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什麼?”原初喃喃問道。“因為你本來就是海的孩子,你是大海的意誌。”聲音變得溫柔了起來。“海的孩子,大海的意誌,你到底是誰?”這些字組合起來所表達的意思令原初難以接受和理解。“你摸摸耳後。”原初伸手去碰,是鰓,摸上去的一瞬間甚至還因為太敏感腦袋空白了一下。不等原初出聲,那股聲音繼續傳達:"你將繼承大海,完成你的使命。時間已經要等不及了,我會將替你儲存的全數反饋給你。"聲音在說完後就消失了,不等原初追...-

“淩晨一點啊。”

“我的意思是,現在是哪一年。”原初執拗地追問。

“太陽曆法68年,今天是5月9號。”林巡暗思這怕不是個傻的,連哪一年都不知道。

太陽曆法68年,這幾個字重重砸在了原初的心上,掀起滔天巨浪。

穿越異世界,不可能,從海底聲音的話語來推測應該不是。那她是到了多少年以後的世界?

太陽曆法,為什麼不是公元曆法,離公元21世紀已經過去多久了?”原初極力按捺住心裡的風起雲湧,繼續追問道。

“這都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冇人跟你講過嗎?自從輻射正式爆發在地球,原有秩序被摧毀以後,通天塔的世家帶領地球建立了新的世界,改公元曆法為太陽曆法……”

原初聽著這些越來越陌生,林巡的聲音都好像遠去。一百多年,那豈不是——

怎麼會這樣呢,她記得媽媽昨天才和她告彆啊。原初覺得自己好像隻是睡了一覺,就滄海桑田,人分兩岸了。

在怔愣中,他們已經回到了駐紮營地。

這是成玉區最靠近海的駐紮營地,配備了最新的年輕力量,最齊全的武器。有六層樓左右,每一層都有著嚴格的等級劃分。

“嘿,兄弟,巡邏回來了!”站崗士兵和林巡打招呼,接著打開了大門。

“是啊,今天還抓到了可疑人員。”他示意後排坐著的原初,啟動了發動機就駛進了營地。

“是嗎,那得好好詢問,最近可不太平。”站崗士兵的聲音遠去。

在車上原初怔愣時,林巡就通過光腦給營地發了訊息,申請了審訊室。

一個月以前,深海宣佈開放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人躍躍欲試,想要去撈一把大的。

畢竟太陽曆法以來,世界是逐步開放的,到現在為止,最後一塊未知域終於宣佈開放。

上麵的態度一開始一直意味不明,但就在五天前,通天塔下達指令,要求封鎖周邊海域,所有淺海漁民一律不得出海。

當然,海邊的漁民也不多,現在為數不多的漁民也被逼無奈,前往內陸地域謀求生存。

審訊室在最裡麵是最裡麵的一間,原初跟著林巡向前走。進到房間之後,原初就被銬在了椅子上。

林巡坐在鐵欄對麵:“姓名。”

“原初。”

記錄員抬頭示意她繼續說。

“原來的原,開始那個意思的初。”

“性彆。”

“女。”

“為什麼會出現在海邊?”

“不知道,我醒來就在岸上了。”原初雖然還很懵,但是直覺告訴她,如果說是飛機失事掉進海裡的,不會有什麼好事。

“請你好好回答問題,認真思考以後再做回答。”林巡警告她。

這時有一個身著製服的年輕人湊到林巡耳邊說了什麼,林巡冷笑,"原來還是個黑

戶啊。”

經麵部資訊比對,並冇有查到原初。

這下可麻煩了,原初心想。

“警告,警告,係統遭到攻擊!!警告,警告,係統遭到攻擊!!”尖銳的報警聲響起,林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就轉身走了。

所有人都走了,原初一個人坐在審訊室裡,渾身濕噠噠的衣服令她很難受。

你好,我是深藍001,很高興為您服務。”突兀的機械聲傳來。

原初環顧四周,冇有人。

“您好,我是您的伴生械靈,我現在正在通過您的腦電波和您進行交流,您如果要和我交流的話,請直接出聲,我已遮蔽審訊室信號。”機械聲音一板一眼。

“深藍001?剛剛的警報是你造成的?”原初開口詢問。

“我暫時還不能向您告知我存在於具體的哪個部分,我現在處於更高維度,您現在還無法到達。我剛剛在資訊係統中錄入了您的資訊,您接下來可以正常生存於現在所處的維度空間了。”

警報聲已經停了,不等原初繼續開口,審訊室的門又打開了。剛剛的林巡去而複返卻換了種眼神看她。

“您現在的身份被設定為受災民眾,剛從災難中獲救,新的身份資訊不久前才重新錄入。”機械的聲音在原初的腦海中冇有停。

“抱歉小姐,不知道您剛遭遇了這些,公民係統前段時間重新錄入過,您的身份資訊出了一點差錯,不過好在現在這些問題都解決了。”林巡好似換了一個人,臉上擠滿了討好的笑臉,畢恭畢敬地對原初說到。

原初感到疑惑,但明白了可能是腦海中的機械音給她安排的新身份造成的,準備等出去再好好問問。

-為什麼會出現在海邊?”“不知道,我醒來就在岸上了。”原初雖然還很懵,但是直覺告訴她,如果說是飛機失事掉進海裡的,不會有什麼好事。“請你好好回答問題,認真思考以後再做回答。”林巡警告她。這時有一個身著製服的年輕人湊到林巡耳邊說了什麼,林巡冷笑,"原來還是個黑戶啊。”經麵部資訊比對,並冇有查到原初。這下可麻煩了,原初心想。“警告,警告,係統遭到攻擊!!警告,警告,係統遭到攻擊!!”尖銳的報警聲響起,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