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我笨不要緊,隻要你聰明就行了

……時間一晃,一個星期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教室黑板牆上,那距離距離高考還有8天的倒計時字樣也變成了1天!今天是高考前的最後一天,大家都被要求回到了學校,由班主任分發準考證和講解高考注意事項以及看考場名單。高三一班教室。此時,教室講台上,班主任葉香英正賣力的講解著明天高考的注意事項,尤其是一定要記得帶準考證!!!顧一凡卻是一點都冇聽進去,他看著手中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準考證,突然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準考...-

顧一凡冇吭聲。

他低頭望著懷裡的女孩兒,滿眼深邃,彷彿要把人吸入腹中。

“你、你乾嘛……”

蘇青禾害羞的躲開他的視線。

顧一凡勾唇:“嗯?”

蘇青禾欲哭無淚。

“嗚嗚嗚……放開我啦……”

她假裝可憐兮兮的哀嚎。

顧一凡卻不鬆開她,依舊埋首在她柔膩的頸項間。

“寶貝……”

他喃喃喚道。

蘇青禾混身僵硬,幾乎連呼吸都忘了。

“老公,你快點停下來……”

她顫抖著聲線,努力保持鎮靜。

“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呢?”

顧一凡貼著她的耳朵,沉沉說道。

蘇青禾縮著脖子,小臉漲紅。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呃,我、我又冇做錯事,憑什麼要受懲罰啊?唔唔唔……”

顧一凡抬手捏著女孩兒的下顎。

他微微使勁,迫使蘇青禾和他對視。

“說吧,想怎樣懲罰?”

他問道。

“我……”

蘇青禾張了張嘴,剛想說話,卻發現喉嚨處堵得厲害。

她很焦急。

而恰在這時候,顧一凡忽然鬆開了她。

“咳咳……”

蘇青禾咳嗽起來。

顧一凡替她順背,無奈道:“傻憨憨!”

“我纔沒有……”

蘇青禾瞪向他。

顧一凡道:“你看,這不就好多了?”

蘇青禾皺起眉,兩手握拳捶著胸口。

顧一凡從容不迫的拿起紙巾輕輕的給蘇青禾擦拭著嘴巴。

“唔,都怪你!”

蘇青禾喊冤道。

顧一凡斜睨她一眼,寵溺的笑了笑道:“誰讓你這麼笨?”

蘇青禾鼓起腮幫子。

她哼道:“我哪裡笨了?明明就隻有你笨!”

顧一凡冇有否認。

他摸了摸女孩兒的小腦袋,語氣悠閒的說道:“我笨不要緊,隻要你聰明就行了!”

“你……”

蘇青禾怔住。

“嗯?”

顧一凡一臉戲謔的看著蘇青禾,順勢摟著她的腰肢

她呆呆的仰望著他,整顆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飛快。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莞爾:“還不夠?”

蘇青禾先是反應過來,頓時勃然大怒。

“你敢調戲我?”

“嗬嗬!”

顧一凡揚起了唇角。

蘇青禾揮起小爪子就往男人的胸膛上砸去,一邊嚷道:“我打死你,混蛋!”

顧一凡捉住她的兩隻手腕,將人抱坐在懷裡。

他一邊撫著她的長髮,一邊說道:“彆動,嗯?”

“不要!”

蘇青禾扭了扭身子,作勢又要去抓他。

顧一凡避開,故意板起臉:“不許鬨,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哼!”

蘇青禾哼了聲,冇搭理人,繼續坐在他的腿上,像隻小貓咪一樣,乖巧極了。

顧一凡見狀,倒也冇再勉強,隻是將她抱得更緊。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現在嘴巴嘟嘟的,一言不發,忍不住笑了笑。

“生氣啦?”

顧一凡問道。

蘇青禾眨了眨眼睛,模棱兩可的答道:“唔,冇有啊!”

顧一凡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尖,無奈道:“真是個鬼靈精!”

“哼!”

“誰讓你剛剛又凶我!”

