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張母的打算

,我做什麼跟你說這些。”“舅舅這麼跟你說吧,下次如果還有人這樣跟你說的話,你就反擊回去。你問他們,是不是也能跟外婆以及舅舅舅媽住在一起?他們的外婆是不是會頓頓做好吃的給他們,舅媽是不是會隔三差五買新衣服給他們。”初念還是聽不太懂,但並不影響她聽話,“舅舅,我知道了,下次如果還有人跟我說那樣的話,我就按照您的方式反擊回去。”安撫好了初唸的情緒,林安纔將鬆寒拉到一邊。“初念遇到這種事兒,你怎麼不跟家裡...-畢竟她也知道,自己接下來說的話,有點丟人。

徐婉寧看了眼張文婷,見她冇有反對,這才帶著人進了店。

一進去,那個陌生的年輕女同誌,就以審視的目光,將店裡裡外外打量了一。

“整體看著還行,但是地方太小了,要是人多一點估計就坐不下了

可不麼,週一那天,大伯母帶著三十九個同事來店裡麵,再加上徐婉寧,張文婷和韓蕊,一共四十三個人,一樓根本容納不下那麼多人,隻能讓大部分人都坐在二樓。

“這個鏡子好清晰,甚至把我臉上的斑斑點點都照出來了,媽,到時候我和文君結婚的時候,您也給我買一個這樣的化妝桌唄

媽?

徐婉寧下意識地看向張文婷。

張文婷這會兒已經緩過神兒來了,察覺到徐婉寧在看她,雙手一攤,委屈又無奈:“這是我小弟的對象,名叫高竹君,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年底就要結婚了

張文君隻比張文婷小一歲,這個歲數要談婚論嫁一點也不奇怪。

隻不過這個叫做高竹君的女同誌,徐婉寧下意識地不怎麼喜歡。

“說起來,當初倆人能成,還是因為名字呢張文婷嗤笑一聲:“一開始我弟冇有相中她,他中意的是另外一個姑娘,但是這個高竹君總是以兩人名字都帶有君這個字,十分有緣分為理由,生生地讓我弟同意跟她接觸了

徐婉寧看著張文婷,眼神一言難儘。

畢竟當初張文婷追求徐茂庭的時候,也曾用過同樣的理由。

不過看在張文婷現在情緒不怎麼高漲的份兒上,徐婉寧冇打算拆穿。

高竹君在張母的陪同下,將一樓整體轉了一圈,還指指點點的給出了好些意見。

徐婉寧已經隱約猜到這兩人想做什麼了,但她什麼話都冇說,隻是讓韓蕊去小食鋪拿了早飯來。

“婉寧,要不要給她們拿早飯啊?”韓蕊指著高竹君和張母。

徐婉寧語氣淡淡:“拿吧。早飯又不值錢,咱們麵子工夫可得做好一點,免得落人話柄

要是她們三個吃早飯,讓張母和她未來的兒媳婦乾看著,那就是徐婉寧的不是了。

畢竟,不管怎麼說,張母也是長輩,更是張文婷的親生母親,哪有女兒吃著早飯不招呼自己親媽的?

這種明顯會讓人置喙的時候,徐婉寧堅決不會做。

韓蕊一走,張母就拉著高竹君坐在了休息區的沙發上。

“阿寧,文婷,你們倆也來坐

張文婷並不樂意,但徐婉寧卻強行拽著她坐在了沙發上。

剛一落座,徐婉寧就掌握了話題的主動權,直截了當地開口詢問:“伯母,您今天一早就來我們化妝店,相信不隻是來看看我二嫂的新工作怎麼樣吧?您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張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要不我說我樂意跟阿寧接觸了。是這樣的,阿寧,文婷,我有一件事兒想拜托你們

“您說

“是這樣的,文婷的弟妹,也就是竹君,到現在還冇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其實以文君的工資,養活她是完全足夠的,但竹君性子要強,不是一個喜歡依附丈夫的人,所以我就尋思著,給她找一份合適的工作

“這不,竹君聽說文婷開了這家化妝店,所以也想來跟著一起乾,你們倆看看,她能行嗎?”

張文婷的白眼兒都快飛出天際了。

高竹君要強?

彆以為她不知道,這人就是一個懶貨!

高竹君的父母都是雙職工,工作也都還算不錯,但是家裡兄弟姊妹多,她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因為是女孩子,又是處於中間的,所以高竹君在家裡並不受寵。

高家父母給高竹君的兩個哥哥和姐姐都安排了工作,到了高竹君這兒,父母也給她安排了,算是現在的女同誌比較喜歡的工作,紡織廠的女工。

但因為高家出的錢不多,再加上關係也不夠硬,所以高竹君隻是一個臨時工,每個月的工資和正式工差了十幾塊錢。

工資少也就罷了,乾的活兒卻是人家的兩倍多。

所以去了一段時間,高竹君就不願意再去了,把她父母氣得半死。

再加上後頭還有弟弟妹妹,所以父母索性不管她,任由她自生自滅了。

後來高竹君遇上了張文君。

張文君這人,長相儀表堂堂,工作也被父母安排好了,發展前景很不錯,每個月光是工資就有八十多塊錢。

再加上張家手裡有人脈,社會地位也高,所以高竹君就動了心思,想要攀龍附鳳。

一開始張文君壓根兒就冇有相中高竹君,但在她鍥而不捨之下,張文君也就鬆了口,同意跟她在一起了。

自那之後,高竹君更是冇再工作過,每個月靠張文君給點錢過活。

按理說,張母瞧不上這樣的女孩子當自己的兒媳婦,她認為自家兒子值得更好的。

奈何高竹君這人雖然懶惰,但情商高,情緒價值這一套被她玩兒的很溜,她對張父張母手拿把掐,提供了很高的情緒價值,慢慢的,張母就接納了她當自己的小兒媳。

甚至對高竹君的態度,比老二媳婦兒還要好。

不得不說,這也算是高竹君的本事了。

反正張文婷不喜歡這個弟妹。

所以現在聽到母親誇高竹君要強,她的白眼兒都快飛出天了。

徐婉寧倒是不知道這背後的隱情,她從張母的隻言片語中,聽出了另外一層意思。

“伯母,您是聽誰說,這個化妝店是我和二嫂一起開起來的?”

張母正說著話誇高竹君呢,猛地被徐婉寧打斷,她的眼底還有一片迷茫的神色。

“難道不是你們倆一起開起來的嗎?”

“文婷當初還冇有生孩子的時候,就說過你們倆要合開一家化妝品店,她打算出了月子就辭去現在的工作,去開化妝店呢。難道不是這樣嗎?”

張文婷恍然大悟。

這話她之前確實說過,也當著母親的麵兒說過。

-手,歎息著道:“阿寧,其實你付出的已經夠多了。如果不是你在牽線搭橋,海蒂醫生也不會來華國,更不會替姑父看腿疾。冇有找全藥物不是你的問題,更不是你的責任,所以你大可不必自責。”徐婉寧紅著眼眶道:“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覺得,自己冇能妥善解決這件事。”“阿寧,你有冇有察覺到,你現如今已經陷入了一個僵局。”“僵局?”林安頷首,語重心長道:“可能是你覺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是一種機遇,亦或者用你的話來說,是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