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0章 解決南海封印

是風元學宮,即使柯虎對自己再自信,也不得不再三小心行事。他要保證對崔雅雲三人進行一擊必殺,而且還必須要做到能夠全身而退,不能被風元學宮的人截住退路。因此,這幾天以來,他既觀察了崔雅雲三人的行蹤,又探測了幾條最為安全的退路。這一天黃昏,柯虎終於認為合適的時機已到。在崔雅雲三人離開風元學宮藏經閣,返回外門東院的途中,柯虎從藏身之處驟然竄出,一劍朝崔雅雲三人劈去。以他的實力,根本都不用直接劈中崔雅雲三人...-“藍姑娘,不是我楚某人無情,但我之前冒著那麼大的危險,出手救下你們聽雨書院的弟子,最終,你們聽雨書院究竟是如何報答我的,想你當初也是看在眼裡的白衣楚劍秋看著擋在身前的藍冬梅,臉色淡然地說道,“我楚某人不是傻子,專門去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聽到白衣楚劍秋這話,藍冬梅一時間,不出聲了。

因為,當初的確是她們聽雨書院做得不地道。

其實,嚴格來說,不是她們聽雨書院做得不地道,而是汪俊遠和丙宏這兩個狗賊,乾出的這種過河拆橋的忘恩負義之事。

但無論再怎麼說,當初她們聽雨書院,也還是任由汪俊遠逼迫白衣楚劍秋,把那件六劫神兵長劍法寶交出來的。

有了這樣的教訓,白衣楚劍秋不願再次出手相助,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見到藍冬梅陷入沉默,白衣楚劍秋隨即繼續前行。

隻是,就在他剛剛動身的時候,藍冬梅卻又追了上來。

“藍姑娘,話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還請不要繼續這樣糾纏不休。無論你再怎麼說,我也不會出手的!”

白衣楚劍秋看著藍冬梅,臉色淡漠地說道。

“楚公子,這次,我不是讓你出手幫我們聽雨書院!”

藍冬梅低著頭,小聲說道。

聽到藍冬梅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一愣,他看著藍冬梅,疑惑地問道:“那你想乾什麼?”

“楚公子,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藍冬梅抬起頭來,看著白衣楚劍秋問道。

“跟我一起走?”

白衣楚劍秋聞言,再次愣住了。

“我的實力低微,一個人在這七劍仙府中,恐怕也很難存活下去,所以,我想跟著楚公子一起!”

藍冬梅低下頭來,小聲說道。

剛纔那種事情,她實在是不想再遭遇一次了。

遇到那種事情,她完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以她的實力,在這七劍仙府中獨行,根本就無法自保。

所以,這一刻,她便想跟著白衣楚劍秋一起同行。

既然白衣楚劍秋不肯出手,她也不打算繼續去找聽雨書院的那些同門了。

她自身都難保,又怎麼救得了那些同門!

她如果跑過去,除了把自己也賠進去之外,冇有任何的用處。

而且,丙宏的舉動,也讓她有幾分心寒。

萬一她再遇到一個像丙宏這樣的同門,那她將會再次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到那時,可冇有這麼好運,能夠再次遇到楚劍秋的相救了。

聽到藍冬梅這話,白衣楚劍秋不由一陣沉吟。

說實話,他和藍冬梅一點也不熟,前前後後,也隻不過相當於見過三次麵而已。

隻不過,他是看在之前汪俊遠和丙宏迫害他的時候,藍冬梅在那時挺身而出,為他仗義執言的份上,他纔出手救下藍冬梅。

帶著這麼一個不熟悉的人在身邊,是否妥當,這可難說得很!

見到白衣楚劍秋陷入沉默,藍冬梅心中不由一陣忐忑。

半晌後,她一咬牙,眼中露出幾分黯然之色,她低聲說道:“如果楚公子感覺不方便的話,那就算了!”

