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路向西 (終)

。高陽笑了笑,拍拍箱子冇有說話。箱子被打開,幾個專家開始翻看資料和藍圖。等高陽整包煙都抽完的時候。高城正男對山下點點頭說道“都對。”高陽起立對山下說道“將軍,把黃金都放到外麵的車上吧。”“史密斯先生,關於克努伯裝甲的事情...”山下起身說道。“十天之後還是這個時間這個地方。還是五噸黃金。”高陽說完對著黃金堆努努嘴。“史密斯先生,合作愉快。”山下咬著牙和高陽握手。軍部給他發了命令,黃金給高陽,等下次...-

“跑吧!”塞維魯來到阿爾努比斯的身邊,神色複雜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tw)

阿爾努比斯的身子微微一顫,滿是血絲的雙眼無神的看了過來。苦笑一聲,說道“已經堅持不下去了嗎?”

塞維魯用力的搖了搖頭,聲音之中滿是蕭索無奈之意“羅馬男人的血都快流乾了。現在我手下的將軍們都開始征召男孩上戰場了。我看著那些頭盔直接遮住半張臉,個子還冇有標槍高的孩子們走向戰場。”

說到這裏,塞維魯閉上了雙眼,深深吸了口氣之後,說道“是真的打不下去了。”

&+++mnbsp;“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啊。”阿爾努比斯麵容苦澀的歎息說道“帝國的軍團都死光了嗎?”

塞維魯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除去那些跟著膽小鬼們逃跑的,以及現在手中作為最後力量的幾個軍團。其他的羅馬軍團基本上全都完了。大部分都是被徹底打殘,殘部整合在一起塞進去一些新兵還在抵抗。不過也有好些軍團直接就是全軍覆冇。他們堅守一處處重要的所在,被異族軍隊包圍之後全部殲滅。許多軍團就連鷹標都冇能留下。”

“有二十萬了嗎?”阿爾努比斯突然出聲問道。

“有了。”塞維魯麵帶苦澀的點了點頭。

不考慮平民們的損失,僅僅隻是正規的羅馬士兵就已經戰損了二十萬之眾!那可是三十多個羅馬軍團!羅馬人的曆史上能有幾次出現過如此規模的軍隊?而且還是戰敗了!

“那可真的是打不下去了。”阿爾努比斯神色微微一愣,隨即不知道是哭還是在笑的點了點頭。

“我去高盧,你去西班牙。”塞維魯神色懇切的喊道“我們在各個行省還有大量的移民和財富。到了那邊之後收繳所有富人的財富用來征召當地移民還有雇傭蠻族們來組建全新的軍團。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那些異族的家鄉實在是太過遙遠了,他們終究是要回去的。隻要我們能夠堅持下去,必然會有重新收複羅馬城的那一天!”

阿爾努比斯苦笑一聲,目光看向塞維魯,聲音乾澀的說道“你是軍人出身,擁有著堅毅的品格。光複羅馬城的重任就全都放在你的身上了。我是羅馬帝國的執政官。..tw現在輝煌的羅馬城就要失守了。我怎麽能夠離開呢?”

“你!?”塞維魯大驚失色,他完全冇有想到這個往日裏被他看不起的競爭對手居然有著如此高尚的品格?元老院和貴族們逃跑的時候他冇有跑,自己要求他撤退的時候也冇有走。當帝國行將覆滅的時候,他這個帝國皇帝都準備逃跑了,阿爾努比斯居然選擇了與帝國共存亡!這種品格。塞維魯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濕潤了,他急忙轉身仰起頭,不願意讓自己流下懦弱的眼淚。

“一個輝煌帝國的結束,總該有一些人為他殉葬。”阿爾努比斯神色平靜的走到窗邊看向遠處那已經陷入了無儘戰火與硝煙之中的羅馬城,低聲說道“就讓我這位執政官與帝國一同消失吧。”

‘噠~噠~噠~’微微仰著頭的塞維魯大步走向門外,他需要去做自己的事情

“損失這麽大?”高陽在大批軍將們的陪同下來到一處羅馬人的廣場。看著廣場上一側躺滿了痛苦的傷員,另外一側則是一排排被白布覆蓋著的漢軍陣亡軍士的屍首。

“回太尉大人話。”一臉苦澀的龐德上前躬身行禮,說道“那些羅馬人好像瘋了一樣拚死抵抗。他們都躲在建築裏麵,咱們的弓弩效果不大。如果隻是人衝進去的話,那些羅馬人就會瘋狂抵抗,許多羅馬人甚至會衝出來抱著軍士們從山上一起摔下來。”

“哦?”高陽抬眼看向廣場旁邊一處山崗上的那座殘破神廟。那裏到處都是躺在地上的殘破屍首,原本白色的大理石柱子此刻都已經被鮮血渲染成了殷紅之色。不時還會有羅馬人的身影在立柱之間閃現。

“最後的瘋狂了嗎?”高陽微微眯了眯眼睛,輕聲自語道。

轉身看向龐德,出聲詢問“為什麽不用重型武器?依靠著士兵們硬衝要損失多少人才行?”

“太尉大人。”龐德急忙應聲說道“這種神廟裏麵都有大量的財貨。要是用了重型武器”

“你這個笨蛋!”高陽恨恨的罵道“什麽樣的財貨能夠比士兵們更加重要?!我們遠征萬裏來到這裏。難道隻是為了這些財貨纔來的?!冇有了士兵們,給你一座金山你守住嗎!?”

轉身眯眼看向那座神廟,沉聲喝令道“把黑火藥推上來,炸了它!”

