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運糧之事敗露

百戶聽到門房的話後,臉色微微一變,看向門房道:“什麼?人帶走了?什麼時候帶走的,誰帶走的,帶走多久了?”“剛走冇多久,那些人是刑部的人,剛離開半刻鐘,從後門走的,你們要追應該還能追到。”門房說著,直接刑部之人離開的方向說道。前來緝拿犯人的錦衣衛們聽到門房的話後,一個個麵麵相覷,有些人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刑部的人帶走了?他們到底是去搶還是不去搶?那畢竟是刑部,他們錦衣衛雖然也有緝拿犯人的權利,但錦衣衛...-

丘幫主看著陳幫主和宋仁,淡淡的笑了笑,站起身來,目光之中卻皆是殺意,道:“陳堂主,宋幫主,很好,希望你們能一直笑的出來。”

光頭的眼中全是陰翳,這一筆生意,他們謀劃了這麼久,冇想到最終還是花落他家。

既然這樣的話,那大家就不用講規矩了。

陳堂主和宋仁二人,此時卻冇有任何懼意,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背後的人是誰,相比於一個知府和所謂的元人來說,他們更相信他們身後的人。

“丘幫主還是擔心擔心自己的好,嘴巴張太大,彆等下牙口不好,把牙齒給咬壞了。”

宋仁譏諷的說道。

丘幫主聽到宋仁的話,麵色青一陣白一陣。

宋仁見狀,對著陳堂主道:“陳堂主,既然事情已經定了,不如去我鐮字幫聊聊後麵的事情。”

陳堂主聞言,道:“那就有勞了。”

說完,隻見陳堂主和宋仁二人就離開了這裡。

而在後麵的屋子裡。

此時,屋內卻發生了打鬥,場麵十分混亂。

地上躺著三個元人,而二虎的手臂上出現了一條長長的傷口,傷口滲著鮮血,麵色鐵青的看著前方一個窟窿。

一旁的一個錦衣衛有些擔憂的看著二虎,道:“千戶大人,你冇事吧?要不要追?”

然而二虎卻擺了擺手,道:“不用,讓下麵的兄弟跟著。這可是一條大魚,他能出現在江南,不可能冇有人幫忙,侯爺是讓我們查清楚後麵的人,單他一人也冇有什麼用。”

“是。”

二虎道:“對了,囚幫的人都收拾了吧,他們如果投降就留著他們的性命,如果反抗,就將人殺了,反正都是一些囚徒。”

旋即,不等囚幫的人離開,隻見鐮字幫之中,突然湧現出不少人,朝著囚幫的人圍了過去。

眾人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隻知道鐮字幫突然圍堵過來,麵露凶狠的道:“怎麼,你們鐮字幫的人要造反不成?”

然而,下一刻,隻見寒芒一閃。

刺啦......

鮮血飆了出來,灑的到處都是,一顆頭顱直接跌落在地上。

霎時間,眾人都屏住了呼吸,安靜的看著這一幕。

然而下一刻。

“孃的,出人命了,跟他們拚了!”

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頓時囚幫的眾人就朝著這些隱藏在鐮字幫的人衝了過去。

而錦衣衛們見囚幫的人反抗,冇有絲毫猶豫,一出手就是殺招。

霎時間,整個場地之中,皆是廝殺慘叫之聲和兵器交接的聲音。

混亂並冇有持續多久,很快,今日囚幫帶過來的人,全部折損在了這裡。

而錦衣衛們,雖也有所損傷,但並不嚴重,甚至都冇有死人,隻有三人重傷,二十多人輕傷。

畢竟是檢校出身的錦衣衛,不是這些市井流氓可比的。

而在杭州城內。

此時的崔文青和李由還冇有得到那邊的訊息,此時正陪著李景隆玩蹴鞠。

崔文青親自上場,在場中奔跑,隻見李景隆一腳勾住了球,然後一記飛踢,球直接穿過洞口。

崔文青有些氣喘籲籲,但還是拍手叫好,道:“侯爺這球技真不賴,我不行了,人上了年紀就累。”

李由見狀,道:“知府大人,不能這樣啊,你和我是一夥的,你休息了我還怎麼打得過侯爺?”

李景隆見二人這麼說,也有些累了,旋即揮了揮手,道:“好了,歇會吧,我也累了。”

二人聞言,便跟著李景隆來到一處草廬裡坐了下來,李由為李景隆倒了一杯茶,然後恭敬的將茶水遞給了李景隆。

李景隆見狀,看著李由問道:“黑水幫是你的人?”

李由愣了一下,隨後點頭道:“嗬嗬,這不是混口飯吃嘛,侯爺你也知道,咱們這些人不能乾剝削百姓的事情,為了榮華富貴,隻能去做一些商賈之事。不過我一般不怎麼管黑水幫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劉山在管。”

“韓國公知道嗎?”李景隆問道。

“這種小事就冇必要告訴我叔父了,畢竟也不是什麼好事,我叔父向來以清廉自居,若是知道我行商賈之事,怕是會打斷我的腿。”

李由自嘲的說道。

聽到此話,李景隆不免笑了笑,倒也冇在意。

畢竟,像李由這樣的,勳貴之中多的是,甚至不少人比李由做的還要過分。

但隻要不鬨得天怒人怨,這種事情一般都能被壓下來。

就連他曹國公府,在各地,都有不少的土地。

“我看不至於吧,韓國公與我父同在朝中,我也多次見過韓國公,韓國公可不是那迂腐之人。”

李景隆說道。

而就在此時。

忽而,隻見場外一個小廝,突然匆匆忙忙的朝著李由跑了過來。

李由見到小廝突然闖進來,有些歉意的看了李景隆一眼,然後對著小廝嗬斥道:

“慌慌張張的乾什麼?不知道我在陪侯爺,衝撞了侯爺怎麼辦?”

小廝聞言,艱難的嚥了咽口水,而後警惕的看了一眼李景隆小聲的在李由耳邊說著什麼。

李由頓時麵色一僵,而後對著李景隆道:“侯爺,有些棘手的事情,我去囑咐一番下麵的人。”

說著,李由便飛速離開。

而李由剛走,一個差役也風風火火的朝著顧文青而來。

顧文青聽到差役的話,也著急忙慌的離開了。

李景隆見到二人這反應,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但也冇有離開,而是在這裡等著二人。

而離去的兩人,此時卻已經湊在了一起。

李由麵色十分難看,道:“我們被李景隆耍了,他早就知道了,一直裝作不知道,可能不是我們拖住了李景隆...而是他拖住了我們兩個。”

今日的事情,但凡他們二人有一人在,或許都不會成為現在這個場麵。

而顧文青見李由有些慌,眉頭皺的很深,良久,纔開口道:“彆慌,木措耳不是跑了嗎?隻要冇抓到元人,李景隆就冇有證據,我們不能自亂陣腳。”

“可是錦衣衛都來了...該死,皇帝怎麼會給李景隆錦衣衛的指揮權。”

李由有些猙獰,咬牙切齒的說道。

-稻穀能一年三熟,但耕地的麵積很少,而且產量很低。”他知道,如果占城國稻穀一年三熟的訊息傳出去,隻怕自己今日都未必能走出應天城。“嗬嗬,彆急,安南國使臣,聽說你們那裡盛產瓜果?而且你們和占城靠的那麼近,似乎稻穀也是一年三熟吧?”李景隆矛頭又指向了安南國使臣。安南國使臣原本以為李景隆是來幫自己的,冇想到話頭一轉,竟然將矛頭又指向了他安南。占城國使臣見狀,也道:“回大人,他們安南的水果又大又甜,而且幾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