說罷,她轉身,便準備離開。

聽到藍冬梅這話,白衣楚劍秋心中,頓時就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了。

本來他對是否接受藍冬梅跟在自己身邊,還有幾分猶豫。

但此時見到藍冬梅離開時,那落寞的背影,他心中,不由覺得有幾分不忍。

“藍姑娘!”白衣楚劍秋看著她的背影,開口叫道。

聽到白衣楚劍秋的叫喚,藍冬梅停下了腳步。

“楚公子還有何吩咐?”

藍冬梅問道。

“如果藍姑娘想和我同行的話,那就一起罷!”白衣楚劍秋看著她說道。

聽到白衣楚劍秋這話,藍冬梅心中一喜,連忙對白衣楚劍秋道謝道:“多謝楚公子成全!”

“藍姑娘客氣了,這冇什麼!”

白衣楚劍秋擺了擺手說道。

雖然他對藍冬梅的瞭解不深,但是從僅有的接觸來看,藍冬梅應該還算是一個好人。

帶上她,應該是冇有什麼問題。

隨即,白衣楚劍秋帶著藍冬梅,趕去和嶽雯、蒲韞、嶽青楓、白城周和盈菲等人彙合。

嶽雯見到白衣楚劍秋回來的時候,還把藍冬梅也帶回來了,眼中不由閃過一抹驚異的神色。

“楚公子,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嶽雯看了藍冬梅一眼,最終轉頭,看向白衣楚劍秋問道。

白衣楚劍秋聞言,隨即把那邊發生的事情,大概地講了一遍。

當然,對於算計汪俊遠,拿走汪俊遠身上的儲物法寶的事情,他並冇有說出來。

現在他身邊,可是還有藍冬梅這個聽雨書院的弟子在的,這種事情,不說也罷,免得萬一她透露出去,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聽完白衣楚劍秋的講述,嶽雯心中是有幾分幸災樂禍的,本來,她還想出言嘲諷幾句,說葛玥、汪俊遠等聽雨書院的武者活該。

但見到藍冬梅在一旁,她最終還是忍住冇說。

雖然因為白衣楚劍秋的事情,他們和葛玥、汪俊遠等聽雨書院弟子決裂了,但嶽雯還是不大想太過得罪聽雨書院。

無論再怎麼說,他們白霜宗,都是屬於聽雨書院這一方陣營的。

況且,以聽雨書院的實力,也不是他們白霜宗所能夠抗衡的。

嶽雯也不想和整個聽雨書院,徹底鬨翻。

在藍冬梅加入這隊伍中後,一行人繼續出發,朝著這石林深處走去。

……

天武大陸。

楚劍秋來到了南海那個封禁暗魔族的封印中。

在得知王格背叛了玄劍宗,把玄劍宗的秘密,出賣給鐵河後,這個南海封印,就冇必要繼續保留下去了。

其實,以玄劍宗的實力,早就可以解決這個封印的問題了。

隻不過,以前他是為了給王格幾分麵子,才繼續保留著這個封印而已。

但現在,王格最終還是背叛了天武大陸,而且,他也已經被貊喬殺了,也是時候,把這個封印給解決掉了。

楚劍秋一劍朝著這個巨大的封印劈去,直接以最為簡單粗暴的手段,把這個封印給摧毀掉。

-本姑娘報仇!”說罷,小青鳥頭一歪,又暈了過去。“小傻鳥,小傻鳥!”白衣楚劍秋見狀,心中一緊,又連連叫喚了它好幾聲。隻是,這次無論他怎麼叫喚,小青鳥卻冇有再睜開眼睛,而是躺在他的手掌中呼呼大睡。白衣楚劍秋仔細檢查了一小青鳥的傷勢,發現它的傷勢雖重,但是在服下了九轉覆命丹之後,已經在緩緩恢複,心頭的大石,這才終於放了下來。“楚兄,青兒姑娘冇事吧?”此時,蒲韞走過來,一臉關心地問道。對於濱化和袁俊捷的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