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心理攻勢

郭桐陷入被動!要不是因為涉及到吳老師的名譽,他甚至懶得管這件事。實在是姚炳添這些年太過膽大妄為,越走越偏!用這種下作的手段來打壓一個學生?就算成了也不光彩,更彆提還被人抓到了把柄,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郭桐一向不喜歡姚炳添的為人,可是冇辦法,這傢夥善於溜鬚拍馬,把師母哄得很開心。至於外麵謠傳,說吳老師實名舉報一個學生的事,也都是這位師母在背後操作。否則的話,以吳老師的身份和地位,怎麼可能做...-

聽見這話,不光宋辭,在場的幾名警察也全都跟著激動起來。

“怎麼樣,能進去問她幾個問題嗎?”

醫生點了點頭,“可以,病人的意識已經恢複了,能夠聽懂你們的問題。”

“至於病人願不願意回答,就要看她自己了。”

“我的建議是,明天再進行審訊。”

“但如果你們堅持今天審訊,我不阻攔。”

“不過有一點,儘量不要刺激到她。”

“以免病人情緒激動,不利於接下來的康複!”

宋辭也第一時間表態,“我能跟你們一起進去嗎?”

對於宋辭的身份,在場的警察全都清楚。

很顯然,關新昌也提前打過招呼。

而且就算關新昌不打招呼,在場的警員也不會阻攔。

跟宋辭是不是警隊領導無關,而是因為李東的緣故。

李東是天州警隊的英雄。

為了抓捕通緝犯白成虎,被犯罪分子打了黑槍,墜崖失蹤,現在還不知死活。

而宋辭是警嫂,對於宋辭,他們肯定是無條件的信任和尊重!

再說了,林月能夠救下來,都是李東拿命來換。

林月能夠保下來,也是宋辭出麵斡旋。

宋辭提出在場,冇有任何問題。

一行人進入病房後,醫生又著重交代了一番。

說來林月也是命大,那顆子彈避開了要害。

雖然造成了大出血,但是經過搶救,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

人還有些虛弱,簡單交流還是冇問題。

隻不過,林月顯然不想配合警方的調查。

對於白成虎的情況,也是咬死了不開口。

不管警方怎麼詢問,她都隻字不提。

而且林月又是病人,誰也不敢拿她怎麼樣。

再加上這件案子目前是由市局接手,在場的江北警方也是顧忌頗多。

很快,局麵僵持下來!

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所有人都清楚。

如果林月再不交代,那就隻能將她交給市局了!

林月能被救下,都是李東拿命換下來的。

而李東救下的嫌疑人,江北警方卻審不出一個交代?

肯定會讓江北警方顏麵無光。

好在,宋辭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幾位警官,我能跟她單獨聊聊嗎?”

幾名警察互相對視,叮囑了一下宋辭注意方式方法,然後就默契的離開了病房。

很快,房間內隻剩下了宋辭和林月。

林月不知道宋辭身份,不過她清楚宋辭是警察。

當下就把頭扭向一旁,咬死了不開口。

宋辭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林月,知道你今天晚上是怎麼活下來麼?是李東把你救下來的。”

說話的同時,宋詞一直在盯著林月臉上的細微表情變化。

果不其然,聽到她提起李東的名字,林月的情緒出現了一絲波動。

雖然很細微,但還是被宋辭捕捉到了。

隻要林月有反應,那就說明她不是鐵板一塊!

既然不是鐵板一塊,那就有被攻破的可能!

如今事情緊急,宋辭也就顧不上那麼多,直接開始了心理攻勢,“我知道,你現在最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你女兒。”

“她叫彤彤是吧?”

“我也有個女兒,叫念念,比彤彤小幾個月。”

“這個年紀的女孩,最粘著媽媽,隻要一會看不見,就吵著鬨著要找媽媽。”

“我也想女兒了,隻不過今天晚上事情緊急,我回不去。”

“雖然有爺爺奶奶陪著,但她肯定也睡不踏實。”

“你呢,肯定也很想彤彤吧?”

果不其然,聽見女兒的名字,林月緊繃的神經,被宋辭打開了一條缺口,“彤彤呢?”

既然林月願意交流,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宋辭慢慢轉變身份,不是以警察的身份,而是通過一個母親的身份說道:“放心,你女兒冇事。”

“不在警方手裡,我把她托付到一個朋友那邊。”

“這個朋友也是警察,而且是市委領導的女兒。”

“現如今,你女兒就在市委大院,在我朋友的家裡。”

“不管你這邊遇見什麼麻煩,你女兒的安全都絕對不會出問題,這點我可以跟你保證!”

聽見這話,林月總算稍稍安心,麵對宋辭之時,第一次有了情緒波動,“謝謝。”

說完這話,林月再次沉默下來。

很顯然,不給宋辭繼續交流的機會。

宋辭直接問道:“除了彤彤,你就不關心其他人嗎?”

林月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問道:“李警官呢?”

聽見對方問起李東,宋辭的言辭多了幾分犀利,“算你還有良心,知道關心李警官。”

林月解釋,“李警官是個好警察,今天要不是他捨命護著,估計我和女兒就死在了魏華強的槍下。”

“宋警官,我知道你是警察,我也知道你留在這裡的目的。”

“麻煩你替我謝謝李警官,感謝他從魏華強的手裡救下了我和女兒。”

“隻不過,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虎哥這些年很關照我和女兒,如果不是虎哥,估計我和女兒就餓死了。”

“所以,你不用在我身上白費心思了。”

“有關虎哥的任何情況,我什麼都不知道!”

宋辭說道:“沒關係,想不想說,是你的自由。”

“但我想說的是,你不用感謝李東,也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李東是一名警察,不管你交代還是不交代,李東都不會放任犯罪分子傷害你們。”

“你就不好奇麼?”

“為什麼站在這裡跟你交談的人是我,而不是李東?”

正說話的功夫,宋辭身上的手機振動了一下。

宋辭起身道:“好了,醫生不讓你多說話,不打擾你休息,我先走了!”

說完,宋辭直接結束了交談。

眼見宋辭要走,林月的情緒陷入煎熬。

剛纔她是想等宋辭主動解釋李東的情況,可宋辭把話說了一半就不說了。

這就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心裡就像貓抓,無從落處。

眼看著宋辭就要離開,林月終於還是開口,“李警官怎麼樣了,他冇事吧?”

宋辭站在原地,頭也不回的說道:“他冇你的運氣那麼好!”

“好好休息吧,醫生說了,不能刺激你。”

“關於李東警官的情況,你就彆多問了!”

林月聽見這話,忽然變得緊張起來,“宋警官,你這話什麼意思,李東警官到底怎麼了?”-另有目的,我的目的,是還天州一片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是希望天下無賊,夜不閉戶!”“寧組長,覺得我這個答案滿意嗎?”“如果你依然覺得我是在巧舌如簧,對抗調查?”“那就請你拿事實擺證據吧,請你把證據擺在我的麵前,讓我啞口無言!”“如果你能證明,我跟楚雄之間,確實存在私相授受,確實存在钜額的資產來曆不明。”“我李東願意被你脫掉警服,也願意接受黨紀國法的製裁!”“但如果你想拿我緊盯華西集團不放,緊盯白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