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深海

麵情緒迅速感染了整個機艙,飛機上亂成了一團,後麵頭等艙與經濟艙之間的門在被敲打捶踢。原初心裡也很慌張,她冇遇到過這種情況,類似的也隻在電視上看過新聞報道裡見過。她想強作鎮定,但是大腦卻一片空白。以後再也不坐飛機了,導師還在實驗室等著她。博士還冇讀完,那她就隻有本科畢業證了。腦子一團亂麻,原初腦子裡什麼想法都在閃。最難過的肯定是媽媽,她還冇有陪媽媽到老,媽媽知道她出事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整個飛機都在閃...-

不知道在海中漂浮了多久,旁邊一直燈籠魚經過繞著未見過的奇怪生物遊了兩圈,湊到臉上吐了兩個泡泡,見冇有反應正準備上去咬一口,眼前的生物就突然睜開了眼。

這正是空難後掉到水裡的原初。

是瞎了嗎?原初知道自己睜著眼,但是眼前卻一片漆黑。

她什麼都看不到,而且她感覺自己所處的環境很特殊,不像是空氣。她試著動了一下手臂,阻力比在空氣中大。

這感覺像是第一次夢中的深海。

剛纔的燈籠魚在察覺到眼的物動以後就飛快地遊走了,以至於原初錯過了唯一的光源。

“回來,快回來……”聲音從後麵傳來。

這次,原初是真真切切地聽到了,是夢裡的聲音。

聲音雌雄莫辨,原初彆無他法,隻能循著聲音過去。

她用手撐著地麵半跪著起身,感覺身體好像已經很久冇動過了,站直的動作都很僵硬。

在水中走路很困難,原初感覺腳下像是沙地的質感,摸索著周圍但旁邊冇有可借力的珊瑚岩石,她隻能一步一步向那邊挪。

“回來,快來,我們都在等著你……”

這股聲音不斷地傳來,隨著原初的接近,呼喚的聲音在一點一點的變大。

原初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見一股柔和的藍綠色的光芒。眼睛太久冇見過光了,看著還有些刺眼。

原初在原地停留了好一會兒,直到適應這股光芒才又繼續向前走。

走近纔看清,這是一塊和實驗室一模一樣的石頭,懸浮在與她胸口等高的位置。

“把手放上去,放上去你就知道了。”聲音就是從石頭裡傳出來的,原初照做,霎時,整個深海世界都像是被照亮了!

原初眼睛在光芒大作的一瞬間就閉上了,心想這纔是真要瞎了的感覺。

但是也就是那一瞬間,她感覺跟這片地域多了一種奇妙的聯絡。就像是接上了網線,她和這裡同呼吸,共命運一一彷彿一體的感覺。

原初進入了一個新空間,她清晰的感知到,這裡冇有水,並不是剛纔待的地方。

“你好,繼承者。”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原初靜息屏神不作聲,她的記憶還停留在飛機失事的那一刻,對於現在所遭受的還有些無所適從。

我想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空難之後你還活著,當然,為什麼你在深海幾乎不受影響,為什麼,你幾乎毫髮無損。我想你有太多太多的疑問亟待解決了。”這股奇怪的聲音繼續說道。

原初這才驚覺:深海,她不但冇有被巨大的靜水壓力壓爆炸,而且還能夠正常的呼吸,這一切都預示著古怪和不正常。

“為什麼?”原初喃喃問道。

“因為你本來就是海的孩子,你是大海的意誌。”聲音變得溫柔了起來。

“海的孩子,大海的意誌,你到底是誰?”這些字組合起來所表達的意思令原初難以接受和理解。

“你摸摸耳後。”

原初伸手去碰,是鰓,摸上去的一瞬間甚至還因為太敏感腦袋空白了一下。

不等原初出聲,那股聲音繼續傳達:"你將繼承大海,完成你的使命。時間已經要等不及了,我會將替你儲存的全數反饋給你。"

聲音在說完後就消失了,不等原初追問,四周泛起點點白光,這些斑點光延伸成線交織著奔向她,纏繞在她周圍,將她裹成了一個繭。

像浸潤在羊水中的感覺,舒適溫暖,好像再也不想醒來。原初感覺身體在漸漸地被

充盈,變得有力和強大..

等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原初仍然在這個神秘空間之中。

“大海會教會你一切,不用擔心,踏上旅途吧,去完成你的使命。”留下最後一句話,這股聲音好似就消失了,原初下一秒就感知周圍恢覆成了剛醒過來時的環境。

與此同時,地麵上每個人光腦上的榜單重新整理。

“警告!深海地域開放!

警告!深海地域開放!

請各位生存者自行探索,前方未知,諸位好運!”

-。“把手放上去,放上去你就知道了。”聲音就是從石頭裡傳出來的,原初照做,霎時,整個深海世界都像是被照亮了!原初眼睛在光芒大作的一瞬間就閉上了,心想這纔是真要瞎了的感覺。但是也就是那一瞬間,她感覺跟這片地域多了一種奇妙的聯絡。就像是接上了網線,她和這裡同呼吸,共命運一一彷彿一體的感覺。原初進入了一個新空間,她清晰的感知到,這裡冇有水,並不是剛纔待的地方。“你好,繼承者。”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原初靜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