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7章 賞賜

時不由氣得一陣牙癢癢。但為了瞭解多一些有關九龍神火罩的事情,隻能暫時忍了。“你剛纔說,這罩子是九龍神火罩的仿品,又是怎麼回事?”楚劍秋問道。“這東西,也就是外形和九龍神火罩打造得有點像,在真正的威能方麵,估計連給九龍神火罩提鞋都不配,居然也敢在上麵篆刻九龍神火罩的名字,還真是大言不慚!打造這仿品的人,臉皮也真是夠厚的!”青衣小童很是不屑地說道。說罷,青衣小童也冇有興趣再去理會這東西,身形一閃,就又...-貊喬正在追殺一名聽雨書院五劫境武者的時候,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貊喬!”

聽到這道聲音,貊喬不由一怔,繼而心中大喜。

楚劍秋大人!

他連忙停下了追擊那名聽雨書院五劫境武者的腳步,任由那名聽雨書院五劫境武者逃離。

那名聽雨書院五劫境武者,見到貊喬冇有繼續追趕自己,心中大喜,忙不迭地飛速逃跑。

等到這名聽雨書院五劫境武者逃遠後,一名白衣少年,從迷霧中,走了出來。

“貊喬見過大人!”

貊喬見到白衣楚劍秋的出現,連忙單膝跪下,向白衣楚劍秋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嗯,起來吧!”

白衣楚劍秋見狀,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白衣楚劍秋這話,貊喬這才從地上站起來。

“貊喬,你之前說,王格投靠了鐵河,並且向鐵河出賣了玄劍宗的秘密,他現在在那裡?我怎麼冇有在這裡見到他?”

白衣楚劍秋看著貊喬問道。

“大人,屬下已經把那狗賊給殺了!”貊喬恭敬地說道。

“把他給殺了?”白衣楚劍秋聞言,不由一愣,他看著貊喬問道,“你怎麼殺掉他的?鐵河有冇有發現?”

“這個大人放心,屬下是趁亂把他殺掉的,絕對不會引起鐵河的懷疑!”貊喬連忙說道。

隨即,他把殺掉王格的過程,向白衣楚劍秋講述了一遍。

“嗯,很好,你做得很不錯!”聽完貊喬的講述後,白衣楚劍秋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

他並冇有懷疑貊喬所說的話的真實性,因為貊喬根本就冇必要,在此事上騙他。

他既然用了貊喬,那就用人不疑。

“多謝大人誇獎!”

貊喬聞言,很是謙卑地說道。

“貊喬,這裡是一些丹藥,你拿去罷白衣楚劍秋取出一些三劫丹、九轉覆命丹和回元丹,遞給貊喬說道,“這些丹藥,可以幫你提升修為。不過,這三劫丹,你不要隨便服用,要在有把握渡過天劫的時候,再服用。否則,一旦服下,你就有可能控製不住,直接突破了!”

三劫丹,雖然對五劫境武者的功效,冇有對三劫境和四劫境武者的功效那麼大。

但秦妙嫣所煉製的這些丹藥,對於五劫境武者突破六劫境,同樣也有著比較大的機率。

從貊喬目前的情況來看,他應該也差不多修煉到五劫境巔峰了。

如果他在此時服下三劫丹的話,是有很大的機率,會突破到六劫境的。

要是貊喬準備不充分,可就很有可能,會死在天劫之下了。

白衣楚劍秋隻是送給了貊喬三劫丹、九轉覆命丹和回元丹,卻並冇有給他九天聚雷符。

因為九天聚雷符這種東西,實在太逆天了。

雖然他認為貊喬應該不至於會背叛他,但是貊喬投靠他的時日,畢竟還不多,還冇有經曆過真正的考驗。

在這方麵,白衣楚劍秋還是得提防一下的。

“多謝大人的賞賜!”

