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徐安:“......”他拍了拍額頭,無言以對。老爹你確定不是故意的嗎?我怎麼覺得你有時候狡猾如狐,有時候就是個莽張飛呢?蕭元喧怎麼說也是大乾的親王,派兵包圍一個親王,那些人還坐得住?肯定會跳出來一個造反罪咬死咱們好吧!再說,我們不知道那牛鼻子老道在不在琴音小築。在,那還好說。不在,那可就說不清了。徐安懶得理徐驍,看向蕭元朗:“蕭元朗,傳令給你大舅子,讓城防司今晚加強巡邏,宵禁之後但凡還上街的,...-

第1728章

在那個鋪滿櫻花的院落裡,忠次與半藏對視著,他的眼神堅定,冇有半點退縮。

他們都深知,半藏被譽為“鬼半藏”,不僅僅是因為他精湛的忍術,更因為他那如惡鬼般,隻知效忠德川的決絕心態。

德川的一句話,對半藏而言,就是至高無上的命令。

即便是需要他獻出自己的生命,半藏也會毫不猶豫地執行。

德川在生前,曾賦予半藏家族監管者的身份,雖然這已是幾十年前的事,且半藏之後並未實際行使過這一權力,但所有人都清楚,這一身份依然掌握在他手中。

這正是忠次找半藏商量的關鍵所在。

他深知,如果直政搶先一步找到半藏並說服他,那麼自己將失去所有機會。

至於他向半藏提出的計劃,忠次自己也不太確定能否實現。

他隻能一步步推進這個計劃,至於計劃完成後的走向,那要看事態的發展了。

在扶桑,除了幕府大將軍,還有另一個權力的象征——扶桑之王。

然而,在德川家臣們眼中,這位王者更像是一個傀儡,他們幾乎冇人真正把他當作領袖。

麵對半藏的審視,忠次再次堅定地表達自己的意願,並竭儘所能地展現自己的真誠,“半藏,你願意幫助我嗎?”

然而,半藏並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你到底是需要我給你幫助,還是你需要我手下的那些神忍,給予你幫助?”

這個問題直指核心,顯然半藏在考慮更深層次的合作方式。

忠次微微一笑,親手為半藏斟滿了酒杯,緩緩道:“其實我真正想要的,除了你和那些忍者的助力,還有你手中掌握的兩個忍者家族。這些不能擺在明麵上的利刃,纔是我真正能夠掌握權力的核心。”

說話時,忠次緊緊攥住了手心,衰老的拳頭上青筋暴起。

半藏感覺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野性氣息,不禁心生警惕。

“忠次,我冇想到有朝一日,你竟然也會動用這樣的心思。”

半藏的語氣平緩,但每一個字都清晰地傳入忠次的耳中,灌入他的心田,“不過,你要想清楚,一旦此事真正實施,你也就失去了忠誠的名聲。”

然而,忠次的回答依舊是肯定的。

他迫切地希望半藏能夠立刻表明態度,因為眼下的局勢已經十分嚴峻。

今天他與直政的交流,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如果被直政搶先行動,他很有可能會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半藏此刻又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難道你就不覺得,直政纔是那個真正想要,維繫家族的人嗎?”

“這絕無可能!”

忠次的回答既堅決又肯定,他的眼神中,還閃爍著嘲弄的光芒,“的確,直政當初深受大將軍的恩情,他也與秀忠殿下關係非常好。”

“但你不要忘了,秀忠殿下在所有人心中,都隻是直政的影子。如果日後直政將家族掌握在手中,並推舉秀忠殿下成為家族的領袖,那麼這個家族難道還屬於德川嗎?”

忠次的這一番話,深深觸動了半藏的內心。

半藏也很清楚,以直政的性格和手腕,如果真的要使用什麼計謀的話,恐怕不會給人任何喘息之機。記住本站網址,Www.x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就能進入本站-。”元康帝重重一拳砸在桌上,跪在地上的蕭元朗和孫貂寺,腦袋立即壓得低低的,生怕這時候礙眼遭殃。“但這個國家,不是還有陛下,還有徐驍這樣縫縫補補的人嗎?”皇後抬手握住元康帝的手掌,笑了起來:“現在,又有了徐安,還有了徐安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陛下一掃沉屙的勝算不是更大了嗎?”“再等等吧,等時機成熟了,該清算的自然要清算。”皇後抖了抖手腕,露出袖中的小本本。元康帝嘴角猛地一抽,喂喂,皇後,這麼嚴肅的話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