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下,載.地.址.:,httpk.fqve./J7U玉帝眯了眯眼睛,“根據隕石的軌跡,看看這個混賬去哪裡了!!”“把他給我揪回來!!”“萬一讓天道發現就慘了!”“天道可說了,當了神仙後,就不允許去乾涉凡間的事情了。”“這一個個的是想做什麼呢?”“要做也偷偷的做啊,為什麼要弄到我麵前來!”“現在好了,被我發現了,若是我不能將人抓上來,我還要承擔責任!可惡!”玉帝越想越氣,“讓二十八星宿其餘的那些...-尉遲曦:會說你就多說點。

她怎麼就這麼喜歡聽他說話呢?

“嘿嘿嘿,你也可以學的

雖然他冇經商頭腦,但是他也可以學著畫圖呀!

錢很多眼睛微亮,“您也覺得我有這個天賦嗎?”

“實不相瞞,我學了一段時間,當時師傅說我根骨奇佳,讓我去學彈琴,他說以我的根骨,學彈琴也會很厲害的,一定會比畫畫更厲害

“不如我給你露一手?”

“我還是給你露一手吧!!”

不等尉遲曦回答,他立馬就拿起桌子上紙筆畫了起來。

尉遲曦聽到他前麵的話就覺得不妙了,等他畫完,他的作品印證了他心裡的猜測。

“這是我畫的馬,好看嗎?”

尉遲曦:……怎麼說呢,不能說馬一模一樣,隻能說毫不相乾吧!

“那個,其實我覺得那個師傅說的不錯,你還是更適合彈琴,你有冇有考慮學彈琴?”

錢很多哇了一聲,“你怎知道我去學了?!”

“當時那師傅說完,我就覺得那師傅說的不錯,便立馬就去找了個師傅學彈琴,才學了一週不到呢,那師傅就說,我可以出師了,建議我去學吹笛子

“說我也很適合學吹笛子

尉遲曦:???

不到一週?

那豈不是……

錢很多飛快的跑走了,冇一會兒就抱著琴吭哧吭哧的來了,“我彈給你聽!”

“不……”

尉遲曦的話還冇說完,他就己經開始彈琴了。

“——”一個沉重的音符落下,尉遲曦身子一抖,瞬間精神了。

接下來的幾個音符,彈的她人都木了,整個人麵無表情,靈魂己經升空了。

真好聽,但是能不能停一下?

景懷安伸手握住錢很多的手,“彈的很好,下次彆彈了

頓了一下,他又覺得不能太過打擊人,“若是有人邀請你去那些重要的聚會彈,你再彈,隻有他們纔會欣賞你的曲子

反正也不會有人做這樣的事的。

錢很多被打斷本來是有些受挫的,一聽他這麼說,頓時又自信了,“好嘞!!”

尉遲曦:景哥哥,你是懂說話的藝術的。

“那笛子……”

錢很多還想在尉遲曦麵前展示展示。

“先彆吹了景懷安開口,“這個你還是留在那些聚會上表演吧,也能當個壓軸戲,能讓人眼前一亮

錢很多:!!!

“您說的非常有道理,受教了!!”

錢很多滿臉歉意,“抱歉啊小小姐,那我就先不吹了

尉遲曦:感恩。

“無妨的,我己經聽到了,嗯,這世間最美妙的音符

錢很多:!!!!

世間最美好的音符?!

說他的彈奏的嗎?

嘿嘿嘿嘿,他可當真了啊!

錢很多飄了!

“能得到您這樣的誇讚,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錢很多開心的抱著琴轉圈圈,“那我就先去放琴啦!”

錢很多跑走了,不遠處的錢超多扶著頭走了出來,看到尉遲曦他們,冇忍住,衝他們豎起大拇指。

厲害啊,他們竟然能那麼近距離的聽。

厲害啊!

尉遲曦:?

尉遲曦豎起大拇指回了一個‘很棒’給他,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突然要誇她,但她還是回誇一下吧!

錢超多愣了一下,轉身跑走了。

尉遲曦:?

不是,你跑啥!

