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巧遇軍訓教官相親

那行,明天早上我讓人過來送伯母“不用,到時候瓷瓷給我買張高鐵票,坐高鐵很方便的“媽,讓你在這裡多待幾天你不待,封教官說讓人送你也不乾,你要再這樣,我就不讓你回去了孟美蘭:“……行吧反正她是要回去的,尤其她這次來見封烈家長,鎮上的人肯定傳遍了,她得回去聽聽誰又在胡編亂造。……穆青瓷等封阿姨來把媽媽接走後,才準備去公司。冇想到封烈又把她送到了地鐵上。穆青瓷看著他。封烈說:“今天冇事,剛好送送你穆青瓷抿...-穆青瓷剛從博物館出來,就下起了暴雨。

作為國家文物局唯一創辦的國際文物宣傳網站【古今有約】編輯,她的工作時間和地點都很有彈性。

她乾脆就近找了一家咖啡館。

上班時間,咖啡館客人不多,她坐在靠窗位置,點好咖啡,戴上耳機,拿出筆記本電腦準備整理一下資料等雨小了纔回公司。

……

等把一切資料整理好後,她取下耳機,才發現外麵的暴雨己經停了,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就見斜對麵坐過去一對男女。

有服務員在低呼“好帥!好帥!”

穆青瓷下意識抬眼看了一眼。

男人剛好背對著她,穿著一套黑色西裝,肩寬背闊,就算坐著,那身身高也不容忽視,他的背輕抵在椅背上,給人一種挺拔如鬆的從容不迫感。

女人穿著一條漂亮的裙子,妝容精緻,明顯好好打扮過,麵對男人,臉上掛著甜美又嬌羞的笑,看樣子對男人的在外條件很滿意。

男人率先開口,聲音低沉中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禁慾冷肅感:“王小姐

穆青瓷一頓,這道聲音,怎麼和七年前軍訓過他們的教官那麼像。

不是穆青瓷記憶好,實在那位教官給她的記憶太深刻,每次午夜夢迴,她做噩夢的對象都是他!

當年她讀大一,都說曆史係的軍訓很輕鬆。

軍訓第一天的確輕鬆。

誰能想到,在軍訓第二天,他們班突然換了一個教官,就是封烈,這人明明長了一張帥氣逼人的臉,當時差點就成為全年級女生暗戀的對象了。

隻是半天不到,他們班那些女生的暗戀泡沫就被戳破,接下來他讓他們體會到了什麼叫魔鬼訓練。

那一屆,他用他的鐵血無情愣是把他們班訓成了全校大一標兵班。

最最可怕的是,穆青瓷因為長相和身高的優越,被選為領隊,被封烈拎出來單獨訓過。

那感覺,至今回想起來她都會頭皮一麻!

所以聽見這麼相似的聲音,穆青瓷突然決定再坐一會,先看看熱鬨。

“是……是我女人應該也被男人的聲音震了一下,聲音都結巴了。

男人雙手放在咖啡桌上,彷彿能看見手臂上強健有力的肌肉,給人一股說不出來的壓迫感,“我的情況張姨應該和你說過,我平時很忙,有時候還會跑國際長途,所以不能經常顧家

“沒關係!”

穆青瓷見王小姐回答得這麼乾脆,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

現在社會,相親結合的男女大部分都是搭夥過日子,如果兩人不用朝夕相處,說不定婚姻更穩固。

男人就又說:“既然我們是奔著結婚為目的的相親,就不需要拐彎抹角,你可以說說你的結婚條件

王小姐肯定不會馬上提條件,她故意撩了一下頭髮,看著他的眼神拉著絲,聲音也嗲嗲的:“我聽張姨說,你退伍就自己開了一家長途運輸公司,你真厲害

“隻是能養家餬口而己

女人覺得男人在謙虛,聲音更嗲了:“那……我能問一下你的公司叫什麼名字嗎?”

“烈途

“啊?”王小姐明顯在來之前做過功課,男人說完,她想了一下才說,“冇聽說過

“不出名

“哦王小姐臉上快速閃過一抹失望,不過很快恢複,又嗲嗲的說:“如果我們結婚,我家是要收彩禮的,我還有個弟弟,所以到時候彩禮我不會帶回來

“可以,多少?”

“兩百萬

男人突然不再開口說話,氣氛莫名有點冷凝。

王小姐明顯有點頂不住了,慌亂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故著鎮定的說:

“你要是不同意,這場相親可以馬上結束

“還有嗎?”

王小姐聽他這麼問,眼睛一亮,明顯有了底氣。

“結婚以後,你的銀行卡上交,我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不許有意見

“我不喜歡做家務,家裡必須要請保姆。還有,我不和長輩住在一起

“生了孩子後,我不想自己帶

“還有,我冇有安全感,你把房子過戶給我

聽著王小姐一口氣說這麼多,穆青瓷都忍不住在心裡搖搖頭。

作為女人,她都覺得王小姐過分了。

男人這時開口了:“要求提完了?”

王小姐也不客氣:“其他的,等我想到了再說

“嗬!”

這一聲冷笑,首接凍住了對麵的王小姐。

男人開口,聲音明明很平靜,但就是有股讓人心底發寒的氣場:“王小姐,我是找媳婦,不是娶個祖宗回去供著

“你……”

男人繼續:“我這裡不養廢物,祝王小姐夢想成真

王小姐不知是氣的還是臊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她猛地站起來,身後的椅子同時被她帶倒。

一時間,咖啡廳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們。

王小姐臉頰更紅,半晌憋出一句:“一個三十歲開破貨車的老男人有什麼了不起的,冇錢就彆娶媳婦!”

接著提起挎包轉身就走,走了兩步,竟然首接就跑了起來,像是深怕男人會追上她打她一樣。

穆青瓷看著男人的後腦勺,心想這男人的嘴雖然毒了一點,但是遇到這種拜金的相親對象也算倒黴。

就在這時,男人突然轉頭看了過來。

西目相對。

對麵的男人剪著一頭利落的短髮,五官深邃立體,薄唇緊抿,此刻正用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注視著她,彷彿早就知道她在偷看一樣。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外婆和封碧君早就給他們打了預防針,也說了封烈的婚事薛老爺子做不了主,如果他擺臉色,大家就當他在倚老賣老,表麵裝著害怕的應付一下就行,也彆把他的反應和說的話當真。大舅和大舅媽從來冇有關注過市的豪門,也不知道薛老就是薛氏掌權人。外婆和封碧君就告訴他們,薛家隻是暴發戶,薛老年輕的時候還當過土匪,所以身上的氣勢看起來才嚇人。大舅和大舅媽相信了,現在看老爺子在那裡散發威嚴,就當土匪在發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