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2章 貊喬突破

後方撞飛出去。“臭婊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對我們動手,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麼!”炎瓔見到炎熙和炎方接連被轟飛,頓時出離了憤怒,指著南宮染雪大罵道。隻是她這話剛剛罵出口,就見到一道身影一閃,緊接著,她臉龐一疼,“啪”的一聲脆響,捱了一記響亮無比的耳光。這一記耳光的力道極大,把她整個人都抽飛了出去,跌落在高台下麵。炎瓔跌落在高台下麵,捂著高高腫起的臉龐,嘴角溢位了一絲鮮血,她抬起頭來,滿臉難以置信...-楚劍秋在解決了南海的封印後,回到自己的府邸,開始閉關參悟新得到的通訊符的符紋。

在把這通訊符的符紋參悟透徹後,楚劍秋的金龍分身,便開始著手煉製這新的通訊符。

金龍分身在實力上,比起本尊更強,煉製這通訊符,自然也更加容易一些。

而且,如今金龍分身已經修煉至天龍九變第三變第九重,還冇有獲得天龍九變的後續功法,暫時也無法進一步修煉。

所以,楚劍秋便把這些雜事,都交給了金龍分身來乾。

而他的本尊,則是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修煉中去。

……

七劍仙府。

貊喬接連服下三顆三劫丹後,轟然一聲,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開來。

這一刻,他終於突破到了六劫境。

而在他突破到六劫境的這一刻,天空中,迅速生起了劫雲。

很快,那劫雲中的天雷,便開始朝著他身上劈了下來。

天空中的劫雲,前前後後,一共降下了三十二道天雷。

貊喬被這天雷,劈得遍體鱗傷,渾身上下,焦黑一片,整個人,幾乎都已經看不出人形了。

連他自己都冇有料到,自己這次突破六劫境,居然會渡過三十二道天雷。

這三劫丹,對他的武道資質的提升,可還當真巨大。

後麵的幾道天雷,貊喬都險些抗不過去。

但好在,這三劫丹,讓他抵抗天雷的能力,大大提升。

而且,楚劍秋還給了他好一些九轉覆命丹和回元丹。

在那九轉覆命丹的作用下,他的傷勢,可以迅速痊癒。

在那回元丹的幫助下,他的真元,也可以迅速恢複。

這才讓他擁有足夠的力氣,來抵抗後麵的幾道天雷。

否則,如果冇有九轉覆命丹和回元丹的話,光是靠這三劫丹,恐怕他還是難以抗得過這次的三劫境天劫,得死在天劫之下。

而有了這三種丹藥的幫助,他最終,終於險而又險地渡過了天劫,成功晉升為六劫境強者。

看著天空中,緩緩散去的劫雲,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貊喬,終於忍不住狂笑起來。

笑著笑著,他甚至眼淚,都忍不住流了下來。

多少年了!

他盼著這一天多少年了!

為了能夠有朝一日,突破六劫境,在武道上再進一步,他不惜投靠鐵河,給鐵河當仆從,接受鐵河的驅使。

他如此忍辱負重,目的,就是為了從鐵河那裡,得到一些資源的支援,得到鐵河的一些指點,讓自己突破六劫境,能夠多一分希望。

但他追隨了鐵河這麼多年,為鐵河鞍前馬後,乾了無數的事情,但從鐵河那裡得到的好處,卻少得可憐。

對於自己突破六劫境的希望,貊喬那是一天一天地破滅。

而當他心灰意冷,要徹底死心的時候,此時,他卻在白霜大陸,遇到了楚劍秋。

而在向楚劍秋投降還不到兩年時間,他就在楚劍秋的幫助下,突破了六劫境,實現了自己多年以來的願望。

這一刻,貊喬對楚劍秋,那是無比的感激。

他投靠楚劍秋,還並冇有為楚劍秋,作出什麼貢獻,甚至可以說,寸功未立,楚劍秋就先賜給了他一些二劫丹。

而這次在七劍仙府,他隻不過是替楚劍秋,殺了一個區區三劫境的王格而已,楚劍秋居然就賜給他如此眾多的神妙丹藥。

這一次的渡劫,讓貊喬深刻認識到,白衣楚劍秋賜給他的這些丹藥,究竟有多神妙,有多珍貴。

如此珍貴的寶物,哪怕傾儘他所有的身家,都難以買得到。

但楚劍秋,卻隻是因為他立下了這麼一點功勞,就把如此重寶賜給他。

這樣的恩德,何等的深重!

而且,楚劍秋對他所彙報的事情,冇有半點的懷疑。

他說殺了王格,楚劍秋直接就相信了,並冇有懷疑他在作假。

這樣的信任,是他為鐵河效勞這麼多年以來,從來冇有體會過的。

這一刻,貊喬對楚劍秋,簡直是感激涕零。

哪怕楚劍秋讓他去死,恐怕他都心甘情願,不會皺一皺眉頭。

因為他平生以來,還從來冇有一個人,對他這麼好過!

在大赤堡那種環境中,所有人都自私自利,人情冷漠,很少會出現什麼真性情的人。

但和楚劍秋接觸不到短短兩年時間,貊喬就從楚劍秋身上,感受到了人情的關懷和溫暖。

這一切,都讓他銘感五內,感動無比。

貊喬在地上躺了半天,稍微緩過勁來後,他再次取出一顆九轉覆命丹服下。

在九轉覆命丹的強大藥力下,他身上的傷勢,開始迅速恢複著。

不過,在身上的傷勢,恢複到一半的時候,貊喬立即壓製住了九轉覆命丹的藥力,不讓這股藥力,繼續修複自身的傷勢。

他成功突破到了六劫境,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如果突破六劫境,身上還冇有受什麼傷的話,這肯定會引起鐵河的懷疑。

雖然,他對鐵河懷不懷疑他,他已經不大在乎了。

但關鍵是,楚劍秋大人,讓他繼續潛伏在鐵河的身邊,隨時盯著鐵河的一舉一動,自己可不能因此壞了楚劍秋大人的好事。

楚劍秋大人對自己恩重如山,他交代的任務,自己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完成。

想到這裡,貊喬非但冇有繼續恢複傷勢,反而又把自己表麵的傷勢,弄得更加淒慘一些,這才朝著那個亂石堆的方向趕去。

貊喬拖著傷勢,回到了那亂石堆。

此時,在這亂石堆附近,已經聚集了不少之前去追殺聽雨書院弟子的大赤堡武者。

在貊喬回到亂石堆附近不久後,就見到一道身影,從遠處迅速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這道身影,正是之前去追殺葛玥的鐵河。

此時的鐵河,臉色陰沉無比。

很顯然,他去追殺葛玥的結果,可能並冇有得手。

“鐵河大人!”

見到鐵河回來,貊喬連忙恭敬地行了一禮。

“嗯!”

鐵河見狀,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答應了一聲。

這一次,他去追殺葛玥,的確冇有得手,最終,還是被葛玥給逃了。

所以,此時鐵河的心情,可以說差到了極點。

-大傀儡符的符紋。大傀儡符,比起之前楚劍秋所獲得的傀儡符,更加高階,也更加的玄妙複雜。楚劍秋在混沌至尊塔第二層天地閉關了一個月時間,把大傀儡符的傳承,消化領悟了一,便開始著手開始煉製這種大傀儡符。楚劍秋花費了整整一個月時間,才把一道大傀儡符煉製成功。在把這道大傀儡符煉製成功之後,楚劍秋舉目打量了一混沌至尊塔第二層天地,最終,目光落在了兩具飛昇境暗魔族的屍體上。這兩具暗魔族的屍體,生前都是飛昇境後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