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暗精靈魔皇

把百裡臨天挫骨揚灰。哢哢——賴無常剛剛把屍體處理乾淨,繭殼發出了碎裂的聲響。聲音越來越大,最終繭殼徹底從中間破開。一雙纖細的小手,扒拉這繭殼緩緩站起。賴無常看著幽落瞪大了雙眼。這踏馬是幽落。她的外貌充滿了成熟的魅力和神秘的氣質。高挑修長的身材展現出迷人的曲線,黑色薄紗裙在她身上輕盈飄逸,彷彿柔風拂過,散發出一種神秘的誘惑力。黑絲長髮披散在肩上,微微泛著閃亮的光澤,如絲綢般柔順順滑。她的雙眼深邃而神...-

此般場景甚是詭異。

風祥選擇原地休息,補充風語聖符帶來的消耗。

賴無常兩人自然也不會先去探查。

赫圖閻很是好奇這其中的機緣,眼巴巴的看著通道入口,忍不住向賴無常傳音道:

“喂!你說這裡麵有到底藏了什麼機緣?”

賴無常迴應道:

“我也是第一次來,我怎麼會知道?”

“乖乖等著,一會兒不就知道了嗎。”

赫圖閻看了眼正在吸收煉化靈石的風祥,抱怨道:

“必須要等他嗎?我們就不能先走一步?”

賴無常麵無表情,耐心回答:

“必須!不能!”

赫圖閻最討厭謎語人樣子的賴無常,氣呼呼的道:

“你倒是給我說為什麼啊!”

賴無常輕輕的搖了搖頭,道:

“天機不可泄露。”

“說了你也不懂。”

那你倒是說啊!

赫圖閻無奈隻能閉嘴默默等著風祥煉化結束。

風祥在煉化十塊中品靈石後感覺丹田處靈力充沛,在煉化就要溢位,這才作罷。

看著眼前散發著詭異氣息的通道,手提漆覺長槍的風祥毅然決然的邁進通道。

賴無常兩人這才緊跟其後,小心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通道很長一眼望不到儘頭,風祥一直保持十二分精神注意著周圍的一切。

不久後三人前方遇到三個岔路口,風祥停下腳步默默地注視著三個岔路口。

岔路口上方寫了三個血淋淋大字:

生死門。

打眼一看便知這要怎麼玩了,三個岔道有一個生門,選對生,選錯死。

風祥心中生出退縮之意。

唉~,對了,既然這處機緣靠我漆覺大槍的機緣有關,那這生死門應該也有線索。

是什麼呢?

風祥努力回憶起當時獲得漆覺大槍的場景。

祭壇、屍骸、古文字……

等等,古文字!?

風祥趕忙蹲下身子在地上畫出古文字的形狀。

賴無常兩人好奇的看去,賴無常一眼就認出風祥寫的文字出處。

魔族古文。

風祥依靠記憶寫出一連串的魔族古文。

賴無常出身賴族,與魔族打交道最多,對魔族的古文也是瞭解一些。

賴無常定睛看去翻譯出古魔文的話,瞬間明白事情原委。

心中有些失望。

原來這是一位魔族中暗精靈一族的深淵級魔皇在臨死前寫下的遺言。

大概就是說他與星辰族大能同歸於儘,但為魔族後裔留下機緣。

讓魔族後裔去尋。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通道做的如此黑暗詭異,原來是暗精靈的傳承。

可惜魔族在星空洞天中早已被完全剿滅。

不會有魔族後裔來繼承機緣了。

當年人族坑的可不僅僅隻是星辰族,魔族也一樣被坑。

當年一戰,人族把星辰族和一部分魔族封印在星空洞天中,讓兩族狗咬狗。

多年過去了,最終星辰族獲得最終勝利,星空洞天中的魔族被屠戮殆儘。

但星辰族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比如為了擊殺這位深淵級暗精靈與其同歸於儘的星辰族大能。

賴無常雖然對這暗精靈的傳承不感興趣,但他不會放棄任何與風祥有關的機緣。

自己不感興趣的,風祥也彆想得到。

赫圖閻看著賴無常得意地樣子就知道賴無常絕對破譯了這古文。

他怎麼什麼都知道?

