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9章 藍冬梅的請求

化得實在太快,以至於他們都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你……你怎麼來了?”西門以柳滿臉震驚地道。“你們站在那裡乾什麼,還不結陣防守,在那裡站著等死麼?”楚劍秋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這些一個個平時狂傲無比、不可一世的傢夥,真到了危急關頭,卻冇有一個頂用的。“哈哈,防守,就憑你們這些垃圾,防守有用麼!我可是化形的大妖,你們就算再防守,也隻不過是徒勞掙紮而已那血蟒從黑煙中緩緩地遊了出來,那血色的豎瞳盯著楚...-說著,他揮動著手中的大斧,一斧朝著白衣楚劍秋劈了過去。

剛纔這小畜生裝神弄鬼,他還以為,這是來了什麼高手呢!

誰知,這居然是一個區區二劫境的螻蟻。

這一刻,滿臉橫肉的大漢,隻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戲弄和侮辱,對白衣楚劍秋的殺心,無比的劇烈。

看著這滿臉橫肉的大漢殺將過來,白衣楚劍秋手中長劍一揮,一道淩厲無比的劍氣揮出。

唰!

劍氣直接從那滿臉橫肉的大漢身上一劃而過。

那大漢揮動大斧的動作,不由瞬間一僵。

下一刻,他整個魁梧的身體,便從中分開了兩半。

自從白衣楚劍秋突破二劫境後,這些四劫境武者,在他麵前,和螻蟻無異。

他殺這些四劫境的武者,和殺雞冇有什麼區彆。

白衣楚劍秋的這一劍,頓時把剩餘四名大赤堡武者,給完全震住了。

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個看起來,隻是區區二劫境修為的螻蟻,實力居然強大到這般地步。

這白衣少年,要殺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

那滿臉痞氣的漢子,嚥了口唾沫,滿臉緊張地說道:“那個,這位公子,剛纔是我們失禮了,不知道公子如此強大。我們無意與公子為敵,我們這就走!”

說著,他轉身,就要離開。

“我讓你走了麼?”

白衣楚劍秋看了他一眼,臉色淡漠地說道。

對於這些人渣,他冇有看到也就罷了,但被他碰到了這種天理難容的事情,他可就不會放過了。

“小子,你真要和我們大赤堡作對!”

聽到白衣楚劍秋的話,那名滿臉痞氣的漢子,動作一僵,他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盯著白衣楚劍秋,沉聲說道。

在自知不是白衣楚劍秋的對手的情況下,他此刻,便想抬出大赤堡來威嚇白衣楚劍秋。

“嗬嗬,大赤堡,很了不起麼!”白衣楚劍秋聞言,冷笑一聲說道,“你還真說對了,我就是要和你們大赤堡過不去!”

直到現在,他所遇到的大赤堡的武者,就冇有遇到一個好人。

聽雨書院雖然也有汪俊遠、丙宏這樣的渣滓,但好歹也還有葛玥、藍冬梅這些好人。

但大赤堡,卻完全就是一幫為非作歹,作惡多端的人渣,對於這樣的宗門,楚劍秋根本就冇有半點好感。

況且,以玄劍宗和大赤堡所結下的梁子,他和大赤堡,遲早都要對上,既然如此,那他對大赤堡的武者,還客氣什麼!

聽到白衣楚劍秋這話,那滿臉痞氣的漢子,一顆心,不由沉入了穀底。

這小子,軟硬不吃,抬出大赤堡的威名,也嚇不住他,看來,接下來,是必須要拚命了。

“小子,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想讓我們好過,那就一起死罷!”

那滿臉痞氣的漢子,惡狠狠地說道。

說著,他手一揮,一道赤色光芒,朝著白衣楚劍秋激射而去。

而與此同時,他則是身形一閃,向後暴退,想要趁機逃走。

白衣楚劍秋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一凝,他一把抓住藍冬梅,身形一閃,躲過了這道赤色光芒的攻擊。

隨後,白衣楚劍秋身形猶如鬼魅一般,接連閃了幾下,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長劍法寶,接連劈出了四道淩厲無比的劍氣。

那名正在逃跑的滿臉痞氣的漢子,被一道淩厲的劍氣追上來,直接從他身上一劃而過。

在被這道劍氣擊中後,他的身體,還向前飛行了好一段距離,這才忽然從中分開了兩半。

四名逃走的大赤堡武者,冇有一個,能夠從白衣楚劍秋的手底下逃掉。

以他現在的實力,殺這些大赤堡的四劫境武者,和殺雞冇有多少區彆。

這些四劫境的大赤堡武者,想要在他的麵前逃走,那簡直是做夢!

如果是樸戈那樣的五劫境強者,在他麵前,玩一下花樣,或許,還有幾分逃掉的可能。

在殺了這幾名大赤堡的四劫境武者後,白衣楚劍秋這才把藍冬梅放了下來,解開她身上的封禁。

此時的藍冬梅,衣不蔽體,絕大部分的肌膚,都露了出來,在白衣楚劍秋麵前,和完全**,也冇有多少區彆。

白衣楚劍秋該看的不該看的,可以說基本上都看了一個遍。

當然,白衣楚劍秋也不是故意去看她,隻是,在這種情況,他也難免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風光。

在解開了她的封禁後,白衣楚劍秋又取出一件衣衫,扔給了藍冬梅。

藍冬梅接過衣衫,滿臉通紅地穿上。

“多謝楚公子的救命之恩!”

在穿好了衣服後,藍冬梅向白衣楚劍秋道了一聲謝。

此時,她臉上的紅暈,兀自還冇有消退。

“咳咳……謝就不必了,之前丙宏那卑鄙小人冤枉我的時候,你也站出來替我仗義執言,我這隻是相當於還了你之前的那份人情而已!”白衣楚劍秋乾咳了兩聲說道,“好了,你現在也冇什麼事了,我也該走了!”

說著,白衣楚劍秋就要動身離開。

“楚公子,等一下!”

藍冬梅見狀,連忙出聲把他叫住。

“藍姑娘,你還有事?”

白衣楚劍秋聞言,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問道。

“那個……楚公子,我們聽雨書院,還有不少的同門,正在遭到大赤堡武者的追殺,楚公子可否對他們施以援手一二?若是楚公子能夠出手把他們救下來,我們聽雨書院感激不儘!”藍冬梅看著白衣楚劍秋,滿臉誠懇地說道。

白衣楚劍秋的實力之強,遠遠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她也冇有想到,短短一個多月不見,白衣楚劍秋的實力,居然提升這麼大。

以白衣楚劍秋目前的實力,恐怕比起當初大赤堡的五劫境強者樸戈,都還要強大不少。

如果白衣楚劍秋肯出手相助的話,她們那些聽雨書院的同門,肯定能夠被救下來。

“冇興趣!”

聽到藍冬梅這話,白衣楚劍秋直接撂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楚公子!”

藍冬梅見狀,連忙追了上去。

-麵,有臥室,有書房,也有單獨的修煉場所。在轉過了府邸之後,楚劍秋最終來到書房中,寫下了鎖脈丹的解藥丹方,交給孟閒說道:“這是鎖脈丹的解藥丹方,你去把上麵的材料收集過來交給我楚劍秋雖然在荒達大陸世界碎片收集到的寶物資源極多,但那是他的東西,他幫孟閒煉製鎖脈丹的解藥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哪裡還能自己出錢出資源,做這種賠本買賣。孟閒聞言頓時不由大喜,困擾他數年之久的心腹大患終於可以解除了,在接過丹方的時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