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6章 意外之喜

滴血的疼痛,最後把分成提到了五五分成。到了這一步,混沌至尊塔這才表現出幾分興趣,這還差不多,作為混沌天帝訣的傳承者,原本最為重要的任務就應該是尋找寶物來修複混沌至尊塔,而不是有了寶物都還藏著掖著,自己吃了肉,連湯都不給它喝一口。混沌至尊塔正想要答應下來,但是在混沌至尊塔中央陣法中的龍淵劍卻忽然晃了晃,建議混沌至尊塔先緩一緩,說不定可以得到更高的要價。混沌至尊塔受了龍淵劍的蠱惑,頓時猶豫了一下,便又...-葛玥趁著鐵河朝著汪俊遠的方向趕去,無暇顧及她的時候,便立即下令,讓聽雨書院的弟子,分散逃離。

汪俊遠在逃遁過程中,遭到那麼劇烈的一撞,恐怕是活不成了。

光靠她一個人,顯然無法抵擋得住鐵河。

鐵河一旦從汪俊遠的身上,取走了那麵青色巨盾之後,必然會返回來追殺她。

大赤堡武者的行事風格如何,她是再清楚不過了。

在這種情況下,她們聽雨書院的武者,隻有分散逃跑,纔有可能儘量多地活下來。

否則,如果繼續聚集在一起,隻有一起死而已。

葛玥在下達了那樣的命令後,自己也不敢有絲毫的逗留,立即朝著相反的方向,急速逃跑。

為了先吸引鐵河過來追趕自己,讓下麵的那些聽雨書院的同門,爭取更多逃跑的時間,葛玥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就使用逃遁秘寶逃跑。

否則,一旦她使用逃遁秘寶第一時間逃掉了,鐵河勢必會遷怒那些聽雨書院的武者,那樣一來,那些跟隨她的聽雨書院武者,恐怕一個都活不下來。

她現在無力保護這些同門師弟師妹,這是她為他們,所能夠做的最後一點事情了。

……

白衣楚劍秋從汪俊遠身上,拿走了他的儲物法寶之後,跑到一邊,暗暗清點了起來。

剛纔汪俊遠在逃遁的路上,驟然撞上的那道身影,自然是白衣楚劍秋刻意安排的。

汪俊遠的身上,帶著他曾經小煉過的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通過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楚劍秋可以輕易地定位他的位置。

在見到汪俊遠的動作後,白衣楚劍秋立即取出了那具三劫境傀儡分身,讓這具三劫境傀儡分身,拿著從大赤堡武者芮郴那裡得到的五劫神兵赤色圓盤,然後使用了一道遁空符,驟然出現在汪俊遠的逃遁路線上。

通過汪俊遠身上的那柄他曾經小煉過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他要計算出汪俊遠的逃遁路線,是再容易不過了。

汪俊遠當初逼他交出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在此時,正好成為了他的致命弱點。

如果冇有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的話,以汪俊遠如此迅速的逃遁速度,楚劍秋要想精確計算出他的逃遁路線,還真不大容易。

本來,按照白衣楚劍秋的設想,隻是想讓這具三劫境的傀儡分身,打斷汪俊遠的逃跑過程,讓汪俊遠逃跑的打算,無法得逞而已。

他可不想讓汪俊遠這個卑鄙小人,如此輕易地跑掉。

但讓白衣楚劍秋冇想到的是,汪俊遠的那一撞,威力居然那麼大,直接把他那具三劫境傀儡分身,連同那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圓盤,一起撞爆了。

而汪俊遠,也因此受到致命的重創,不但無力再逃,而且連自己的身體都控製不住,從天空中,直接掉落了下來。

白衣楚劍秋見到這一幕,自然不會錯過這個下手的機會。

他立即使用了一道遁空符,來到汪俊遠的身邊,取走了汪俊遠身上的儲物法寶。

白衣楚劍秋在取走了汪俊遠的儲物法寶之後,也冇有殺他。

反正就汪俊遠這種狀態,他殺不殺汪俊遠,也冇有什麼區彆了。

白衣楚劍秋神念滲透進汪俊遠的儲物法寶中,查探著裡麵的東西。

當他神念滲透進儲物法寶的那一刻,第一個見到的,就是那一麵足有十萬丈之高的青色巨盾。

見到這一幕,白衣楚劍秋不由一怔。

他還真冇想到,這麵青色巨盾,居然也在汪俊遠的身上。

這可還當真是意外之喜。

在白衣楚劍秋趕回到這亂石堆附近的時候,葛玥、汪俊遠和鐵河等人,已經打得不可開交了,白衣楚劍秋並不知道,前麵所發生的事情。

所以,他也不知道,這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是在汪俊遠的身上。

他原本還以為,這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是在葛玥的身上呢!

畢竟,葛玥無論是在身份地位上,還是實力上,都要比汪俊遠強。

這麵青色巨盾,落入葛玥的手中,纔是最為正常的。

但現在看來,也不知道汪俊遠究竟用了什麼詭計,居然連這麵青色巨盾,都騙了過來。

怪不得剛纔鐵河在見到汪俊遠從天空中掉落的時候,連葛玥都顧不上了,立即朝著汪俊遠這邊趕過來,原來,是因為這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在汪俊遠身上的原因。

原本,他之前在汪俊遠顛倒黑白,強取豪奪的情況下,為了顧全嶽雯、蒲韞等人的安全,選擇了妥協,交出了那件六劫神兵的長劍法寶。

但現在,他之前損失的那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不但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而且,還連本帶利地一起還了回來,得到了這麵自己也冇有想到的七劫神兵青色巨盾。

汪俊遠身上,最為重要的兩件寶物,就是這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和之前從他身上,強行奪過來的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了。

除此之外,汪俊遠儲物法寶中的其他寶物,雖然價值也不菲,但和這兩件寶物比起來,就有點不值一提了。

如今楚劍秋也是一個財大氣粗的人了,在腰包很鼓的情況下,楚劍秋倒也不至於,為這麼一點寶物而激動。

白衣楚劍秋隻是略略清點了一汪俊遠的儲物法寶,在把那麵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和那柄六劫神兵長劍法寶,轉移到自己的空間布袋中後,對於儲物法寶中的其他寶物,他暫時也冇有那麼多時間去理會它們。

白衣楚劍秋身形一閃,朝著一個方向趕去。

那個方向,是貊喬所在的地方。

之前貊喬給他傳訊說,王格投靠了鐵河,並且,把有關玄劍宗的秘密,出賣給了鐵河。

按理說,王格此時應該在鐵河的身邊纔對。

但剛纔他打量了一鐵河帶過來的大赤堡武者,在其中,卻並冇有發現王格的身影。

白衣楚劍秋對此頗為疑惑,所以,他打算去找貊喬詢問一下情況。

順便,他也想送一些丹藥給貊喬,讓他的修為,提高一些。

-“來的是誰?”楚劍秋聞言,心中不由一緊,連忙問道。“被你料中了,來人正是祝燦,飛昇境巔峰的修為!”青衣小童說道。“瑪德,這老貨還真是親自來了,還真是夠不要臉的!”楚劍秋聽到這話,臉色不由有幾分難看地怒罵了一聲。“煙姨,祝燦來了,您得準備好,隨時過來支援晚輩!”楚劍秋連忙取出通訊玉符,和天鳳宮主聯絡道。雖然已經做好了一切的佈置,但是等到真正的麵對一名飛昇境巔峰的絕頂強者的時候,楚劍秋還是感覺壓力山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