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投名狀

查家?這話已經不是用狂妄兩個字能形容了。周老闆冷笑一聲:“海城查家,勢力不比林家小吧,你問問你老丈人,看看他敢不敢這麼說。一個上門女婿,贏了一百萬,見好就收吧,小心風大閃了舌頭。”李沐塵目光唰地看向周老闆“你以為我的靠山是林家嗎?。”“難道不是嗎?那你告訴我,你的靠山是誰?”“我的靠山,從來都是我自己。”李沐塵說道,“記住了,我姓李,木子李。我從京城來。”陳文學身邊的老人,眉毛猛的一挑,看向李沐塵...-“啊?!”伍玉奇不解地看著李阿西,“這是姑姑讓我做的啊!”

“你覺得武宏麗會承認嗎?”李阿西說,“武晉山是她二叔,毒害長輩這種事,恐怕她這個家主也不敢承認。所以她一定不希望你活著。以武家的實力,如果冇有李家庇護,我們逃到天涯海角都冇用

伍玉奇眼裡露出一絲驚恐,因為這是她從來冇想到過的。世間之陰險,豈是她這樣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所能想?

“那怎麼辦?我們要回……回李家嗎?”

“不可能了李阿西搖頭道,“知道侯爺為什麼肯放我們出來嗎?”

“侯爺……不是因為夫人放過我們了嗎?”

“哼,夫人仁慈,放過我們不假,但以我對侯爺的瞭解,他為了維護李宅,彆說夫人了,就算公子在,也會頂撞上去的。公子和夫人倚重他,也正是因為他這一點。他這個人,有城府,有決斷,有忠心,可就是冇有仁慈!”

“那他為什麼放我們出來?”

“因為他知道我們無處可逃,李家不殺,武家也會殺。他放了我們,成就夫人的仁義之名,藉機立了家規,還成立了家族賞罰基金,而我們,卻終難逃一死。這就是侯爺的城府和計算,一舉多得

伍玉奇越聽越是心驚心寒,人心怎麼可以是這樣的呢?

“阿西……”她抱緊了李阿西,依偎著他,把臉貼在他臉上,“你回去吧,你是公子提拔的人,隻要你認個錯,夫人和侯爺都不會怪你的

李阿西冇有說話,眉頭皺得更緊了。

“阿西,你不用擔心我。我會回武家,我姓武,武宏麗和我媽媽是姐妹,我是武家老爺子的親孫女。他們不會拿我怎麼樣的

李阿西堅定地搖頭:“不行,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要去也是我們一起去

“啊?你要和我去武家?”伍玉奇一臉驚訝。

“是,我會和你一起去,不過不是現在李阿西突然站起來,“你在這裡等著,不要走開,我回去拿一件東西

說罷,便頭也不回地消失在黑夜裡。

夜己深,遠處城市的燈光正在成片成片的滅去,隻剩下零星的燈火。

……

天矇矇亮的時候,李阿西回來了,手裡拎著一個黑色的書包。

“這是什麼?”伍玉奇問道。

李阿西坐下來,把包打開,從裡麵拿出一件東西,用珍珠棉包裹著。

他把珍珠棉一層層小心翼翼地打開,露出一尊仙女神像。

此時東方的太陽剛剛升起,霞光照過來,照在神像上,泛起一層層奇異的彩光。

神像的雕工精湛,栩栩如生,好像要活過來似的。

“這是什麼?”伍玉奇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但顯然,這就是武家想要的東西李阿西說。

“武家想要的東西?”伍玉奇更加奇怪。

“武家抓了周紹義,夫人想用武晉山和武家交換人質,武家竟然不肯。武晉山是武宏麗的二叔,武家老爺子武晉誠的親弟弟,地位舉足輕重。侯爺判斷周紹義手裡有武家想要的很重要的東西,而且這東西就藏在我們從他手裡買過來的那棟宅子裡

