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孃親,我們要一屍兩命了

著臉將傳話公公送出去,轉頭就將桌上的茶杯全部丟在地上。“為什?為什所有人都欺負我,明明我什都冇做?”“皇帝明明是愛我的,為什要這對我,我這一身的傷痕都是練舞練的,現在竟然還要我做衣服,那不都是宮女乾的活。”“可惡,著實可惡,大秦人都該死。”貴妃此話一說,身旁的宮女立馬變了臉色,“娘娘,慎言。”“這是大秦後宮,您不要胡說了。”貴妃眼中的崩潰之色反而更重,她緊緊捏著婢女的手,哀求道:“謹兒,我待你不薄...-

付胭走到霍銘征車邊,要拉開後排的車門。

男人的聲線低沉冷漠:“你當誰是司機?”

放眼整個南城乃至國內,誰敢當霍銘征是司機?

付胭手一頓,笑得人畜無害的樣子,“二嫂不介意就行。”

霍銘征耐人尋味的目光掃過她的臉,連同虛偽的笑也儘收眼底,

她拉開副駕駛車門,坐了進去。

長裙隨著坐下的動作裙襬晃動,腳踝若隱若現,紅腫得厲害。

霍銘征沉著臉,“嫌自己命太長?”腳腫成這樣還開車。

“不疼。”付胭動了動小腿,低頭確認腳踝被裙襬蓋住。

忽然男人的氣息逼近,溫熱的手一把握住她的小腿,往上抬。

付胭下意識去護住裙襬,也就失去了掙開的機會。

霍銘征輕輕活動一下她的腳踝,她當即疼得臉都白了,額頭滲出冷汗,眼圈紅了,下意識出聲:“你輕點!”

“不是不疼嗎?”霍銘征臉色冷沉,鬆開她。

付胭忍著痛,不吭聲,脾氣倔的十頭牛都比不過她!

“我家裡有跌打損傷的藥,麻煩二哥送我回家就好了。”她看著前方,將裙襬整理好。

霍銘征冇說話,徑直把車子開到私立醫院。

......

秦恒火急火燎趕到診室,霍銘征站在靠椅邊上,高大挺拔,大衣敞開,他身後側坐著一個女人,露出一雙白色高跟鞋。

他第一反應還好不是霍銘征出事,第二反應以為那個女人是沈唯,當即蹙眉,可一看到是付胭,眉頭皺得更深了。

“怎麼了這是?”他看了一眼霍銘征。

“腳扭了,你看看。”霍銘征邁開一步,給他騰位置。

秦恒當時就想反問他腳扭傷了看骨科去啊,他又不是這個專業的,可霍銘征那個眼神掃過來,愣是把他的話給堵了回去。

他蹲在付胭麵前,拿起她的腳輕輕活動一下。

付胭嘶的一聲,霍銘征蹙眉,“你行不行?”

“我不行,你行?”秦恒換了個角度動了一下,抬頭問付胭,“這樣疼嗎?”

付胭搖頭。

“冇傷到骨頭,噴點藥水,最近不要做劇烈運動。”秦恒站起身來,吩咐護士去拿藥。

付胭穿好鞋子,秦恒直皺眉,“高跟鞋也不要穿,穿平底鞋,鞋底要軟的。”

付胭是愛漂亮的,但也聽話,“好的,秦太醫......”

話說完,她就愣住了,秦太醫是她私底下和季臨調侃他的。

秦恒給霍家人看病,霍家在南城權貴金字塔尖上,滔天的權勢,霍銘征是霍家太子爺,秦恒可不就是太醫。

她一不小心脫口而出,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尖,“那個,可以洗腳嗎?”

她隨便岔開話題。

“可以,又冇破皮。”秦恒哼了一聲,瞬間進入角色,“小主還有什麼需要微臣伺候的嗎?”

付胭一個冇忍住,笑出聲,“不好意思。”

她想說伺候洗腳的不是婢女就是太監,但對上秦恒那張俊臉,她又忍不住想笑,最後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才忍住這個笑點。

-家的錢,充實我們大秦國庫。】【還可以讓其他國家買我們的技術,我們派專家去他們那,教他們怎種植、養殖。】【若是隻有大秦有這個技術,到時候引起其他國家忌憚,一起攻打我們,以我們大秦現在的國力是打不過的,到時候還得亡國。】秦錦麟聽了這話,心中暗自連連點頭,他回頭就趕緊給父皇上奏。說明此事的嚴重性,要讓父皇重視才行。臘八節,有不少國家來大秦往年那些國家都是以高價賣東西給他們。這一次,他們可以主動好好宣傳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