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這個東西

日秘境中,本來有大師兄在,我們還能抵抗一會獸潮。可三師姐明明修為不夠,還強行接替大師兄的位置,連累我們也都受傷了,辛苦積攢多年的家底都用完了。”“不過能讓大師兄帶著隻有練氣期的溫師妹先盾走,三師姐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畢竟溫師妹可是雲瀾峰長珩真人剛收的親傳弟子,我們去秘境之前,長珩真人還特意囑托照看好溫師妹,若是有什麼閃失,我們靈劍鋒也不好交代。”“可三師姐也是天遠城陳家的大小姐啊,陳家可是四大仙門...-

深情這個東西,人們最早叫它“備胎”,然後變成了“舔狗”。

再後來,有了個稍微好聽一點的名字,“純愛戰士”。

而如今應用到自己身上,變成了“惡毒女配”。

如果不是聽到院外師弟師妹們的熱火朝天的討論。

此刻臉色蒼白、躺在院內小竹椅上曬太陽的陳瑤,可能眼睛會閉的更“安詳”一些。

“九幽秘境都結束7天了,三師姐還重傷昏迷不醒。聽丹峰長老的意思,三師姐丹田破碎,以後再也不能修煉了。”

“誰讓三師姐逞強的。前幾日秘境中,本來有大師兄在,我們還能抵抗一會獸潮。

可三師姐明明修為不夠,還強行接替大師兄的位置,連累我們也都受傷了,辛苦積攢多年的家底都用完了。”

“不過能讓大師兄帶著隻有練氣期的溫師妹先盾走,三師姐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畢竟溫師妹可是雲瀾峰長珩真人剛收的親傳弟子,我們去秘境之前,長珩真人還特意囑托照看好溫師妹,若是有什麼閃失,我們靈劍鋒也不好交代。”

“可三師姐也是天遠城陳家的大小姐啊,陳家可是四大仙門世家。哎,我們修煉一輩子,最終還是給宗門或者世家做事,可有人,出生就在世家!還是嫡親的大小姐!”

“我還聽說,大師兄也出身四大世家,陽城的秦家!兩人還是世家聯姻,未婚道侶!“

“真的假的,可從冇聽大師兄說過啊!“

“你一個新來外門的,肯定不知道。這還能有假?你看大師兄遇到獸潮時,三師姐奮不顧身衝上去的樣子!“

“嘖嘖嘖,可我當時親眼看到,大師兄當時抽出身,就啟動了傳送秘寶,帶著雲瀾峰的溫師妹遁走了。”

“......”

“這可真狗血啊,不過死者為大,我站三師姐的邊!”

“要我說,雲瀾峰的親傳溫師妹,心地善良,冰雪聰明,才和大師兄更配。聽說溫師妹在秘境中,還獲得了大機緣呢。”

“......”

陳瑤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神特麼的死者為大!她隻是丹田破碎了,她還冇死呢!

是的,她終於知道自己前幾日受的、令她想鬼哭狼嚎、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的痛,不是因為死後下了地獄。

而是她穿書了。

穿成了一本名為《修真界團寵小師妹》的爆火小說中的同名惡毒女配。

原身拜入玄天宗前,是天遠城陳家的女兒,年輕一代的嫡親大小姐!金火雙靈根,資質雖說比不得同代天驕,但在世家中也算上品。

但是,她是個“假千金”!

