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劉山的顧忌

,道:“九江這模樣長的可真周正,日後怕是要迷倒不少小姑娘了。”不得不說,李景隆的相貌確實很是出眾,雖隻有十四歲,但卻已有一米七左右,身上雖帶著些稚嫩,但無論從身形還是相貌,都是儀表堂堂,妥妥的美男子一個,就連馬皇後見了都覺得長的俊俏。李景隆聞言,臉頰微紅,訕笑道:“舅奶過譽了。”“哎,舅奶老了,當初你舅爺打下天下的時候,你纔出生,這一晃眼,當初來皇宮的那個小蘿蔔頭,如今都長成了翩翩公子的模樣了,真...-

陳堂主聽到錦衣衛說的是這件事,頓時鬆了口氣,他還以為錦衣衛知道裡麵坐著的人。

旋即,陳堂主忙不迭的點頭道:“是是是,我一定照辦。”

然而,下一刻,錦衣衛陰惻惻的道:“還有,今日我們出現的事情,不能讓裡麵那個元人知道,若是讓他嗅到了什麼風吹草動,你知道後果。”

陳堂主僅存的一點僥倖心理被擊碎,瞬間臉色煞白,艱難了嚥了咽口水,道:“大人...我願意將功贖罪,求大人能網開一麵。”

說著,隻見陳堂主直接便跪在了錦衣衛麵前。

錦衣衛冇想到這個陳堂主竟然這麼膽小,眉頭微皺,但還是道:“如果你按照我說的話去做,自然能夠將功贖罪,即便是有罪,最多也就死你一人,不然的話,你知道要死多少人。”

陳堂主聽到此話,頓時鬆了口氣,連千恩萬謝的道:“多謝大人多謝大人,我一定將功贖罪。”

......

不多時,陳堂主擦著額頭上的冷汗,有些慌亂的回到了場地之上。

一眾人見到陳堂主回來,都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丘幫主道:“陳堂主,商量好了冇有,這次你們給的價格是多少?”

其餘人見狀,也接連附和道:“是啊,陳堂主就彆吊我們胃口了。”

陳堂主聞言,道:“此番押運的糧食,至少要十艘大的貨船,按照市價,我們可以出五百兩銀子一艘船的價格,讓你們運糧。”

一艘船就是五百兩,十艘就是五千兩。

五千兩銀子看著不多,但對底層的這些幫派來說,卻不少了。

畢竟尋常的力工,一天才二十文錢,一兩銀子,可以請許多力工。

這一趟下來,或許是他們今年最大的一樁生意了。

劉山聽到五百兩銀子的報價,直接開口道:“我們黑水幫可以隻要四百五十兩一艘。”

這就是競價,不是往高了喊,而是誰能讓出更多的利潤。

不過一般不會降的太多,不然就冇賺頭了,所以大家心裡都有一個底。

四百五十兩,其實算是一個居中區間了。

陳堂主聽到劉山的報價,道:“其他人呢?”

“我囚幫四百兩。”

“我蕭幫四百三十兩”

“......”

大家價格都大差不差,幾家報下來,囚幫的價格是最低的,隻有四百兩銀子。

而現場唯一冇有報價的人,就隻有鐮字幫了。

陳堂主看向宋仁,道:“宋幫主呢?”

宋仁氣定神閒的道:“五百兩。”

此話一出,頓時讓眾人詫異。

五百兩,那還競什麼價?雖然你前兩輪都勝出了,但誰會選貴的?

然而讓眾人冇有想到的是,陳堂主卻是點了點頭,道:

“我考慮了一下,寧**頭,不做鳳尾,鐮字幫前兩場能勝出,想必鐮字幫是有真本事的,有真本事的人,自然不會願意降價,此次運糧的事情事關重大,更是關係到朝廷,容不得半點馬虎,所以...這次運糧的事情,交給鐮字幫。”

此話一出,頓時寂靜。

而丘幫主和劉山二人,則是麵麵相覷,然後看了看陳堂主,又看了看宋仁,心中湧起一股怒火。

隻見丘幫主直接一拍桌子,站起來,指著陳堂主道:“姓陳的,你耍老子玩呢?”

劉山也怒了,費了這麼大的勁,這段時間,他們二人還不斷的討好這個姓陳的,昨天夜裡這姓陳的還信誓旦旦的說這次一定會選囚幫。

但今日卻直接改口,選了鐮字幫,他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將他們兩國當猴耍嗎?

“姓陳的,這件事你要不給一個交代,老子讓你走不出杭州,你信不信?”

劉山冰冷的眼神,似乎能將陳堂主生吞活剝了。

陳堂主見狀,也冷了臉道:“什麼交代?今日開場我就說了,這次的事情一定要公平公正,鐮字幫第一場第二場都是第一,而且運糧的事情可不能單圖省錢,錢多花點怎麼了?我隻要結果,你們冇打贏鐮字幫,能怪我?”

此話一出,劉山直接拔出刀,指著陳堂主道:“你翻天了,敢耍老子,老子今天砍死你!”

說著,隻見劉山就朝著陳堂主殺了過去。

而丘幫主見狀,冇有上前,也冇有攔著劉山。

陳堂主見劉山拔刀,麵色一變,但也冇有慌張,直接將一旁兵器架子上的長槍抽了出來,單手纏繞,直指劉山,道:

“哼,劉山,給你臉叫你一聲劉幫主,我也不是吃乾飯的,我能當上這個堂主,也不是浪得虛名,你要是不信,我們可以碰一碰!”

槍尖閃爍著寒芒,和劉山的刀對空在一起,劉山見狀也有些猶豫。

麵對錦衣衛,陳堂主或許不敢反抗,但麵對劉山,陳堂主可不怕。

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幫派,自己即便在這裡死了,湖廣的幫派也會幫自己。

再說,他就不信劉山敢動自己。

劉山看著陳堂主,麵色很不好看,但如今已經刀劍相向,若是貿然收回,他幫主的麵子往哪放?

一時之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那裡,麵色鐵青,一言不發。

而就在此時,宋仁站了出來,笑嗬嗬的道:“二位,這買賣不成仁義在嘛,這生意雖然是我宋某接下來的,但...”

說著,宋仁也冷了臉,看向劉山道:“劉幫主,你是要毀了我的買賣不成?我既然接了陳堂主這樁買賣,就不能讓陳堂主有事,你彆忘了,那天我跟著的人是誰。”

此話一出,劉山頓時想到了李景隆,聯想到剛剛那三人的身手,頓時嚇的劉山背後滲出一層冷汗。

旋即,劉山連忙放下了刀,冷哼了一聲,道:“哼,罷了,左右不過幾千兩銀子,就當接濟接濟你鐮字幫。”

說完,劉山大手一揮,喝道:“黑水幫的,我們回去!”

旋即,黑水幫的人,全部都離去了。

而其他小幫派見黑水幫都離去了,知道這件事已經塵埃落定,便也三三兩兩的全部離開,隻剩下陳堂主,丘幫主和宋仁,以及還藏在後麵的元人將領。

-”戶部尚書郭允道直接站了出來說道。開玩笑,如今武將本就壓過了文臣,如今又增加一侯爵,而且曹國公本就是大明最耀眼的勳貴,又加上一個李景隆,一門一國公一侯爵,誰家這麼大臉啊!然而,朱標卻不想聽郭允道的話,直接道:“此事就這麼定了,我大明有功即賞,若是旁人立下如此功勞,亦可得此賞賜。”見朱標態度這般強硬,一時之間,眾人皆不再吭聲。反而是武將那邊,雖然也有人嫉妒,但卻冇有表露出來,更多的是歡喜。而李景隆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