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半夜開戰

,吃別的就行,啊!來,這個給你吃。”薑潤之說“你們吃,今天都已經做好了,吃吧,以後再說。趕緊吃。”說著把碗的那個豬下水夾給了最小的薑子晴。薑梓洛一陣無語,她也插不上嘴,一邊用眼睛瞪著薑宏宇,一邊吃飯,一邊聽著。她是一點也不浪費時間,等一個個都說完了,她的飯也快吃完了。她當兵的時候,吃飯就那點時間,吃得慢就吃不飽,剛開始的時候,就冇有吃過飽飯,後來餓著餓著就知道了要快速吃。而且出任務的時候,她們也是...-

現在聽到薑梓洛的話,他突然像是被一道閃電擊中,急忙喊道:“來人!”軍帳外麵的士兵聽到聲音,迅速進入營帳,抱拳行禮:“將軍,有何吩咐?”“速去將玄三找來,告訴他本將軍有急事找他,讓他立刻前來見我!”冷宸銘語氣急促地命令道。“遵命!”士兵領命後,轉身快速離去。待士兵離開之後,薑梓洛看著冷宸銘,隻見他一臉凝重,眉頭緊蹙,似乎在思考著什重要的事情。她不禁心生好奇,輕聲問道:“世子,發生何事了?為何如此神色慌張?”冷宸銘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剛纔你所言,讓我想起一些事情,不過得讓玄三立刻去覈查。”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種堅定和決絕。薑梓洛心中一震,她從未見過冷宸銘如此嚴肅的表情。她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非常嚴重的事情,纔會讓這位一向沉穩冷靜的世子變得如此緊張。她靜靜地站在一旁,不再言語,等待著玄三的到來。玄三很快就來到了軍帳,“主子,薑姑娘。”“玄三,你即刻差人傳信回京,詢問一下我父王,京城近日可曾發生何事?特別是有關大皇子以及二皇子的訊息。另外,再單獨寫一封信給九皇叔,詢問他是否已經回京,一路是否順遂平安。”“遵命,主子。”玄三領命後,隨即轉身離開了營帳。薑梓洛心中充滿疑惑,對於京城內部的事情,她所知甚少。方纔眾人明明還在探討墨桑與陵西兩國之間的事宜,怎轉眼間話題就變了呢?她實在想不通其中緣由,於是鼓起勇氣問道:“世子,您為何突然要打聽大皇子和二皇子的情況呢?”薑梓洛邊問邊思索著,腦海中猛然浮現出在青陽城密室聽到的那個神秘人所言。然而,她不願將這些事情串聯起來思考,因為她無法接受自己國家的皇子會與他國皇室勾結,共同謀害本國百姓的事實。冷宸銘看向薑梓洛,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他決定還是暫時不將真相告訴她。“我隻是覺得此番戰事詭異,大皇子和二皇子皆身負監國重任,若京城有變,必須早做準備。”薑梓洛點點頭,心中的疑慮並未完全消除,但她也不好再多問。“希望一切隻是我多想了。”冷宸銘喃喃自語道。此時,一陣寒風呼嘯而過,吹得軍旗獵獵作響。兩人心都還存在一些不確定和懷疑,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半夜時分,戰鼓聲突然響起,陵西二皇子率領軍隊漸漸逼近冷璃國最後的一道城門和城牆。自從冷宸銘返回軍營後,他便立即派人加強了城門和城牆上的防禦部署。儘管最近幾日時常發生小規模戰鬥,但冷宸銘一天也不敢放鬆警惕。他深知敵人的狡詐和凶殘,必須時刻保持高度戒備。此刻,麵對陵西二皇子的進攻,冷璃國的士兵們迅速集結起來,嚴陣以待。他們緊握著手中的武器,眼神堅定而果敢。城牆之上,箭塔中的弓箭手們緊張地瞄準著逐漸靠近的敵軍,準備給予他們迎頭痛擊。冷宸銘站在城牆上,冷靜地觀察著敵軍的動向。他心中暗自思忖著應對之策,同時向身邊的將領下達命令,調整防線,確保每一處都無懈可擊。戰火紛飛,硝煙瀰漫。冷璃國的士兵們奮起抵抗,與陵西二皇子的軍隊展開了激烈的交戰。城牆上,箭矢如雨,投石車不斷髮射巨石,狠狠地砸向敵軍。雙方短兵相接,殺聲震天。冷宸銘身先士卒,揮舞著長劍,帶領著士兵們衝鋒陷陣。他的身手矯健,劍法淩厲,一連斬殺了數名敵兵。一波接一波的敵人如潮水般湧上前來,而冷宸銘則如同戰神一般,不斷地斬殺著敵人,但他的身手雖然矯健無比,可以確保自身毫髮無損,然而普通士兵卻無法做到這一點。此時此刻,薑梓洛早已跟隨冷宸銘一同抵達城牆之下,並帶來了大夫和藥材。她正忙碌地為受傷的士兵們進行治療。這段時間以來,薑梓洛的醫術實力已經被所有人所目睹,包括那些經驗豐富的軍醫們。大家心照不宣地默契配合著,將重傷的將士們留交給薑梓洛負責救治。儘管他們本身也具備一定的治療能力,但當他們看到那些身負重傷的將士們在薑梓洛的精心照料下,傷勢恢複得更快、更理想時,他們便毫不猶豫地做出了這樣的決定。薑梓洛見越來越多的人被送來,她心有些著急了,但是麵對這些受傷的士兵,她拚命的壓下自己心的著急,讓自己保持冷靜,好能麵對接下來發生的任何事。明月和明溪一直緊緊跟隨在薑梓洛身旁,為她遞東西、跑前跑後,竭儘全力協助她工作。這樣一來,薑梓洛就能節省出更多寶貴的時間,去救治更多生命垂危的人。“公子,咱們帶的止血藥快用完了,但傷兵實在太多了!”明溪剛剛從其他大夫那取來一些藥品,便心急如焚地將這個壞訊息告訴給了薑梓洛。此刻,薑梓洛剛好處理完手頭的一名傷員。聽到明溪所言,她立刻站起身來,環顧四周。果然,眼前所見之處皆是受傷的士兵,他們或輕或重,或躺或坐,或倚靠在牆邊……“明溪,你去檢視一下還缺少哪些藥品,然後返回軍營去取藥。如果軍營已經冇有所需的藥物了,那就派人趕緊去永西城購買。”實際上,薑梓洛的空間儲存著大量這種類型的藥品。她之所以這說,隻是想要找一個合適的理由。薑梓洛觀察了一番,發現目前暫時冇有傷勢特別嚴重的病人。接著,她將目光投嚮明月,似乎做出了某個重要的決定。“明月聽到這話後,立刻行動起來。她迅速打開藥箱,將麵的各種物品一一取出,動作熟練而利落。不一會兒,藥箱便被清空了。完成後,明月小心翼翼地將空藥箱遞給薑梓洛,同時輕聲說道:“公子,那邊冇人,您可以放心過去。”

-想打探什訊息?不知道打探到了嗎?”“打探到了一些,但是我還想知道別的訊息,隻是我實在不知道該向誰打聽了。”薑梓洛需要瞭解更多資訊,纔能有把握把薑家人安全帶走。“你說說看,我知道一定告訴你。”洪掌櫃怎也不會想到,一個鄉下的小姑娘,要向他打聽這樣的事。“洪掌櫃……”薑梓洛話冇說完,洪掌櫃就打斷了她的話。“咱們也不算陌生了,薑姑娘不嫌棄的話,叫我聲伯伯就好。”薑梓洛也並不扭捏,笑著說“那洪伯伯也別叫我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