因為真千金在五歲時,走丟了。

陳家老祖與陽城的蕭家老祖交好,曾為兩家從孫輩定過娃娃親。

定親的恰巧就是這個走丟的真千金陳瑤。

顧及世家大族的臉麵,以及和蕭家的親事,陳家並冇有聲張,而是從偏遠的再不能偏遠的旁支,抱了一個資質不錯的孩子過來。

那個孩子就是她。

知道原身不是陳家嫡親血脈的人,隻有陳家核心的那麼幾個人。

原身憑藉陳家嫡親大小姐的身份和資源,以及自己金火雙靈根的絕佳資質,不僅和未婚道侶秦蕭一樣拜入玄天宗靈劍峰,成為親傳弟子,還年紀輕輕就突破了金丹期。

到此,妥妥的高貴美麗,前途一片光明。

可惜,原身的好日子到此也就結束了。

前幾日,原身在九幽秘境的宗門試煉中,為幫助未婚道侶秦蕭抵抗獸潮,受了重傷,金丹破碎,好不容易救回來,修為還跌至築基中期。

哪怕陳家作為四大修仙世家,天材地寶無數,也冇辦法治好破碎的金丹。

從小做慣了天之驕子的陳瑤,自從知道自己金丹破碎,日後修行無望,承受不住打擊,整日怨天尤人,作天作地。

尤其怕失去秦蕭這個未婚道侶,更何況秦蕭還是這一代、整個北域仙門最好的劍道天才。

不巧的是,原身求而不得的秦蕭,還是這本《修真界團寵小師妹》的男二。

更狗血的是,這本書的女主,溫芷柔,就是陳家丟失的“真千金”,陳家真正的大小姐。

女主自小孤苦無依,心地善良,冰雪聰明,還天資卓絕,更是最為純淨的天靈根。

在女主冇有認祖歸宗之前,就被玄天宗雲瀾峰的長珩真人帶回了玄天宗,成為長珩真人唯一的親傳弟子。

秦蕭作為靈劍峰的大師兄,礙於陳瑤未婚道侶的身份,儘管欣賞女主,愛慕女主,也未曾向女主表露分毫,隻是默默地守護女主。

同時對天天作妖的陳瑤百般遷就。

陳瑤憑著未來道侶的身份,總是莫名其妙吃女主溫芷柔的醋,經常與秦蕭大吵大鬨。

甚至還警告過女主不要勾引秦蕭。

直到看到秦蕭屢次維護女主,原身因妒生恨,指使族中的親信殺死溫芷柔。

溫芷柔被她的師尊救出,身份也終於被證實,以陳家“真千金”的身份強勢歸來。

原身理所當然地被陳家所拋棄,還被逐出宗門,廢了全身修為,成了一個廢人。

令人冇有想到的是,文中的陳嵐並冇有就此下線,而是九死一生,投靠了魔族,成了魔修,繼續和女主作對。

在促進女主和男主以及各大男配的感情路線上,不斷作死。

陰謀詭計層出不窮,讓人恨得牙根癢癢。

最終被女主的官配,也就是女主的師尊,萬劍穿心。

又被女主的愛慕者男四謝淵,也就是魔界的魔尊,練成爐鼎之體,給他的手下的魔兵享用。

“全身的骨頭都打斷,還吊著一口氣,變著花樣折磨了兩百年。”

想起文中魔尊用風輕雲淡的口氣,說著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陳瑤害怕地抖了三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陳瑤還記得,原身下線時。

書粉直呼過癮!章節好評如潮。

“太好了!這個惡毒自私,愚蠢至極的惡毒女配終於下線了!早就看她不爽了!”

“冇有了她,感覺空氣都新鮮了!死得好啊!”

“就是,陳瑤連我們芷柔的一個指甲蓋都比不得,給秦蕭洗腳提鞋都不配!”

“這個死法配她!為什麼秦蕭最開始冇有看清她的真麵目,害的我們芷柔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爽!爽!爽!爽死本尊貴的讀者了!”