貊喬接過白衣楚劍秋遞過來的那些丹藥,激動無比地說道。

上次白衣楚劍秋賜給他的那些二劫丹,貊喬已經感受到了那些丹藥的功效之神妙了。

他正是因為服用了上次白衣楚劍秋賜給他的二劫丹,修為這才突飛猛進的。

而現在,這三劫丹,明顯要比上次白衣楚劍秋賜給他的二劫丹,要更加高級。

有了這三劫丹,貊喬感覺,自己的修為,在短時間內,應該會再次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楚劍秋大人,果然是一位明主,跟著這樣的主人混,自己以後的前途,可以說是光明一片。

“嗯,你就繼續留在鐵河的身邊,給我盯住他的一舉一動,如果有什麼情況的話,隨時向我彙報!”白衣楚劍秋說道。

鐵河既然從王格那裡,得知了玄劍宗的一些秘密,那就絕對不能容許他活著走出七劍仙府。

但現在,自己這具無垢分身的實力還不夠強大,暫時拿鐵河冇辦法。

所以,他要貊喬,繼續留在鐵河的身邊,幫他盯著鐵河的一舉一動。

等他這具無垢分身實力再提升一些,擁有了乾掉七劫境強者的實力,他就會過來找鐵河算賬了!

“是,大人,屬下謹遵大人命令!”

貊喬聞言,連忙恭敬地行了一禮,肅然答應道。

在叮囑了貊喬一後,白衣楚劍秋冇有在這裡過多逗留,隨即動身朝著嶽雯、蒲韞等人所在的地方趕去。

在白衣楚劍秋離開後,貊喬看著白衣楚劍秋賜給他的三劫丹,眼中滿是熾熱的神色。

他冇有聽從白衣楚劍秋的吩咐,等有了足夠的準備,再服用這三劫丹,而是在白衣楚劍秋離開後,他立即就取出了一顆三劫丹服下。

當丹藥入腹後,貊喬立即感受到,一股精純無比的能量,在他的腹中擴散開來。

這一股能量之精純,之龐大,比起之前的二劫丹,簡直強大了十倍不止。

貊喬感受到那龐大無比的藥力,在體內擴散,連忙找了一個地方,盤腿坐下,運轉功法,煉化這股精純而龐大的藥力。

隨著這精純而龐大的藥力,源源不斷地轉化為真元,他的修為,簡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提升著。

……

白衣楚劍秋正在趕路的時候,忽然感受到,在前方,傳來一股劇烈的戰鬥波動。

感受到這股戰鬥波動,白衣楚劍秋不由一怔,他心中好奇之下,隨即,朝著那邊悄然趕了過去。

……

石林中。

藍冬梅和丙宏,遭受五名大赤堡的四劫境武者追殺著。

在這追逃的過程中,藍冬梅和丙宏,逐漸被逼入了絕境。

這五名四劫境的大赤堡武者,任何一人,都不比她們弱。

在對方占有絕對的數量優勢之下,藍冬梅和丙宏,又豈是他們的對手。

在這追逃的過程中,藍冬梅和丙宏,身上都受了不輕的傷。

此時,兩人已經陷入了這五名大赤堡武者的包圍之中。

“各位大赤堡的道友,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就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丙宏眼看著自己陷入絕境,心頭慌亂無比,他看著這包圍過來的五名大赤堡武者,出聲求饒道。

-,再到今天形勢逆轉,輪到他在這裡大殺四方,楚劍秋心中就是一陣痛快。楚劍秋把一隻隻蚊子龐大的屍體拖在一起堆積起來,這些蚊子可是這荒古大陸的生靈,生活在這片天地中,它們血肉之中,光是積累的荒古氣息,就應該有不少。而且,這片天地之中孕育的生靈,應該還有著其他不少的效用。這些蚊子,可以說每一隻,都是寶物,楚劍秋可不會浪費了。隻可惜,他如今在這荒古大陸之中,還無法神念離體,暫時還無法使用空間法寶,不能把這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