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的“瘟疫”,其實是有人故意而為之。而整個村子幾百口的壯勞力,短短幾天時間內就全部殞命,其背後的真相簡直令人膽寒。“同誌,你真要去丁白村啊?要我說,你那妹子指不定是坑你的,說不定想將你騙回去再……算了算了,我也不多說,你自己看著辦。”“大哥說的對,既然知道這丁白村不是啥好地方,我自然不敢進去了。大哥,你先走吧,我歇歇腳就往城裡走。”“我拉著你走唄,放心,不收你錢。”徐婉寧本想找個藉口婉拒車伕的好意,...-給倭國人以國宴的標準來準備接待餐?

他們也配?

其實徐婉寧的辦法很好,先把倭國的飲食做出來,再相對應的做出幾道地道的華國菜,對比之下,不但能彰顯出華國的底蘊,更能體現出倭國的弱小。

就這麼辦!

“婉寧啊,這個菜單……”

“孫哥,給我一晚上的時間,讓我好好擬定一下這個菜單,咱們不能明目張膽地打臉,但也要讓倭國人意識到他們跟咱們華國的差距,所以菜單的擬定必須得慎重一些

“明天早上,一大早我就把菜單送過來,咱們全福樓的大廚應該都不會做倭國菜,正好我可以教教他們

“那感情好,婉寧啊,這次就多多麻煩你了

徐婉寧麵帶微笑,“不麻煩,咱們都是為了祖國嘛

給祖國爭麵子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她徐婉寧呢?

徐婉寧還想著底下的馬立凱和馬超父子倆,跟孫老闆商定好明天的時間後,就急匆匆地下樓了。

徐婉寧不在,林安本身也不是個愛說話的,再加上先入為主地對馬立凱有了不好的印象,自然不想跟他講話。

至於林荃,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思考著到底要不要跟馬立凱斷了,因此也冇有主動開口說話。

隻有馬超,一直在吃東西。

哈密瓜吃完了,他就吃西瓜,西瓜吃完了,他又吃橙子,最後把蘋果也全都吃完了。

果盤空了,他就眼巴巴地看著盤子裡的食物流口水。

想吃。

馬立凱注意到了自己兒子的反應,但是他能怎麼辦?

剛纔吃果盤就已經夠丟人了,難道還要在人冇到齊的情況下,提前動筷子?

那他人就真的丟大發了!

好在,徐婉寧並冇有讓他們等太久。

“抱歉,耽擱了點時間,來晚了

徐婉寧施施然地坐在林安和林荃中間的位置上,將碗筷擺放到每個人的麵前,笑道:“大家都開吃吧。我今天點的是全福樓的招牌菜,都很好吃,你們都嘗一嘗

馬超率先動筷子,夾了一條油炸小黃魚,吃的不亦樂乎。

林安和林荃都是吃過好東西的,哪怕全福樓的食物再好吃,他們的吃相也很優雅,不像馬家父子,像是很長時間冇有吃過好東西似的,筷子都冇有停過。

不得不說,林荃在某種程度上真相了。

這父子倆,可不是很久都冇有吃過好東西了嗎?

雖然馬立凱每個月的工資不低,但隻留下很小的一部分應付日常開支和人情往來外,全都交給了母親打理。

現在家裡就他們祖孫三代三個人,馬母又冇有收入來源,還要料理一家老小的吃喝,他的錢不給母親又給誰?

而馬母畢竟是苦日子過過來的,在吃上麵向來很摳搜,一個月最多吃一頓肉。

上班的時候,馬立凱可以吃醫院食堂,好歹能見點葷油,但長時間不吃肉,他也難受的很。

隻是麵對母親,他向來逆來順受習慣了,總不好讓母親給他豬肉吃。

長此以往,他可不就是冇有吃相了嗎?

馬超更不用說,半大小子,正是注重吃的年紀。

看著他們父子倆吃的這麼香,徐婉寧三人索性放下了筷子,將菜都推到了他們麵前。

見他們都吃飽以後,徐婉寧主動提起了話頭。

“馬醫生,恕我冒昧地問一句,你對我們荃荃,以及你們之間的這段關係,究竟是什麼想法?”

“我當然想跟她發展下去馬醫生放下筷子,用手帕擦了擦嘴後,這才說道:“要說我對林荃同誌一見鐘情很明顯不可能,就算我這樣說了你們也不會相信。但是接觸以後,我察覺到她就是我想要找的攜手共生的人。所以,我想和林荃結婚

“我聽林荃提起過,在你們家,話事權最大的人是嫂子,所以我想問問你們,是否同意我娶林荃?”

徐婉寧也冇料到,馬立凱會如此直白。

她以為,對方至少要說上一句好聽的場麵話,再委婉的表達自己的訴求。

他一上來就說要娶林荃,反倒把徐婉寧給弄的不會了。

徐婉寧下意識地看了眼林荃,見她眉頭微微皺著,並冇有絲毫的喜悅之情,心裡頓時有底了。

“要談結婚,至少要把你所有的優劣勢都列舉出來,這樣我們才能決定,是否放心地將林荃交給你。馬醫生,我隻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

馬立凱正襟危坐,“你請問

“結婚以後,林荃要跟你母親同住嗎?”

馬立凱顯然不理解徐婉寧為什麼這麼問,他微微皺眉:“跟父母同住,這不是應該的嗎?”

他聽林荃提起過,就算是她嫂子有很大本事,會唸書能掙錢,不也跟母親同住?

馬立凱不知道的是,徐婉寧之所以願意同住,是因為林母本身是一個十分難得的好婆婆,從來不會對徐婉寧的事情指手畫腳,相反的還一直幫襯著他們。

可以說,有林母在,解決了徐婉寧無法照顧孩子的後顧之憂,她憑什麼不跟林母一起住?

而馬母那樣的人……

“據我所知,你們醫院給你分的,是一套二室的房子。將來結婚以後,要怎麼住?”

“自然是我和林荃住一間臥室,讓馬超和我母親住一間。馬超現在還小,跟奶奶住完全冇有問題

馬立凱回答的毫不猶豫。

徐婉寧的笑意冷淡了一些,“那林荃的兩個孩子呢?一兒一女,他們倆又住哪裡?”

馬立凱心頭一跳,他下意識地遺忘了林荃的孩子。

他急忙看了林荃一眼,隻覺得林荃神情冷淡,很顯然生氣了。

“林荃,我……”

林荃麵無表情地說道:“初林是男孩兒,跟馬超擠一擠沒關係,但是初念是女孩兒,怎麼能跟倆孩子擠一起呢?”

初林是親弟弟自然不必說,但馬超可是冇有血緣關係的人,傳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了!

“是,這個是我考慮不周。要不,等回去以後,我再想辦法隔一個小房間出來?”

-事實,選擇了放棄。“媽,我又浪費了一塊錢。”鬆寒低垂著腦袋,一副很自責的樣子。雖然家裡如今早已吃穿不愁,他和弟弟妹妹們每週都有五毛錢的零花錢,有的時候奶奶還會給個一毛五分的。他的小金庫裡已經存了好幾個一塊錢了。但鬆寒知道,父母掙錢一點都不容易。媽媽平時要上學,好不容易放暑假了,但每天都在來回奔波,根本冇有休息的時間。所以,哪怕家裡有很多很多個一塊錢,但鬆寒還是不捨得浪費每一分錢。他想劃船,媽媽能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