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林月醒了

天州市的高層領導貪汙受賄,藉機斂財。”“還有警隊的高層領導跟他們沆瀣一氣,為他們提供保護傘!”“再加上警方那邊掌握的線索,現在可以確認,臥底警員犧牲前追查的特大洗錢案,就跟舉報信的內容有關!”“經上級有關領導的決定,兩件事併案處理。”“而我這次下來的目的,就是覈實舉報人的身份,掌握舉報資訊,保護舉報人的安全!”李東聽懂了,原來警隊的高層,隻是其中一環。背後真正的大人物,另有其他!能讓警隊的高層不惜...-

屋內窗簾拉著,誰也看不清具體。

不過從輪廓來判斷,應該是張婷被打人了一巴掌。

物業和保安麵麵相覷,誰也不敢多管閒事。

這個小區裡的業主,全都非富即貴。

至於眼前這棟,業主的父親是江北區的副區長,還是江北公安局的主要領導。

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兩人今天剛剛結婚。

上午才舉辦的婚禮,新婚燕爾。

這怎麼洞房之夜,新娘就被打了?

看架勢,應該是新郎在外麵花天酒地,把情人領回了家。

新娘說了兩句,結果惹來了新郎的家庭暴力!

這叫什麼事?

雖然有些同情新娘,但清官難斷家務事。

而且男方又是領導家庭,誰也不敢多問。

不多時,屋內繼續傳來拳腳的聲音。

看得出來,新郎正在氣頭上,而且喝了酒。

總之,張婷淒慘的哭聲迴盪在小區之內,引來不少人的同情。

過了好一會,男人應該是打累了,張婷的哭聲這才漸漸止住。

隻有男人的叫罵聲還在斷斷續續,“賤女人,敢管老子的事,今天非得打死你!”

“這個破家,老子真是一點不想待。”

“不是嫌我礙眼嗎,老子這就走,你自己在這過吧!”

“肖雅,你去幫我收拾一下東西,我帶你度蜜月去!”

不多時,彆墅裡走出兩個人。

男人是白成虎,穿著薑海潮的衣服。

女人是張婷,穿著肖雅的衣服。

兩人全都拎著一個大皮箱,把皮箱搬上後備箱,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白成虎駕車,在小區外兜了一圈,然後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把車停穩。

車內。

張婷鼻青臉腫,嘴角還有血跡。

很顯然,為了矇蔽警方,剛纔並冇有留手,而是假戲真做!

臉上的淤痕,看著就讓人一陣心驚膽顫!

白成虎歉意道:“張警官,對不住了……”

張婷搖頭,“冇事,又不是你打的。”

“平時薑海潮也這麼毒打我,習慣了。”

白成虎冷笑,“張警官放心,我不會留下任何隱患。”

“不管這次能不能順利逃走,以後你都不會看見我。”

“後會無期!”

張婷打開車門,拱手道:“保重!”

等到白成虎駕車離開,張婷又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從院牆外翻了回去。

雖然她是女人,但畢竟也是警察,這種程度的圍牆對她來說不算困難。

很快,張婷悄無聲息的返回彆墅。

為了製造不在場的證據,她又故意給物業打了個電話,“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方便出門。”

“能不能麻煩你們,幫我買一些跌打損傷的紅藥水?”

“剛纔下樓的時候,我不小心從樓上摔下來了……”

聽見這句話的物業人員互相對視,什麼摔的,分明就是家庭暴力被人打的。

明知道張婷說的是謊話,倒也冇人戳破。

不多時,一個物業的女管家敲響了房門。

張婷上前開門,“來了。”

儘管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看見張婷的時候,物業的工作人員還是被嚇了一跳。

這是打的有多狠?

鼻青臉腫就不說了,嘴角破了,眼角也被打開了!

要知道,今天可是新婚之夜呀。

同情之下,工作人員心疼道:“張小姐,你這是……”

張婷解釋,“不小心摔的,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擦一下藥水?”

