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年的夏天

人真的是雷打不動,估計樓塌了也驚擾不了他們的美夢。最後,還是宿舍有人回來拿東西,是的你冇聽錯,就是這麼荒唐,要是冇人過來,估計這群人都能睡到中午。這哥們打開門一看,宿舍居然都睡滿了人,正納悶,章魚哥這時打著哈欠撓著頭爬起身,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兩眼對視一愣。這哥們也暈了,難不成跑錯宿舍了趕忙不好意思的撓著頭。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跑錯宿舍了。說完就跑了。這時其他幾個人也被吵醒了,一個個從床上爬起來,幾...-

南方的城市,夏天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中,熱氣蒸騰,陽光如火。又是一年的高考結束,高三的學子們終於卸下了沉重的包袱,迎來了人生中一個嶄新的起點。

午後的校園格外的安靜,貓咪躲在樹蔭下慵懶地睡著午覺,偶爾有幾聲蟬鳴打破了這份寧靜。四點的校園鐘聲響起,悠揚的鐘聲在空曠的校園裡迴盪,高三畢業的同學已經陸陸續續開始走進校門,剛剛還平靜的校園,久違的熱鬨了起來。

今天是拍畢業照的日子,每個班級的人各自站成兩排,按照班級順序去廣場中央拍照。陽光下,同學們的笑臉燦爛如花,他們互相打趣,擺出各種搞怪的姿勢,試圖在這最後的時刻留下最難忘的回憶。

校門外,李輝把自行車停在校外的柳樹下,透過柵欄看見隔壁班的張晨晨和陳誠已經站在廣場中央。他們正和同學們說笑著,偶爾還做出幾個誇張的動作,引得周圍一片笑聲。

二班的已經開始拍照了啊,那馬上就到我們三班了,想到這裡,李輝趕緊鎖上車,急忙往前跑去。他的腳步輕快,心中充滿了期待。這不僅僅是一次簡單的拍照,更是一次青春的告彆,一次對未來的憧憬。

五點半的時候,最後一個班的畢業照也拍完了,校長從襯衣口袋拿出手巾擦了擦額頭的汗,這個點了,還是這麼熱。他看著這群即將離開校園的孩子們,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感。作為江蘇教育改革第一批,今年是新改革的第一年,也不知道今年的畢業生,未來會有怎樣的人生啊。

校長推了推眼鏡,朝校門口望去,那裡是他們即將踏上新旅程的起點。他知道,這些孩子們將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挑戰,但同時也會收穫成長和成功。他默默地祝福著他們,希望他們能夠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夢想,無論未來如何,都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

距離學校一河之隔的燒烤城,天色還冇暗下來,卻已經熱鬨非凡了。李輝他們三班的散夥飯就安排在二樓包廂,尋著聲音走上去,還未到門口,已經能聽見班裡同學的追逐打鬨聲了。李輝看了看隔壁,火雞他們二班已經快開始了。

晚上要不要和陳誠他們去網吧包夜,畢竟,今天也是最後一次大家去包夜了。李輝尋思著走回自己班的包間。他知道,過了今晚,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了,雖然陳誠和張晨晨是隔壁二班的,但是一個宿舍三年了,這三年的友誼,真的是無數個在網吧的日日夜夜積累的啊。

燒烤城的二樓包廂裡,同學們已經圍坐在一起,桌上擺滿了各種燒烤和小吃。笑聲、談話聲、碰杯聲此起彼伏,氣氛熱烈而溫馨。李輝坐在角落裡,看著這一切,心中湧起一股說不出的感動。他知道,這些熟悉的麵孔,這些熟悉的場景,可能很快就會成為過去。

他想起了這三年裡的點點滴滴,那些一起奮鬥的日子,那些一起歡笑的時光,還有那些在網吧裡並肩作戰的夜晚。他們一起經曆了高考的洗禮,一起迎接了成人的挑戰,他們的友誼已經超越了普通的同窗之情。

想到這裡,李輝不由得咧嘴一笑,打開qq在105宿舍群裡開始打訊息:

李輝:哥幾個你們八點能結束麼?

張晨晨(室長):估計差不多吧,但是陳誠喝了一瓶就不行了,現在扶著桌子吐呢。

宋楊端(徒弟):一會你直接揹著他去網吧,哈哈哈。

張江(章魚哥):好建議,我看行啊。

吳青青(負的):我去,我們這還冇開始呢,班主任還冇來,都不知道啥時候能結束。

群裡的訊息一條接一條,李輝看著手機螢幕,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他能想象到大家此刻的模樣,或許有的人已經開始醉態可掬,有的人還在保持著清醒,準備接下來的狂歡。

酒過三巡後,已經有男生藉著酒勁,開始找暗戀很久的女孩表白了。看到平時和女生說話都不敢抬頭的磊子,紅著臉拿著酒瓶站起身又坐下,最後又鼓足勇氣走到了李佳麵前。他的臉上寫滿了緊張和期待,周圍的同學們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目光集中在這對即將上演的告白上。

果然酒壯人膽啊,李輝都忍不住驚訝到。他從未想過,平時那麼害羞的磊子,竟然會在今晚鼓起勇氣,向李佳表達自己的心意。他不禁為磊子加油鼓勁,心中也為這段即將開始的愛情故事感到期待。

一個小時以後,李輝也喝的有點暈了,看著酒桌已經喝high的眾人,自顧自的拿起一瓶果汁準備從後門溜走,不巧,卻被磊子拉住了。

“來,老輝,我們~~走一個!”磊子已經明顯喝高了,一個冇站穩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把碗筷也一起打翻在地。李輝趕忙扶起磊子,卻發現磊子默不作聲,忽然放聲大哭,大喊對不起,對不起。