“喂,這古文說的什麼?”

賴無常也冇隱瞞給赫圖閻解釋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赫圖閻聽後馬上變了一副麵孔,一臉冷清。

對於魔族,可謂是深惡痛絕。

邪惡的魔族,忘本的雜碎。

賴無常害怕赫圖閻壞自己好事,趕忙提醒道:

“我說你給我冷靜點,你要是壞了我的好事,後果自負。”

聽到賴無常威脅式的提醒,赫圖閻很快冷靜下來。

要不是賴無常阻止她還真想搗毀這處魔族的傳承地。

赫圖閻心裡泛起一陣噁心。

風祥並不認識魔族古文,但冥冥之中感覺這篇古文中與這處機緣有關係。

這篇古文中有兩個字被風祥認出,那就是“漆覺”二字。

因為他手中的槍桿上就有用魔族古文寫出的“漆覺”二字。

當初在他獲得漆覺長槍時就與這杆長槍建立了聯絡,漆覺的名字也是在那時迷迷糊糊就知道了。

漆覺!?

難道……跟這杆長槍有關?

風祥深深的看了看手中的漆覺長槍。

自我得到它時就無法用這把長槍,但材質堅硬無比,隻當是一杆品質很高的武器。

既然這處機緣與漆覺有關,那要怎樣用呢?

風祥拿出漆覺胡亂舞了起來,試圖發現漆覺的不同尋常。

賴無常看到風祥如此動作,心中對風祥的評價也是高了幾分。

這小子挺可以啊,居然能發現這處機緣與漆覺有關。

從暗精靈魔皇的遺言中交代道:

後人想要獲得此處的機緣有兩種辦法。

第一種就是的確有強大的實力,硬是莽過去。

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傳承的後代無疑是天驕中的天驕,傳承交給這種人纔不會虧。

第二種方式就是用漆覺大槍獲得傳承。

能得到漆覺大槍,說明他是大氣運之人,在漆覺大槍的引導下可以成功獲得傳承,傳承交給這種大氣運之人也是不虧。

顯然風祥屬於後者。

但要讓漆覺大槍引導需要喚醒它。

而喚醒它顯然需要魔元。

人族、妖族都修靈力,魔族修魔元,星辰族修星辰力。

看著像無頭蒼翼般忙碌的風祥,賴無常無奈的搖了搖頭。

賴無常相信風祥這貨最終絕對會用魔元一試,但賴無常趕時間,打算幫他一把。

賴無常自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塊魔晶,在風祥不注意的時候向他扔了過去。

赫圖閻見到賴無常的動作滿臉疑惑,但當看到魔晶上散發的魔元,眼中露出明悟之色。

魔晶咕嚕嚕滾到風祥腳邊。

風祥心有所感,大喊一聲:

“誰!?”

“出來!”

但冇有任何人迴應他。

風祥撓了撓頭,彎腰撿起地上的魔晶。

這是……魔晶。

難道……

思索一陣,再次確認周圍冇人,風祥決定試一試心中的想法。

隻見風祥淬鍊出魔晶中的魔元,注入漆覺長槍,漆覺長槍像是一個將要餓死的流浪漢,貪婪的吸食著風祥淬鍊出的魔元。

供不應求。

-光就要嫁給賴無常,這怎能讓他服氣。就是優秀如他也要徐徐圖之。這才讓他對素未謀麵的賴無常有著很大的敵意。心中暗暗算計著賴無常。“哎呀,師尊,你還不瞭解我嗎?”“我肯定不會搞事情的。”聽到王藤之這話,慈千機一頭黑線。旺旺自家愛徒再說這句話是就一定會搞事情。唉~,隻希望這小子不要太過分了。不然就是你師尊我也保不住你。……資訊傳遞的效率非常快,軒轅城中的各個勢力也都收到了決鬥的訊息。賴無常赴約的太巧了,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