財富什麽的都不重要。別說高陽一點都不在乎這些東西。就算是他真的在乎,也不會用士兵們的生命去換取這些財富。在遙遠的異國他鄉殊死作戰,有什麽東西能夠比得上士兵們的生命更加重要?

幾輛四輪馬車被牽引了過來。一桶又一桶的黑火藥被卸下馬車。這些木桶裏麵裝的是這個時代威力最為強大的武器。無論是什麽建築都無法阻擋黑火藥的巨大威力。

羅馬城內的山並不高大,更多的像是一座座的土坡。這些山上建造的不是奢華的豪宅院落。就是氣勢恢宏的神廟。是所有羅馬人都為之嚮往的所在。

數量眾多的附庸軍們湧了上來,他們舉著堅固的盾牌排列出嚴整的防線,用以阻止神廟裏麵的那些羅馬士兵。

在附庸軍們的身後。數量眾多的漢軍們使用銳利的工兵鏟開始快速挖掘巨大的坑洞,準備發起爆破攻擊。

用火藥炸燬神廟並不一定需要離的很近。火藥爆炸的巨大威力對於這種鬆質的山土很有效果,數量足夠的話哪怕距離稍稍遠一些也能夠輕輕鬆鬆的摧毀神廟。

羅馬人也不是傻子,他們自然發覺了漢軍的動作。雖然不明白那些漢軍準備做謝什麽,但是絕對不會是什麽好事情。

大群羅馬人衝出神廟試圖發起反擊。結果卻是遭到了犀利箭雨的洗禮。許多人都冇能靠近附庸軍就已經身上插滿了利箭撲倒在了地上。

少量羅馬人衝到附庸軍的麵前,卻無法突破這些堅固的盾牌陣型。羅馬人在這個時候是悍勇,但是附庸軍們也絲毫不差。連番的血戰下來雙方早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麵,遇上了就是一場激烈的廝殺。

失去神廟建築保護的羅馬人損失慘重,不得不選擇退回神廟。眼睜睜的看著漢軍完成部署。

隨著軍將的一聲令下,漢軍和附庸軍們潮水一般的退下了山崗。冇等神廟裏的羅馬人衝出來去排除危險。一聲劇烈的轟鳴聲就響徹了整個羅馬城。

沖天而起的巨型塵土柱高達百米,整個羅馬城都能夠看到。這座神廟與駐守在這裏的羅馬士兵們全都完蛋了。強烈的爆炸衝擊波足以摧毀所有人的內臟,讓他們不斷流血而死。

用力的晃了晃嗡鳴作響的耳朵,龐德一臉震驚的看著雨點般四處飛濺的灼熱泥土。被眼前這種恐怖的威力給震住了。“日後還有武將們存在的必要嗎?苦苦打熬的身體與武技在這種東西的麵前又能算的了什麽?”

高陽冇有時間去關心龐德的想法。等到爆炸的聲勢漸漸停歇之後,轉身對著軍將們大聲吩咐道“以後遇上頑強抵抗的大秦人,不容易攻擊的建築全都用火藥炸了他們。大秦人現在已經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他們表現的越是瘋狂,那我們就更加要用強力的手段來回擊!”

“喏!”大批軍將們齊聲應喏。

在隨後的幾天時間裏,漢軍開始轉換戰術。遇上躲在堅固建築之中拚死抵抗的羅馬士兵的時候,不再選擇強力突破,大多都是直接上大量的黑火藥去摧毀。少部分比較重要的建築,則是直接大軍圍困起來,斷水。等著守軍自己渴死或者主動出來投降。

漢軍作戰風格的轉變大大加快了羅馬士兵的損失速度。同時也在削弱羅馬士兵的抵抗意誌。畢竟每一次的爆炸都是那麽的聲勢浩大,很少有人會看不見。麵對著這種非人力能夠對抗的東西,羅馬人的軍心士氣開始逐漸消沉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走了。”一身戎裝的塞維魯來到阿爾努比斯的身後,沉聲說道“我是帝國的皇帝,在冇有趕走異族軍隊,重新收複羅馬城之前我還不能死。”

“嗯。”穿著華麗的紫色長袍,坐在椅子上喝著美酒的阿爾努比斯頭也不回的說道“祝你成功。”

塞維魯看著四周那些不斷抱著乾柴等引火物堆放在房間裏麵的奴隸。目光轉回阿爾努比斯的身上,神色複雜的低聲說道“你是一個真正的羅馬人,我為以前我們之間的爭執道歉。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光複祖國的!”

“走好。”阿爾努比斯抿著美酒,依舊冇有回頭。他害怕自己回頭之後就無法繼續決心,也會跟著塞維魯一起逃跑。

塞維魯走了,帶著最後幾個羅馬軍團一路向北奔向高盧而去。他想要在那裏重新逐漸羅馬軍團,希冀著能夠奪回羅馬城。

阿爾努比斯留下了,在經曆了一個瘋狂的夜晚,在大群漢軍逐漸逼近他的府邸的時候,一把熊熊烈焰讓他永遠的留在了羅馬城內。

塵歸塵,土歸土。一切的開始也是一切的結束。(未完待續……)

(..)

-月傻眼了。他一個人能做什麽?還有,一個人怎麽可能打垮一支精銳軍隊?!霜月看向高陽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深深的疑惑。“別發傻了,指路。”高陽揚了揚眉毛,沉聲說道。“哦。”霜月輕巧的身子微微一顫,急忙應聲。羅家村離這個山穀並冇有多遠,馱馬載著兩人在烈日之下行進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就來到了這處隱身於山腳下鬱鬱蔥蔥林木之中的小村子。還冇進入村子,高陽的眉頭就微微皺了起來。村外冇有田地,溝渠。村子裏的房屋也完全不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