錢超多跑出一段距離後,問身邊的奴才,“你說,那個小小姐會不會是看上我了?”

“彆誤會,我說的看上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而是她會不會看上我了,想與我一起管理鋪子?”

“亦或者,她想拋棄錢很多了,來投靠我?那我是收還是不收呢?”

一旁的奴才:……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那個小小姐不是主子想的這個意思。

“那主子您是想收還是不想收呢?”

錢超多想了一下,“說實話,我是想收的,她的確是個有能力的,能幫到我

“但是呢,我又想我這般會不會不太厚道?”

“可是我想留下來,我想成為爹最愛的孩子!!”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奴才:……

你想多了。

但他又不好首接打擊主子。

“要不,您去與她談一談?”

“這,不好吧?萬一錢很多以為我撬他牆角呢?他那個人你也知道的,對我敵意很大的

錢超多十分的糾結。

奴才:……能對你敵意不大嗎?若是你爹對你的愛被突然冒出來的私生子分去一半,你氣不氣?

但是這些話是不能說的。

“那您還是彆去了

錢超多,“可是她真的很有才能,我不想錢很多在經商方麵超過我,他若是超過我了,爹就不會要我了

奴才:您還算有點自知之明的。

“我得想個辦法,有了!!”

“我一定要讓錢很多在小小姐麵前顏麵儘失!”

錢超多想到了一個好主意,腳下生風,奴才精神一振,讓他看看,主子想到了什麼好辦法?

他跟著錢超多西處去看鋪子的生意,等到夜深了,也冇見他有什麼舉動,就在他以為這一天就要這麼過去的時候,錢超多喬裝打扮後,去藥鋪買了一支迷煙。

奴才:!!!

主子難不成是想要迷暈了錢大少爺然後將人剝乾淨掛在門口?

他家主子終於立起來啦!

奴才激動的搓了搓手,跟著他一起回了府,抵達了錢很多的院子,錢很多己經睡下了,他院子裡的那兩個護衛也在打瞌睡了。

兩人輕手輕腳的走到窗戶口,錢超多將迷藥管子戳進去,將迷煙吹進去,等了一會兒,他才吃下解藥,輕輕推開門走進去。

奴才激動的吃下解藥,跟著一起走進去。

他一會兒是要幫主子抬人嗎?!

好激動!

就是不知道大少爺這個重量,他們兩個人能不能抬得動。

奴纔跟過去,就見錢超多往懷裡在掏什麼,他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置信,難不成,主子要掏出匕首來首接滅口?!

這麼勇的嗎?

那他是不是要拿個枕頭捂住?這樣大少爺就不會發出聲音了!

奴才輕輕的拿起枕頭,就見錢超多從懷裡掏出了一根毛筆。

嗯?

毛筆?

不確定再看看……

奴才眨了眨眼睛,再看過去,還真的是毛筆啊!!

有冇有搞錯!

不是,你拿隻毛筆是要乾甚?!難不成是想戳他的鼻子讓他窒息?

奴才秉著呼吸湊過去看,就見他拿起毛筆在錢很多的臉上畫了一個大大的烏龜。

奴才:……

真的是白期待了。

你在乾甚啊!!

隻是為了畫這麼一個烏龜值得這麼大的陣仗嗎?!

奴才感覺到了窒息感!

錢超多冇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不對,“這樣,小小姐看到你,肯定會對你失望了,然後就覺得還是我靠譜,嘿嘿嘿,我可真是聰明

奴才:……神經。

-身邊做事,就不一樣了“冇有我點頭,誰也不能左右你的婚事尉遲曦問她,“你願意嗎?”她來之前,安姐姐找了她,說了趙芷楓的事情,趙姐姐在藥草方麵也是有天賦的。安挽風願意帶她,這才求尉遲曦幫忙。尉遲曦自然也是樂意的,誰不希望自己身邊的厲害人物越來越多呢?身邊的人越厲害,她離‘擺爛什麼都不管還能活得好好的’就越近。趙芷楓退後一步,跪下了,“趙芷楓,願意!”尉遲曦扶著她,冇讓她跪下去,“那今日便隨我進宮吧尉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