隨著張婷進入屋內,家裡一片狼藉。

看得出來,張婷還冇來得及收拾。

地上除了玻璃渣,還有打碎的酒瓶,屋裡也都是飄散的酒精味道。

張婷主動說道:“剛纔的事,你們都聽見了吧?”

工作人員憤憤不平的說,“薑先生真是太過分了,今天是你們結婚的日子,他怎麼能這麼乾?”

張婷自嘲一笑,“冇辦法,人家是領導家庭,**,我是老百姓。”

工作人員試探的問,“薑先生真走了?”

張婷解釋,“嗯,剛剛收拾的東西,帶著那個女人一起走了。”

“說是出去度蜜月,不想看見我。”

“不好意思,讓你們看笑話了……”

說著,張婷委屈的哭了起來。

物業的工作人員感同身受,主動安撫道:“張小姐,你彆哭了。”

“我這就喊幾個人過來陪你,順便幫你把家裡收拾一下。”

“好歹也是結婚的大喜日子,這像什麼樣子?”

張婷點了點頭,楚楚可憐道:“麻煩你們了。”

江北區人民醫院。

雖然這件案子已經由市局偵辦,不過目前還冇正式交接。

因此,走廊上的警察,大部分都是關新昌的安排。

現如今,林月的口供關係著白成虎的下落,馬虎不得。

很顯然,宋辭過來之前,就已經有人打過招呼。

出了電梯之後,一路暢通無阻,直接來到了林月的病房外。

在場除了江北警方,還有楊權和楊慧。

看見兩人,宋辭主動說道:“師兄,師姐,今天晚上辛苦你們了!”

楊權說道:“客氣什麼,我們也是警察,都是份內之事。”

“小東怎麼樣,有下落了嗎?”

現場人多眼雜,宋辭也不敢實話實說,隻能搖了搖頭。

楊慧滿臉心疼,主動挽住宋辭的胳膊,“放心好了,我看過李東的麵相。”

“福大命大,不會出事的。”

宋辭岔開話題,“對了,林月怎麼樣?”

楊權解釋,“剛剛經過搶救,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如今正在監護病房觀察,裡麵的醫生和護士都是你楊師姐安排,絕對放心。”

宋辭點頭,看向楊慧道:“楊師姐,給你添麻煩了。”

楊慧嗔怪道:“剛說了讓你不要客氣。”

“放心吧,林月冇事。”

“我剛剛跟醫生聊過,魏華強的那槍,並冇有擊中要害部位,現在也隻是失血造成的後遺症。”

“今天能不能甦醒不知道,不過人肯定冇事。”

“倒是你,剛纔的直播我也有看。”

“華西集團可是一塊難啃的骨頭,連天州警方都不敢輕易妄動。”

“你可倒好,不跟我和你師兄商量,一個人就敢找上門,你也真是膽子大!”

宋辭苦笑,“憂心李東,當時冇想那麼多。”

作為市辦的副主任,對於華西集團的根基,楊權肯定知道的更多。

看了看宋辭,掩飾不住的擔心。

雖然宋辭嘴上說的輕鬆,但是楊權清楚,就算宋辭今天晚上能夠全身而退。

以那個許華熙的能量,這事恐怕輕易不會善了!

正說話的功夫,一名醫生走了出來,“病人醒了!”-寶劍,就差明說李東可以先斬後奏,皇權特許!何記霄的心裡也在罵,罵的人是齊振海!直接向省公安廳彙報的警員,全省能有幾個?可眼前這個,卻被他帶著人給抓了!齊振海,你個王八蛋!這就是你說的普通家庭?這就是你說的基層警員?你自己眼瞎不要緊,可你就算想死,也他媽彆把老子牽連進來啊!何記霄欲哭無淚,但是吳應纔沒有表態,他也不敢擅自越權。局麵的詭異,很快所有人撤離。小警察還不知道大禍臨頭,老警察卻心知肚明,隱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