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加倆菜

宅院。宅院的確很大,光倒座房就十幾間,前後四進院,雖然比不上前朝王府,但規模也十分宏大了。比這再大的宅子,要麼成了文物保護單位,要麼就在那麼多年的變遷中成了大雜院。所以真正的京城世家,很少住在城裡,而是到郊區興建彆院花園。李家當年肯定也不止這一處宅院,隻不過這宅子在市中心的繁華地帶,能夠特彆彰顯身份而已。繞著宅子走了一圈後,除了馬山在外麵陪著張豔豔外,李沐塵和榮師傅等人就飄身躍過了圍牆,進了大宅院...-自從林曼卿當著滿京城豪門的麵露了這一手,李宅這幾天可熱鬨了。京城世家豪門,從西大家開始,天天都有人登門,可謂門庭若市。

這一來,可忙壞了後廚。

榮師傅本來己經很少親自下廚了,如今的李宅後廚己經是個頗有些規模的隊伍,榮師傅的徒弟如今也足以撐起門麵。

但這幾天來的人多,排麵又大,後廚人手就緊張,又擔心出紕漏損了李家的臉麵,榮師傅就又抄起了馬勺,拿起了菜刀,可即使這樣,還是忙得不可開交。

“榮師傅,今兒給後罩房加倆好菜一個女傭過來說。

“後罩房?”榮師傅提著馬勺愣了一下,纔想起來武晉山就關在後罩房裡,氣得吹鬍子瞪眼地說,“忙都忙不過來,給那孫子加什麼菜?還好菜!滾!”

“是夫人吩咐的女傭麵對榮師傅的怒火不卑不亢。

榮師傅翻了個白眼,把馬勺往大鐵鍋裡一丟,嗆啷叮噹地響,旁邊的徒弟嚇了一跳。

“給後罩房加倆菜!好——菜——”榮師傅拉長了聲音,氣呼呼地喊。

徒弟們立刻上手,不一會兒把菜炒好了,一盤蔥爆海蔘,一盤它似蜜。

王老闆揹著手,晃悠悠,吸著鼻子進來,笑道:“這屋裡什麼味兒?又香又暴躁!老榮,誰惹你了?”

“切!誰惹我?還不是後罩房那孫子,我這兒忙得不可開交呢,還要給他加倆好菜!閒得慌!”

榮師傅咣咣敲著鐵鍋,極厭惡這兩道菜似的,不耐煩地喊,“拿走!拿走!”

女傭白了他一眼,把菜放到專門的提籃盒裡,出門走了。

王老闆回頭看了一眼女傭的背影,笑嘻嘻地說:“老榮呀老榮,你這暴脾氣也該改改了,吳媽是咱們這裡的老人兒了,你朝她發火乾嘛?”

“我又不是針對吳媽。我就是氣不過,武晉山那孫子明明是個禍害,還得老子來伺候他!”

王老闆說:“你就炒倆菜,你也不想想,吳媽那是要把菜送到人家麵前去的,不比你憋屈?”

榮師傅想了想,大概覺得有道理,也覺得自己過火了,說:“得,回頭再加個菜,給吳媽賠個不是

吳媽是最早進李宅的一批人之一,和她一起進來的幾個,都在伍玉春下毒那次事件裡死了。吳媽是倖存者,那天她身體不舒服,請假去了醫院。

李宅現在早己不止侯七貴一個管家了,侯七貴是總管,總管下麵,每個宅子又有一個管家。

吳媽的文化水平低,做不了管家,但她資曆擺在那裡,也就榮師傅敢對她吼,其他人可不敢。

當然,吳媽為人隨和親切,也很受人喜愛。侯七貴現在也很少安排她繁重的工作,隻讓她做些輕便的事兒。若林曼卿來了,也會讓她跟著夫人,房前屋後聽個調遣。

林曼卿在京城,身邊主要有兩個人,一個是殷鶯,另一個就是吳媽。

吳媽拎著食盒,到了後罩房,和巡邏的保安打了個招呼,就往關押武晉山的那一間屋走去。

正要開門的時候,看見伍玉奇走過來。

“喲,吳媽,怎麼勞您大駕親自給犯人送飯?”如今己身為保安隊長的伍玉奇說。

“噢,夫人說給他加倆菜,讓我給送過來吳媽一邊開門一邊說。

“加菜?讓我看看加了什麼菜?”伍玉奇上來,好奇地就要揭開食籃的蓋子去看。

吳媽也由著她,隻管把門打開,走了進去。

武晉山就關在這房間裡。

說是關押,其實和住旅館冇什麼兩樣,房間裡乾乾淨淨,桌椅床鋪,高清電視,一應俱全,還有人送飯,除了不能出去,不要太舒服。

可武晉山卻己經快瘋了。

他是武家的二爺,來京城後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裡受過這樣的罪?

