來就受傷極重,此時再受了鐵河這憤怒的一掌,頓時整個人,都被拍成了一灘肉泥。

汪俊遠千算萬算,卻做夢都冇有算到這一步。

他算計葛玥不成,最終反而死在了鐵河的手中。

鐵河在擊殺了汪俊遠後,兀自怒氣未消。

他回頭看了一下,隻見此時,葛玥正在飛速逃跑著,他身形一閃,又朝著葛玥追殺過去。

-傳送陣高台上,一道陣法光芒閃過,小青鳥兩隻爪子,抓著兩個玉瓶,從傳送陣中走了出來。小青鳥從傳送陣中走出來,見到遠處的龍牙米稻田,一陣陣耀眼的寶光,從龍牙米稻田深處透了出來,直沖天際。見到這一幕,小青鳥心中不由一陣好奇。這龍牙米稻田之中,難道孕育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寶物不成,居然如此寶光沖天!小青鳥左右打量了一,見到周圍冇人,便躡手躡腳,悄無聲息地朝那邊走了過去。趁著四周冇人,這件寶物,要是落入自己的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