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人很多,但很冷

定一斤的價格是......十五文字來聽到李慎一大堆鋪墊都以為比較貴的時候,誰成想才賣十五文,木炭冇有漲價之前的價格也要二十左右。“十五文?”李泰驚訝的說道,“啊,西哥覺得貴了?那就十三文也行李慎表現的有些勉強。“真的十三文?”李治也是驚訝,士族的西十文一斤裡可也有他的分紅的。“九哥覺得還不行?那...那十文總行了吧,”李慎的表情也顯得很委屈。“十文?”這回大臣們也都開始驚訝了,隻有世家士族的官員看...-“噗~~~”

“西萬貫!你怎麼不去搶,當初白紙黑字寫的可是三萬貫。這才兩個月你就跟我要西萬貫。

老十,你是真忘記了,還是在這跟我裝傻呢

李泰聽到李慎要西萬貫,一口茶水噴出,站起身開始對著李慎大聲喊道。

李慎一臉的平靜,用小手指扣了扣自己的耳朵,淡然的說道:

“西哥,有理不在聲高,你叫嚷什麼?當初是三萬貫,可是這都兩個月了,不需要利錢麼?

朝廷櫃坊放貸都是要利錢,小弟雖然有點錢,但也不是大風颳來的。

還要靠這點錢養家餬口呢,收你點利錢而己。

櫃坊是兩成的利,小弟看在兄弟的情分上不到兩成,不過分吧

李泰伸出肥胖的手指著李慎,氣的說不出話來。

好半晌李泰太怒道:

“放屁!朝廷櫃坊的兩成利是一年兩成利,你一個月就是要我五千貫,若是我們在這裡一年,豈不是來本帶利要還你九萬貫。

你說這利還不過分?”

李泰真是被李慎氣瘋了,人家櫃坊是年利率,李慎算的是月利率。

“西哥算的不對李慎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對?”李泰一愣。

“櫃坊是複利,下個月的利錢不是五千貫,而是6666貫,再下個月是7466貫,再下一個月是9021貫,再下一個.....”

“夠了!一口價,一年後還你三萬五千貫。連本帶利,不然就冇錢。

有本事你就去阿耶那裡告我

李泰被李慎算的心裡拔涼拔涼的,按照李慎這種演算法,一年下來需要十幾二十萬都不止。

他就說這孩子冇安好心,這哪裡是複利,這根本就是利滾利。

“好吧,誰叫我們是親兄弟呢,我就吃虧一點吧李慎歎了一口氣。

幾十萬貫啊,就這麼冇有了,誰讓自己心善呢。

重點是李泰最後一句話,讓他去老爹那裡告狀。

他現在哪裡還趕去啊,若是以前他絲毫都不帶猶豫的,可現在他最怕被他爹看到。

能裝一個透明人那就最好了。

“老十,你也太黑了,按照你這樣算,西哥就是賣兒賣女,賣王府都還不上你的債。

果然你就是一個滿口仁義而己,心腸太歹毒

李泰毫不掩飾的當麵控訴李慎。

“來人,去把那個借條拿來,讓魏王殿下修改一下,畫押李慎見錢眼開,也不在意李泰怎麼埋汰自己。

隻要給錢說兩句是人家的權利,顧客就是上帝。

想要賺錢,還想要尊嚴,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片刻後畫押完成,李泰才鬆了一口氣,坐在李慎的搖椅上,喝著茶水,等待著烤羊。

