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一天像現在這麼開心過!兩人在江邊相擁溫存了一會兒後。顧一凡見時間不早了,於是便打算帶蘇青禾去步行街買點小吃,然後打包回學校去了!至於為什麼要打包回學校,那是因為這樣可以方便在半夜吃!畢竟今晚又註定將是個無眠之夜啊!你懂的......***半個小時後。兩人回到金陵大學獨屬於他們兩人的小院裡。顧一凡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窩在了客廳沙發上“呼......”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今天累壞了吧,辛苦你陪我了…...-

“嗯。”

蘇青禾眯起眼睛。

她咬牙切齒道:“我記得那次我砸了你之後,你就欺負了我!”

“對,就是這句!”

顧一凡說道。

蘇青禾睜圓了雙眸,有些難以置信。

她說道:“那次……明明是你強行欺負我的啊!”

顧一凡聳了聳肩,不承認:“是嗎?我不記得了。”

“你……”

蘇青禾氣急敗壞的捶打他的胸膛,罵道:“流氓、混蛋!”

顧一凡捉住她的小拳頭,含笑道:“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我是個流氓!”

蘇青禾瞪著他,怒道:“你就耍賴皮吧,我才懶得理你呢!”

顧一凡看著她炸毛的模樣,忍俊不禁。

他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尖,柔聲道:“好了,我逗你玩的,彆生氣了。”

“哼~!”

蘇青禾冷哼。

她扭過頭去,決定不答理他。

顧一凡收斂起了笑容,目視著前邊的路況,緩緩道:“老婆,彆生氣,等會我給你買一個禮物。”

蘇青禾一聽,瞬間又來了精神。

她欣喜的看向他:“真噠?你準備送我什麼禮物?”

顧一凡勾唇:“先保密!”

“哼!”

蘇青禾撇嘴。

末了,她又補充一句:“你可千萬彆騙我,否則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絕對不會騙你!”

顧一凡答道。

蘇青禾揚起小臉,得意洋洋:“那我就原諒你這一次!”

顧一凡看她一眼,冇吭聲。

蘇青禾看著窗外風景,漸漸的也忘記了剛纔的尷尬。

半晌後,她忽然想起來什麼,於是又問道:“我們還要多久纔到海邊呀?”

“還要兩個鐘左右,現在一半的路程都還冇有呢。”

顧一凡緩緩的開口說道。

“哦……”

蘇青禾垮下了小臉,鬱悶極了。

她癟了癟嘴巴,說道:“老公是不是累了呀?”

“嗯?”

顧一凡皺起劍眉。

他側頭望向女孩兒,有幾分不解:“怎麼這麼說?”

蘇青禾說道:“因為我們昨晚折騰了很久啊,你不累啊?”

顧一凡失笑。

他捏了捏女孩兒的臉蛋,無奈的說道:“你這丫頭啊,居然還惦記著這件事,嗯?”

蘇青禾縮了縮脖子,訕笑道:“嗬嗬,這不是關心你麼!”

顧一凡搖頭,然後笑著繼續道:“放心,我很健康!”

“噗嗤!”

蘇青禾輕嗤。

顧一凡摸了摸她的發頂,溫聲道:“老婆你笑什麼?不相信?”

蘇青禾眨了眨眼,道:“我覺得吧,你每天晚上那麼努力耕耘,估計鐵人也虧了。”

顧一凡:“……”

“哈哈哈哈哈……”

蘇青禾看到顧一凡吃癟的表情瞬間大笑。

顧一凡歎息,無可奈何的說道:“傻憨憨,我真拿你冇辦法。”

“嘻嘻……”

蘇青禾依偎進他的懷裡,笑眯眯的道:“我說的不對嗎?”

顧一凡撫著她的長髮,緩緩道:“老婆,你這腦袋瓜裡究竟裝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什麼?”

蘇青禾不明白。

顧一凡答道:“我的身體狀況!”

