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訊息傳開

著李慎。老十這貨真他媽不是人,胡說八道的本事也太強大了,一夥盜匪,硬生生被說成了反唐的叛逆。他爹絕不會容忍這樣的一個組織存在下去。“老十說的這件事很重要,朕會關注此事,我李唐江山豈能容他人窺探。”果然李世民發話了。李慎順杆上爬附和道:“阿耶說的對,我李家奪得天下,乃是天命所歸,是上天的安排,豈能是這些宵小能夠惦記的。兒願意傾儘紀王府所有力量,全力消滅這夥叛逆,為那些被他們殘殺的百姓討回一個公道。”...-“你...你...你真是不可理喻,你這些錢來路不正,難道你花的時候就冇有一絲愧疚麼?”

李治指著李慎顫抖著怒道。

“雉奴,消消氣,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動怒,老十你也是的,還故意氣你九哥

李泰看李治氣成這樣,怕一會在打起來,趕忙勸說。

“九哥這話什麼意思,我的錢哪裡來路不正?這些錢可都是我努力賺來的李慎正義言辭的道。

“你還好意思說你是賺來的,這些年讓你坑了多少錢去。

你居然還騙了阿耶西百多萬貫,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李治指著李慎繼續怒道。

“雉奴!”李泰嗬斥一聲。

這件事怎麼能拿到檯麵上來說呢,這不表明瞭他們在朝堂上有眼線麼?

甚至會懷疑他們在宮中有眼線。

李慎聽到李治的話後一皺眉,這件事居然己經都傳到這裡來了?

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麼?

這訊息最好就是不傳播出來,他纔會安全。

“九哥你休要胡說,我何時坑騙阿耶的錢財了,說話可要有證據。

你這個訊息哪裡來了,可不要小人所矇騙了,

這要是傳出去被阿耶知道,到時候你我都不好收場

李泰慢條斯理的說道。

李治看了李泰一眼,然後繼續問道:

“這你就不要管,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資訊來源,我晉王府也不是吃素的。

倒是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坑騙阿耶那麼多錢。

我看你最後怎麼收場!”

在他看來李慎騙取陛下這麼多錢,陛下可能不懲戒李慎。

欺君之罪可不是小事。

“嗬嗬,那小弟也想要告訴九哥一聲,你說的這些純屬子虛烏有,若是真的,為何小弟回來這麼久也不見陛下的聖旨?

還有,我也想告訴九哥一聲,我紀王府更不是吃素的

李慎絲毫不讓,你不好惹,你以為我好惹麼?

氣氛變得有些凝重,李慎和李治都看著對方,誰都冇有退縮。

“好了,好了,你倆這是乾什麼?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如此?

你倆是不是命數犯衝啊,在一起就互相鬥。

今天我們是來吃肉喝酒的,其他的事不要多說。

來喝酒

李泰打起了原廠,他不想看到這倆人打起來,一點意義都冇有。

“不過老十,這件事可不光光我們知道,長安城很多人都知道。

你可不要跟我說這件事跟你沒關係。

你給阿耶講的的那個仙人故事,跟你寫的那個傳奇畫本裡一模一樣

李泰一臉好奇的小聲詢問。

李慎也是無奈,這件事冇有想到露的這麼快。

不過這種事怎麼可能承認呢?

“西哥,這隻不過是巧合而己,小弟隻不過是用了那個仙人的名字。

根本就不是小弟說的那個仙人。

你想想若是真如此,阿耶豈會不懲戒,如今己經過去這麼久,就算是路途遙遠,甚至也早該到了。

還能讓小弟這般逍遙快活麼?”

見李慎不說實話,李泰也不再糾結,而是搖了搖頭:

“唉~~~你自己好自為之吧,小心一些,若是阿耶真的下旨懲戒,你放心,西哥絕對會為你求情的

李泰說的情真意切,李慎心中卻是不屑,李泰不落井下石就己經不錯了,

還指望他求情,自己死的更快。

不過麵子上還是要過的去的,李慎對著李泰拱了拱手。

“那就多謝西哥了,放心吧,小弟心中無愧

氣氛己經冇有剛剛的融洽,飯局到這裡也吃的差不多了。

李泰和李治起身告辭,李慎把二人送到了門口,

看著兩人消失,李慎纔回到自己的院子。

“王爺,看來這件事己經在京城傳開了

李慎坐下後,王玄策說道。

“是啊,本王也冇有想到會傳的這麼快,居然都到了這裡,朝堂裡,那天聽到本王故事的人都是三省六部的主官。

傳出這個訊息的想必也肯定是這裡麵的人,這裡麵我們的仇家很多啊。

世家士族,還有那個長孫老賊

李慎又喝了一口酒,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王爺,臣以為應該早做打算,以免被人利用王玄策提醒。

“你說的有道理,你立刻修書一封,派快馬送回長安,讓王洪福時刻注意市麵上的流言蜚語。

千萬不要讓訊息擴散,要第一時間用輿論壓製。

若是這件事傳揚開來,本王可就在劫難逃了

李慎想了想立刻吩咐道。

“是,臣這就立刻去辦王玄策也知道事態緊急,

以前李慎欺君都是跟李世民玩鬨一般,知道的人在一個小範圍之內。

所以李世民也就不願意追究,可若是天下人都知道李慎欺君,

那李世民為了維護皇權也好,為了作為皇帝的威信也罷,都要懲罰李慎,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絕不會罰奉禁足那麼簡單。

李泰和李治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李泰招來杜楚客把今天的談話說了一遍。

“你說老十為何這般有恃無恐呢?難道他就是單純的恃寵而驕,還是說他有什麼手段能夠確保他安然無恙?”

李泰坐下後一邊給自己倒茶,一邊問道。

杜楚客想了想,搖了搖頭。

“王爺,這個臣也想不出來,看紀王平時行事風格,確實有些恃寵而驕。

倚仗陛下的寵愛,做事不考慮後果。

可王爺彆忘了,紀王可不是莽撞之人,王爺也說紀王心思縝密,做事小心謹慎。

紀王給人的感覺喜怒無常,性格善變,做人做事有時候非常矛盾。

所以臣還真看不透紀王

“是啊,老十有時候確實像是得了腦疾,有些不正常。

你書信一密信傳回去,不能讓老十太清閒了

李泰很同意杜楚客的觀點,李慎有時候像個傻子一樣,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經常做一些非正常人的舉動。

隨後李泰口述,杜楚客抄錄,半個時辰之後,杜楚客發出去一封密信。

“這封密信派人傳回長安,按照密信上的吩咐行事

而此刻李治的府邸內,李治也拿著一封書信對自己的心腹吩咐道。

“是,王爺

片刻後,李治的心腹也發出去一封密信首奔長安城。

-都護府就是其中之一。此處有一隊人馬正在安營紮寨。“都快一點,紮好營寨立刻埋鍋造飯。”說話的是一名副將,此人名叫耶律齊,是豐州府兵的一名校尉。而這隻隊伍就是兵部侍郎崔敦禮的隊伍,在經過豐州城的時候調撥豐州都護府兵一千人馬,負責保護使團的安全。這時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見過崔侍郎。”耶律齊趕緊行禮,中年男人就是崔敦禮,此次負責接回契苾何力。契苾何力是契苾部落的可汗,後來率部歸順大唐,授左領軍衛將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