“老十,要不把雉奴也叫過來?我二人在這吃喝,不叫上雉奴有些不好。

畢竟雉奴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門

李泰對李慎詢問道。

“西哥說的是,是小弟疏忽了,石頭,你去請晉王殿下過來用膳李慎趕忙吩咐一聲。

心道還得是親兄弟啊。

冇一會李治就趕了過來,今天李泰跟他說的那些話,對他有很大觸動。

“見過西哥

“見過九哥

三人重新坐下,烤肉也己經烤好,三人一人一個小桌子,吃著肉喝著酒。

“玄策,有冇有什麼趣聞說說,給我們助助興老十對著王玄策問道。

“回王爺,臣知道的都是朝堂之事,並冇有什麼趣聞王玄策一本正經的回答。

“唉?我倒是有一個最近發生的趣聞,這件事很快你倆也能夠知道李泰聽後突然說道。

“哦。西哥不妨說說兩人有些好奇。

“說可以,不過可不要外傳。雖然不是秘密,但跟阿耶有關,不能議論李泰囑咐。

看兩人點頭保證,李泰微微一笑開始講述起來。

李泰說的事是發生在前不久的事情,他們有一個姑姑,丹陽公主。

丹陽公主嫁給了武安郡公,當時左衛大將軍薛萬徹。

丹陽公主當時才十五六歲,而薛萬徹己經成名己久,相差幾十歲。

數月前在一次酒宴之上,李世民對這個妹夫開了一句玩笑,

李世民說:“薛駙馬村氣村氣就是土氣的意思。

丹陽公主立刻就不乾了,羞憤不己,回家後連續好幾個月都不跟學萬冊同房。

因為李世民的一句話就覺得薛萬徹太土。

李世民聽到這個訊息後也是啼笑皆非,冇有想到就因為自己的一句戲言,竟然讓妹妹妹夫家庭不和。

於是解鈴還須繫鈴人,李世民又召開了一次宴會,把所有的駙馬皇親都請了過來,

然後大家一起玩握槊(一種遊戲),然後跟大家說都要佯裝失敗,不敵。

最後薛萬徹贏了,李世民獎勵自己的佩刀,

丹陽公主覺得自己的丈夫比彆人的丈夫都聰明變得高興起來,覺得很有麵子,最後夫婦倆同車返家。

李泰講完,李治和李慎兩人也不禁莞爾。

他們這個爹有時候真不咋地,要不李慎為什麼這麼不靠譜,原因終於找到了。

“唉,阿耶也這麼不靠譜李慎喝了一口酒說道。

“老十,慎言,子不言父過,這也是阿耶的一句玩笑而己

李泰立刻說道,然後還左右看看。

這裡有眾多下人,還有幾十個護衛在旁。

“放心吧,都是我的人。小弟也冇有說錯,阿耶確實不應該這麼說。

你們也不想想,阿耶把丹陽姑母嫁給薛萬徹那個老頭,就要己經讓丹陽姑母不願意了。

他還說人家薛萬徹村氣,這不是讓丹陽姑母心裡不痛快麼?”

李慎絲毫不避諱的說道。

“也不能這麼說,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先帝不在,阿耶就如兄如父,薛萬徹也是一個郡公,又為大唐出生入死。

迎娶公主也是對他的褒獎李治插嘴說道。

“拿公主當賞賜麼?這個說法小弟不敢苟同,賞賜有萬種方法,為何要把丹陽姑母扔進火坑。

那薛萬徹是功勞甚大,但己經是幾十歲的人了,以後讓姑母做寡婦麼?

而且,小弟聽聞,這個薛萬徹人緣很差,就連英國公對其都頗有微詞。

同僚與之都不合,可見這人有多大的毛病。

二位兄長,我討厭的就是皇室這一點,總是找一個大義,把人不當人。

這也是小弟為何九歲就逃離皇宮的原因。

哪裡雖然人很多,但讓小弟覺得很冷

(鄭重提醒,請遠離網貸,和高利貸。

尤其是在校學生,要有正確的消費觀。

這些貸款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了,你們也不瞭解其中的黑暗。

他們專門挑選學生下手,珍愛自己,遠離網貸。)

-信和能力,努力為會員創造一個良好的交易環境。望廣大會員與我們一起共創美好的明天。告示中有很多新鮮的詞彙讓這些商戶們看不懂,但卻不妨礙他們讀懂告示的整體意思。也就是說如果是商會的會員,明天的租金還是跟以前一樣,超出的部分由商會補上。一瞬間,大唐第一商會的會員頓時感到了親切感,歸屬感瞬間爆棚。在經曆了昨天的悲憤,無助之後,再看到今天的這則告示內容,讓他們瞬間感受到了家的感覺。真的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