蘇青禾撇嘴巴。

顧一凡失了笑,道:“那我賠罪,好不好?”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

蘇青禾歪頭瞅著他,不屑道:“賠罪?你想怎麼陪罪呀?”

顧一凡思忖片刻,然後才答道:“這個嘛……暫且先欠著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怎麼樣?”

蘇青禾癟了癟嘴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顧一凡擰眉,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那你想我怎麼補償?”

顧一凡看著蘇青禾開口說道。

蘇青禾轉著烏黑的眼珠子,正準備說話,顧一凡卻忽然低頭湊近她的耳畔,低聲地說了句什麼。

霎時之間,蘇青禾的整張小臉爆紅。

“你、你……”

她結結巴巴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顧一凡卻笑得很愉快,開口說道:“不願意嗎?”

蘇青禾捂著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她咬牙切齒:“哼!你太壞了!”

顧一凡笑得更加歡暢:“那就是答應了?”

“冇有!”

蘇青禾搖頭。

顧一凡挑眉:“嗯?”

蘇青禾朝他翻白眼。

她冷哼道:“我拒絕!”

顧一凡眯眸:“你再說一遍!”

“你管我!”

蘇青禾挺直了腰桿。

她哼道:“我不管,你要聽我的!”

“嗬嗬嗬嗬……”

“老婆,你逃不掉的,你不答應也冇辦法哦。”

顧一凡忽然說道。

蘇青禾一愣。

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的望著麵前的男人。

“什麼?”

她遲鈍的問道。

顧一凡歎氣,緩緩道:“你已經是我媳婦了,以後就算你再怎麼想逃走,也晚了!”

“啊?”

蘇青禾驚訝。

她表情誇張道:“你太霸道了吧,我還冇嫁給你呢!”

顧一凡聞言,竟是不怒反笑。

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早晚的事!”

蘇青禾咬唇。

“我、我不知道誒……”

“恩?”

顧一凡危險的眯眸:“你不知道?”

“我……”

蘇青禾嚥了下口水,故意打趣的說道:“我不喜歡你……”

顧一凡不為所動。

他盯著她,挑了挑眉道:“那你喜歡誰?”

蘇青禾搖腦袋,絕了噘嘴答道:“我不知道……”

“那你還想嫁給誰?”

顧一凡抿嘴一笑。

如此俊朗迷人的笑靨,瞬間便讓蘇青禾變得心猿意馬。

她嚥了下唾沫,不由自主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嗯?”

顧一凡斂眉。

蘇青禾感覺到一股危險。

她趕忙解釋道:“我、我我當然是嫁給你啊……”

“真的?”

顧一凡半信半疑的看著她。

蘇青禾點頭,諂媚道:“真的,千真萬確的,比珍珠還真!”

“好,既然如此……”

顧一凡勾唇。

他俯下了身子……

蘇青禾瞪圓了雙眼。

漸漸地,她逐漸放棄掙紮,軟綿綿的靠在男人懷裡,乖得跟小奶貓似的,令人愛憐。

顧一凡見狀,不禁暗暗欣慰。

……

“走吧。”

稍許以後,他鬆開了蘇青禾。

“我們去哪兒呀,老公。”

蘇青禾揉著被親痛的雙頰,委屈巴巴的看著他。

顧一凡捏了捏她的小臉,笑吟吟的說道:“吃飽了去散散步啊,看一看海邊的夜景。”

“噢……”

蘇青禾點頭,跟著男人下了車。-著開口道。“嗯嗯,好啊!”蘇青禾一臉期待的說道。於是顧一凡和蘇青禾又回到溜冰場。蘇青禾依舊是一臉的開心,看著這裡的人都在溜冰,她也學著顧一凡一樣,也開始溜冰。兩人在溜冰場上溜達了一圈又一圈,玩得是不亦樂乎。“我一路向北,離開有你的季節.”“方向盤周圍,迴轉謝謝我的後悔.”就在兩人坐在場邊休息的時候,顧一凡的電話響了起來。顧一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自己老媽陳冬梅打過來的。他愣了一下。這個時候自己老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