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女魔皇復甦

現讓台下的乙級學員們虎軀一震,議論紛紛。認為學院對他們乙級學員非常重視,立刻自豪起來。觀台席位上的甲級、丙級和丁級學員們也是一臉震驚。當然,這不包括前來湊熱鬨的軒轅瑩瑩等人。她們這一堆人倒是一臉懵逼。隻有少部分人知道這群大佬來的具體原因。台下的一位麵容普通的少年,目光炯炯的看著台上的十人。李自在看見台上瞬間出現的九位花甲老人和院長,瞳孔微震:“窩草,我們甲級排位試煉的時候就來了四個,這乙級試煉全都...-

看著終於有所反應的漆覺大槍,鳳祥心中一陣欣喜。

原來這是一把魔槍。

用靈力當然不能驅動它。

漆覺魔槍。

魔族的神兵嗎?

吸收魔元後的漆覺魔槍,槍身上威勢越來越濃烈,冇一會兒槍身上散發出令人不安的氣息瀰漫在整個通道。

宛如魔皇降世。

這股氣息無不讓賴無常和赫圖閻兩人皺眉。

冇想到這黑色魔槍如此不凡。

但風祥卻恰恰相反,此時的他異常興奮,因為兩者已經建立聯絡,漆覺就是相當於本命神器,漆覺魔槍越強那就意味著他也越強。

看著猶如無底洞一般的漆覺魔槍,風祥有些擔心手中魔晶所蘊含的魔元不夠漆覺魔槍吸收的。

隨著風祥淬鍊出的魔元越多,魔晶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

好在漆覺魔槍吸收的速度變緩。

最終魔鏡還剩下一小塊時,漆覺魔槍終於停止吸收,魔槍也開始發生蛻變。

隻見魔槍緩緩褪去鐵鏽,其真麵目呈現在眾人麵前。

漆覺魔槍的槍身還是漆黑一片,在亮光下會泛出淡淡的藍光,彷彿夜空中最亮的星辰。

淡淡紅色的槍頭鋒利無比,刻有古老的符文,這些符文發出幽暗的光芒。

槍身雕刻著精細的月紋,那是暗精靈族的信仰圖騰,有一顆紅色寶石鑲嵌在槍身中。

一道黑氣自槍身上鑲嵌的紅寶石跑了出來。

往最左麵的岔道中衝去。

鳳祥趕忙拿起漆覺魔槍追去,賴無常兩人見狀也起身追去。

在黑氣的帶領下,眾人很安全的一連五次安全通過了五次岔道生死門。

眾人在黑氣的帶領下最終來到了通道的儘頭,一個巨大的石室。

隨著眾人的進入,石室中放的火把詭異的緩緩亮起。

石室裝飾繁華,繁瑣複雜的暗精靈族月紋圖騰大多以黑紅色為主佈置著石室。

石室中有百階台階,台階之上有一白髮女子坐在王座上注視著眾人。

像是女皇一般。

其與正常人類相差無幾,唯一不同的也就是他們那標誌的精靈耳。

賴無常打眼一看就看出王座上的女子是用傀儡術造出的高質量傀儡。

皮膚細膩,做工精細,宛若真人。

台階兩側有身穿鎧甲的護衛雕像。

黑氣穿過台階上雕像護衛,最終附著在石室中王座上的女性傀儡身上。

鳳祥看著王座前擺放的三樣東西眼睛放光。

一本卷軸,一件特殊的鎧甲,以及散發著黑氣的王冠。

黑氣成功附在傀儡身上,女性傀儡以極其怪異的姿勢舒展身體。

哢哢響。

這使得風祥警惕起來。

看著王座上那女性詭異的動作,赫圖閻忍不住向賴無常問道:

“那是什麼?好嚇人!”

“魔族女皇複活!?”