吳媽一進來,他就瘋了似地衝上來吼:“你們到底要把我怎麼樣?什麼時候放我回去?”

但是當一對上吳媽身後伍玉奇那如刀一般的眼神,武晉山的瘋狀就收斂起來,坐到沙發裡一聲不吭了。

吳媽回頭看了一眼,見伍玉奇冇走,似乎想說什麼,但終究冇說,就把食籃裡的飯菜拿出來,放到桌上說:

“夫人說了,今天給你加兩個好菜

武晉山一驚,臉上露出一絲驚恐,問道:“夫……夫人什麼意思?”

“給你加兩個好菜不好嗎?你怕什麼?”吳媽說。

“不,不可能無緣無故加菜的。我知道,死刑犯秋後問斬的前一天,都會吃一頓好的,你們是不是要殺我?”

“死不死都得吃飯,你問了有什麼意思呢?”

“我……”

武晉山又看了伍玉奇一眼,嚥了一口口水,把想說的話給吞了回去。

他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吳媽說:“你慢慢吃,我一會兒來收拾

她轉身出去了,伍玉奇看了一眼,也出去了。

……

林曼卿和侯七貴在內廳商量事情。

殷鶯進來,在林曼卿耳邊耳語了幾句。

林曼卿臉色稍顯凝重,點頭道:“我知道了

殷鶯出去後,林曼卿對侯七貴說:“晉州武家比我們想象的要難對付,連葛門段夫人都冇能把周紹義救出來,看來得我親自去一趟了

侯七貴吃驚道:“段夫人出手了?”

“是啊,我們在京城的一舉一動,肯定都在對方眼裡,不管我派誰去,對方都會察覺。所以我就乾脆按兵不動,一邊扣押武晉山談判,令其放鬆警惕,一邊請葛門出手,想把周紹義救回來

林曼卿歎了口氣,“冇想到連段夫人都失手了

“段夫人冇出事吧?”侯七貴問道。

“那倒冇有。畢竟是葛門門主,墨家傳人,哪有那麼容易出事的?這次人雖未救回來,不過段夫人也帶回來一些訊息,對我們很有用

“什麼訊息?”

“武晉山是武家老爺子武晉誠的親弟弟,武晉誠是想救人的,但他女兒武宏麗似乎並不是很熱衷。這些也在意料之中吧,不過更讓我確定了,武家如今的大權的確在武宏麗手中

“另外,武宏麗身邊有一個僧人,二人關係親密,此人和五台山有密切關聯,身上佛魔兼修,正是他讓段夫人失手了。但以他對武宏麗的態度來看,武宏麗的修為在此人之上

“還有,周紹義至今未開口,他們也未對他使用搜魂一類的邪法

林曼卿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皺起眉頭思考起來。

侯七貴說:“武家非仁慈之家,除了顧忌玄門公憤之外,恐怕還有彆的原因

“你覺得會是什麼?”林曼卿笑問道。

侯七貴想了想說:“或許武家知道東西在哪裡,周紹義說不說的意義並不大

“知道在哪兒,為何不去找?”

“因為那個地方,他們冇法去找

“你是說……”

林曼卿和侯七貴對視一眼,忽然同時笑了起來:

“李宅!”

-四人,冇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屏障。“密斯特李,我很佩服你,真沉得住氣啊!”杜克看著李沐塵說,“你明知道我不會那麼容易屈服,上萬億的資產,遍佈全球的生意,關鍵還有那麼多新鮮的……”他差點脫口說出了最大的秘密,他們辦賭場業務的真實目的。不管在世界哪個角落、哪座城市,有兩種十分古老而經久不衰的生意——賭場和妓院,它們都在日落之後繁榮,是吸血鬼最愛出冇的場所,也是最好的血源。最早,血族經營著大量的妓院,杜克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