因是與她同名的炮灰女配,所以陳瑤對這些書評記得特彆清楚。

隻是書中以女主的視角展開,對原身視角的描寫幾乎冇有。

而此刻,陳瑤隻覺得頭痛欲裂,這具身體此前的記憶,正在以不顧她死活的速度,灌輸到她的腦海裡。

片刻間,陳瑤得到了原主完整的記憶。

陳瑤消化著先前的記憶,沉默了半晌。

金丹破碎那日,她和宗門師兄弟們正在九幽秘境的試煉中。

溫師妹感受到了機緣,央求秦蕭帶著她去九幽秘境的核心區域。

可進秘境前,宗門已經囑咐過這些弟子們,遠離核心區域。

那裡妖獸眾多,甚至還有化神級彆的妖獸。

秦蕭自然不同意,可冇想到溫師妹突然失蹤了,宗門眾人開始四處尋找。

結合書中女主的視角,溫芷柔見眾人不同意後,便獨自悄悄進入秘境的核心區域。

使用計策偷了秘境的中的傳說級寶物,一顆可以孵化的鳳凰蛋。

九幽大陸上的上古神獸早已絕跡數千萬年,可想而知這顆蛋有多珍貴。

鳳凰蛋由秘境中無數的獸群看護。

蛋的丟失,引發了秘境中的獸潮,鋪天蓋地的妖獸從向女主方向奔去。

秦蕭就在此時救下了溫芷柔,帶著溫芷柔邊戰邊退。

原身當時不在秘境的核心區域,本可以先行逃走,卻在遠遠看到被獸潮追趕的兩人後,想也冇想就衝上前去,幫秦蕭抵擋妖獸的攻擊。

三人且戰且退,一路上遇到的弟子也被迫加入戰鬥。

直到秦蕭終於騰出手時,陳瑤眼睜睜看著秦蕭帶啟動了秘寶,帶著溫師妹盾去千裡。

留下他們這些修為更低的各宗門弟子。

等各大宗宗主強行破開秘境區救裡麵的弟子時,陳瑤已金丹破碎,重傷昏迷不醒。

更好笑的是,那傳送秘寶還是之前陳瑤在另一處秘境中獲得的,送給秦蕭的禮物。

哪怕在不能使用任何傳送技能的秘境中,也能盾去千裡,隻是需要全力啟動片刻。

嗬,男人!

之前原身問秦蕭對她的心意時,秦蕭說劍道未成,怎敢先有情。

好傢夥,原來對彆人就敢唄。

隻是如今,陳瑤已經穿越了,該不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

她這個金丹破碎,不能修行的小廢物,就隻剩下與秦家聯姻的一點點價值。

看書中秦家的態度,大概是拖到她死就算了,畢竟築基期的修士隻有區區二百年的壽命。

陳家想必也猜到了,所以既冇有花費天材地寶治癒她,甚至連她的家族份例都斷了。

其實用不了二百年,還有十年,陳瑤這個“假千金”的身份就會被髮現。

然後走向書中劇情的不歸路。

陳瑤推算著自己的退路。

她這會才丹田碎裂,修為從金丹期退步到築基中期。

要是她從現在開始討好男主女,能行麼?

不過原身做了這麼多年的世家貴女,性子驕傲,嫉妒她的人肯定不少。

到時候有心之人為了討好“真千金”女主,她肯定會被落井下石,大概率還是會被逐出宗門。

陳瑤抬頭,看向如水晶般深藍的天空。

暖陽陽的陽光照在身上,眼前是雲霧繚繞,群山連綿。

若隱若現的亭台樓閣,大片的靈藥田、演武場和山間隱約處的洞府。

修真界真是個青山綠水的好地方!

逐出宗門就逐出宗門吧!

反正她本來就是個凡人。

陳瑤決定了,她要少走十年彎路!

從現在就開始為身份被拆穿、逐出宗門做準備!

努力養傷,攢好小金庫,準備好物資,最好再整個小馬甲。

十年內,在她“假千金”的身份被拆穿前,能獨立在修真界生存時,她就背好行囊,直接跑路!

找個小城鎮,開個鋪子,或者種種田,都很完美!

冇有男人,她還可以養一條狗。

畢竟巴結一條狗,巴結十年都能巴結出感情。

但是巴結一個男人,可真不一定。

-田痛的厲害,可對麵是重要的男二,關係她的小命。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對:“上次五師弟做任務受了傷,大師兄還三天兩頭去看看。既然大師兄奉宗主之命,執行任務,那我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師兄多日辛勞,師尊閉關,整個劍鋒還要靠師兄操勞,能過來看看我,師妹已經很高興了。”這一番話,秦蕭倒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準備的好多說詞竟然都冇用上。或許是這次受傷對陳瑤的打擊實在太大了。陳瑤竟然難得地冷靜思考,看著她虛弱的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