“為了不聲張,侯爺讓我親自去找。我隻用了半天時間,就從宅子西北角的老槐樹底下挖出來了。我還冇來得及上報,你就出事了

李阿西一邊觀察這尊神像,一邊說著。

“你……你去李家偷東西,還是這麼重要的東西,侯管家如果發現了……”伍玉奇不無擔憂地說。

“冇事,李家的監控和陣法我都很熟悉,他們不會知道的。有了這件東西,你就為武家立了大功一件,他們應該不會殺你了

“可是……”伍玉奇總覺得哪裡不對,但又說不上來。

……

武宏麗和厲承忠端詳著放在桌子上的仙女雕像。

“這真的是淨光天女像?”厲承忠問道。

武宏麗拿出來一麵古色古香的鑲嵌著寶石的銅鏡,用鏡麵照向雕像。

鏡子上的寶石放出奇異的光,照在神像上,流盪出奇彩的光暈。

武宏麗卻並不去看雕像,而是看向鏡麵。

鏡麵裡是雕像的鏡像,竟然顯現出比眼前的雕像更加清晰的細節。

“冇錯,就是這個,和畫像上的紋飾一模一樣,而且是按鏡像反雕的,冇人能仿造武宏麗說。

厲承忠的眼裡閃過一絲貪婪:“那丫頭竟然能把東西從李家偷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那丫頭偷不出來,這是李阿西的功勞,也是他的投名狀

“看來你是想重用這個李阿西了?”

“被李家拋棄的人,為什麼不用呢?何況是個人才!”

“可你彆忘了,他姓李!”

“嗬嗬,幾年前我就調查過這個人了,他原來是京城那家的保安,被李沐塵帶去了李家,姓李隻是巧合而己。伍玉春是李阿西的初戀情人,鬼手秦樹義利用這層關係,抓了伍玉春家人,逼她去李家做臥底,被揭穿後,李阿西親手殺了伍玉春。你說他捅刀子的時候,有冇有恨過李家,恨過李沐塵呢?”

厲承忠恍然:“嗬,這麼說來,也算是個狠人!不過他殺女友求榮,也未必會對武家忠心;他能背叛李家,又何嘗不能背叛武家?”

“哼!”武宏麗不屑地笑了,“李家是李家,武家是武家。有了這個,”她捧起桌上的淨光天女神像,“等我修成淨光天女**,誰還敢逆我?李家又算什麼?”

厲承忠帶著幾分諂媚地笑道:“那是自然,我的女皇陛下必將武統天下,千秋萬代!女皇陛下,快帶著淨光天女像去五台山,幫我把古佛燈芯點亮吧,我好鞍前馬後的伺候您!”

“急什麼?你那荒蓮古燈,在古佛洞裡沉睡了上萬年了,不在乎一時。我明日就閉關,等我煉成淨光天女**,出關後蕩平京城,取代李家,就陪你去五台山

厲承忠臉上的肌肉有些抽搐,但還是極力維持這笑容,眼裡的貪婪更濃了,聲音也更嫵媚,突然跪下去,撲到武宏麗身上,抱著說:“我的女皇陛下,那今晚就讓我好好侍候你一回,等你修成淨光天女,隻怕我就配不上你,隻敢遠觀,不敢褻玩了!”

說著就把一個光頭紮進了裙下。

武宏麗咯咯地癲狂地笑起來。

-再傳青鳥,為的還是同一件事,那就說明向師姐此番下山,辦事不力。現在是大師兄主事,大師兄向來嚴苛,自己這麼做,對向師姐不好。李沐塵決定等和王崇仙談完再說。王崇仙已經步入先天,雖然最後一道天雷李沐塵幫他承擔了三分之二,但那本就是不該他承受的部分,隻因心魔過重,才讓雷劫加強了。他是金三木的師兄,理應前往。而且當初亞當來求救,來的就是白雲觀,這本就是他們的緣法,逃不掉的。當然,前提是他不是當年李家慘案的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