賴無常輕輕一笑,捏了捏抓在手中的小手,傳音道:

“魔皇早死了,不用擔心,那隻是做工精緻的傀儡罷了。”

手中傳來的溫暖讓赫圖閻安全感滿滿,心中的微小恐懼煙消雲散。

活動一番的女性傀儡睜開了眼皮,猩紅色的眸子煞是詭異。

“你終於來了,我的傳承者。”

女性傀儡瞬身來到風祥麵前,身姿曼妙,動作淩厲,盛世淩人。

風祥出生在風雲堡,這就註定了他眼界狹隘,根本冇見過頂級的傀儡。

他根本冇有意識到眼前的女子其實隻是一個傀儡。

隻是被傀儡的這副皮囊所吸引。

風祥趕忙後退儘量保持優雅的向女性傀儡拜去:

“在下風祥,見過前輩!”

嗯?

前輩?

女性傀儡頗為疑惑的把臉湊到風祥麵前,嗅了又嗅。

女性傀儡身上的體香鑽入風祥鼻子中。

由於女性傀儡身上的衣物較少,基本上達到衣不遮體的地步。

女性傀儡這頗具調戲的動作讓風祥不知所措。

風祥臉頰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如此精緻的女子與自己靠的這般近,再加上又是血氣方剛的少年。

有反應也是正常。

女性傀儡起身,眉頭緊皺,道:

“人魔混血!?”

“逗我呢?”

“選個混血兒繼承我的傳承?”

女性傀儡伸手虛空搶過風祥手中的漆覺魔槍,並指擊向槍身上鑲嵌的紅寶石。

寶石表麵蕩起一片片漣漪。

一道光亮從寶石中射入女性傀儡頭部。

女性傀儡瞬間明白事情原委,深深的看了一眼風祥。

冇想到你居然有這種遠古血脈!

隨後,女性傀儡眼神淩厲看向賴無常和赫圖閻兩人的方位:

“你們兩個是乾什麼的?”

女性傀儡並冇有被種神隱蠱,因此肯定能看到兩人。

風祥順著女性傀儡的目光疑惑的向後方看去,但什麼也冇有看到。

隻是感到一股不祥的預感。

賴無常神秘一笑,閃身來到風祥身後。

風祥似乎心有所感。

左邊!

風祥趕緊向右邊閃去,但賴無常其實就在其右邊,剛好與賴無常一記手刀撞個滿懷。

脖頸處一陣疼痛瞬間讓風祥昏迷過去。

賴無常無奈調侃道:

“調皮,又耍小聰明。”

女性傀儡看著賴無常的動作眉頭緊皺,剛剛賴無常那一手閃身讓女性傀儡倍感壓力。

再加上風祥這貨著急去送,即使女性傀儡想救都救不了。

賴無常拎起昏厥的風祥在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小瓶頂級的蒙汗藥,準備給風祥吹上一小瓶。

女性傀儡見到這一幕以為是毒藥,終於有所動作。

好不容易找來的傳承者可不能毀了。

抄起漆覺魔槍便向賴無常攻去。

但一直默默無聞的赫圖閻也動了。

叮——當——

過上兩招的兩女相對而立,盯著對方。

赫圖閻眼中儘是戰意,眼前的魔族讓她血脈覺醒:

“來啊!”

“魔皇,來戰!”

可惡!

本皇剛複活就受到這般侮辱。

當真是可惡。

要是本皇強盛時期殺你如宰狗!

奇恥大辱!

女性傀儡很忌憚眼前的人族少年和星辰族少女。

細想一下,這對組合真讓其疑惑。

人族居然跟星辰族走到一起了。

我沉睡的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賴無常下完藥後,丟下半死不活的風祥,走到兩女中間。

俯視女性傀儡,露出邪惡的笑容,道:

“你,叫什麼名字?”

-。”說到賴族,崔雪莉心中五味雜陳。賴族的確幫扶了守陵一族,震懾周圍有不軌之心的宵小之輩,至於賴族有冇有不軌之心我也懶得追究,但賴族卻一直向世人隱瞞王太子賴無常與嫙兒的婚約。這讓我做母親的怎麼心安?原來當年賴無常與端木嫙的婚約隻有端木嫙的兩個親人——崔雪莉和端木塵知道。但這麼多年過去了,賴族也冇表示有關婚約的任何訊息,這讓她這個做母親的很是苦惱。崔雪莉忍不住向端木嫙問道:“嫙兒,無常殿下那邊可有訊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