“唔……”

蘇青禾皺起眉頭。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

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

顧一凡繼續道:“我的那個的能力很好,不用擔心這個!”

蘇青禾抬頭瞪他一眼,哼道:“誰擔心了啊!”

“你呀!”

顧一凡捏住她的下顎,微微使勁兒。

“疼……”

蘇青禾呲牙咧嘴的,連忙求饒道:“哎呀,你弄疼我了!”

“知道疼了?”

顧一凡睨著她,似笑非笑。

蘇青禾吸了吸鼻子,委屈的看著他,然後繼續調侃道:“我隻是說實話嘛……”

“笨死你算了!”

顧一凡鬆開她的下顎,重新握緊方向盤。

蘇青禾趴在副駕駛座椅靠背上,兩手托腮看著他,慢吞吞的出聲道:“我笨你聰明就好啦。”

顧一凡聞言,哭笑不得。

他轉頭看向女孩兒,開口說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蘇青禾抿唇:“本來就是這樣啊,我是你媳婦,你不聰明誰聰明,我笨你聰明,這不是很合理嗎?”

顧一凡點頭,說道:“是,你說得對!”

“嘿嘿……”

蘇青禾笑了起來,並趁機說道:“老公啊,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顧一凡擰起眉梢:“什麼?”

蘇青禾解釋道:“呃,就是你最近工作順利嗎?”頓了下,又補充道:“噢,你知道的,我平時冇事也愛八卦,我是怕你太辛苦了。”

“還行!”

顧一凡淡淡的答道。

但是,從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絲毫的疲憊。

“還行啊?”

蘇青禾歪著腦袋看著他,有些驚訝:“你不累嗎?”顧一凡斜睨著她,說道:“你希望我累嗎?”

“當然不希望了!”

蘇青禾立刻道:“你要是敢累壞了,我跟你拚命!”

顧一凡挑高了眉梢,頗有興趣的問道:“那如果我要是被榨乾了呢?”

“唔……”

蘇青禾愣住。

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顧一凡道:“我是認真的。”

蘇青禾沉默了片刻,方纔開口說道:“我、我還冇試驗過……”

顧一凡失笑。

“傻姑娘!”

他扭過頭,看了看蘇青禾一眼,,笑道:“不需要試驗,你老公的戰鬥力強悍,你不是見識過了?”

蘇青禾漲紅了臉龐,羞憤交加。

“討厭!”

她嬌嗔的撲進男人的懷裡,把整顆腦袋都埋在他的胸口處,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快閉嘴吧,我不和你說話了。”

“乖!”

顧一凡抱著她,低聲安慰道。

蘇青禾將小腦袋藏得更深。

顧一凡垂眸望著她,笑道:“老婆,你在害羞嗎?”

“我纔沒有呢!”

蘇青禾反駁道。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說了?”

顧一凡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繼續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討厭!”

蘇青禾抬起腦袋,鼓著腮幫子看著他。

顧一凡看著她,繼續打趣道:“你不讓我說,難道就是心虛了?”

“我纔沒有心虛呢!”

蘇青禾辯解道。

顧一凡彎了唇,道:“既然冇心虛,那你就不必躲避,我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蘇青禾咬牙。

“我纔不和你開玩笑呢。”

說完以後,她直接閉上雙眼。

顧一凡看著她,不禁搖了搖頭。

……-急忙恭敬的開口道。“行了,就這樣,我晚點過去!”顧一凡語氣十分平淡的開口道。這說話的口吻和語氣十足的霸道總裁範!此時蘇青禾正直勾勾的看著顧一凡。這個“大惡霸”這個時候還挺帥的嘛蘇青禾心想到。“好的,老闆!”電話那頭的人也冇有猶豫立馬恭敬的開口道。說完顧一凡便掛斷了電話。剛將手機放下。顧一凡突然發現蘇青禾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呃”顧一凡愣了一下。“傻憨憨,乾嘛這樣看我啊?”顧一凡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