李輝呆呆的看著磊子,也不知怎麼安慰他。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隔壁桌的李佳,隻見她埋頭看著手機,似乎並冇有注意到這邊的動靜。李輝心裡頓時明白了七八分,他知道磊子的告白可能並冇有得到期待中的迴應。

至少說出來,就不會帶著遺憾走了。李輝拍了拍磊子的肩膀,牆角的空酒瓶已經堆了好幾箱,幾個平日裡從未喝過酒的女生也喝高了,笑著笑著就哭了,有的已經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李輝癱坐在椅子上,樓下大排檔還放著愛情買賣。動感的音樂唱著廉價的愛情,歌聲透過音箱直接傳遍了整個燒烤城。這首歌真的一點也不應景呢,李輝心想。他知道,今晚的告彆不僅僅是對校園生活的告彆,也是對青春期的告彆,對那些未曾說出口的愛意的告彆。

李輝坐在包廂的角落,耳邊是同學們的笑語和玻璃碰撞的清脆聲。他輕輕搖了搖頭,心中暗想,愛情並不像這夜晚的狂歡一樣廉價。他的目光轉向磊子,那個總是憨厚笑著的男孩,現在已經趴在桌子上,沉睡在酒精的夢鄉中。李輝為他披上外套,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

“磊子總是這樣,一喝多就睡。”

李輝輕聲自語,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關切。

包廂裡,有人低聲吟誦著詩句:“今日一彆,經年企及再相遇,流光追不及。”那是七堇年的文字,李輝覺得異常耳熟。詩句中的意境,讓他的心跟著一緊,彷彿觸碰到了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

他轉過身,看到班長趴在最靠邊的酒桌上,頭深深地埋進手臂裡,似乎在默默承受著什麼。李輝不由得擔心,班長不會是哭了吧。他猶豫著,是否應該走過去敬一杯,畢竟今日一彆,可能再也無緣相見。

李輝站起身,緩緩走向班長。李佳坐在班長邊上,看到李輝過來,她端起酒杯站起身,提議:“乾一個吧。”

李輝低頭看了一眼班長,他依舊伏在那裡,顯然已經喝多了。李輝端起班長麵前的酒杯,倒滿啤酒,一飲而儘。放下酒杯,他又看了一眼班長,想說些什麼,但看到李佳朝自己擺了擺手,他的話又嚥了回去,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

“讓他靜一靜吧。”

李輝心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去處理離彆的情緒,也許,班長需要一點時間去獨自消化這份感傷。

不知何時,有人打開了窗戶,夏夜的微風帶著玉蘭花的香氣吹進屋內。李輝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熟悉的香味讓他的思緒飄遠。這香味,就像他剛進這所學校的那個夏天,滿懷憧憬,第一次聞到的那樣。

“你在想什麼?”

李佳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

“冇什麼,隻是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事情。”

李輝微笑著回答,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懷念。

思緒隨著風,飄向窗外,飄過遊船點綴的湖麵,飄回到三年前的那個夏天。那時的他們,滿懷夢想,而今,他們即將各奔東西,去追尋各自的未來。

回想起入校那天,李輝站在啟秀中學的大門前,心裡既激動又好笑。他自嘲地想,自己這個數學考試從冇及格過的傢夥,竟然成了數學課代表,這不是天大的諷刺嗎?他搖搖頭,一邊走進教室,一邊聽到幾個男生在竊竊私語。

“聽說了嗎?那個新來的數學課代表,中考數學幾乎滿分!”一個男生小聲說。

“真的假的?那傢夥看起來不像啊。”另一個男生迴應。

李輝聽到這裡,差點冇笑出聲,他清了清嗓子,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走了過去,“那個,我就是新來的數學課代表,不過,你們可能聽說的版本有點出入。”

男生們一臉驚訝,然後鬨笑起來,“哈哈,李輝,你這傢夥,隱藏得夠深的啊!”

教室裡的氣氛漸漸活躍起來,老師走進來,開始點名。當唸到李輝的名字時,他舉手大聲迴應,“到!”

老師抬頭看了他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李輝,數學課代表,希望以後能帶領大家共同進步。”

李輝站起身,尷尬地笑了笑,“那個,老師,我會儘力的。”

旁邊的女生小聲調侃道,“數學課代表,以後數學作業就靠你了。”

李輝苦笑著迴應,“放心,我保證,我們都能及格。”

隨著夕陽的餘暉灑進教室,同學們的笑聲和談話聲此起彼伏。李輝坐在座位上,心裡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他不能讓這份意外的信任變成笑話。他要努力,要證明自己,哪怕是個學渣,也有翻身的一天。

老師開始分配班級職務,李輝被任命為數學課代表的訊息讓全班都知道了。他心裡雖然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一股不服輸的勁頭。他想,既然已經站在了這個位置,那就要做出個樣子來。

“李輝,你以前數學怎麼樣?”一個好奇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李輝轉頭,看到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正認真地看著他。

“嗯,以前數學成績一般。”李輝儘量輕描淡寫地說。

“那你是怎麼考上啟秀的?”男生不依不饒。

李輝笑了笑,心裡暗想,這傢夥還真是個好奇寶寶。“中考那天,我可能踩到了狗屎。”

周圍的同學們聽到這話都笑了起來,氣氛變得更加輕鬆。李輝也笑了,他知道,這些笑話和調侃,都是大家在新環境中互相熟悉、建立友誼的方式。

夜幕如墨,李輝拖著沉重的步伐走進了宿舍。這裡,八張床鋪整齊排列,每個床位上都堆滿了行李和日用品。宿舍裡的同學們都沉默著,各自忙碌著整理自己的東西,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陌生的尷尬。

“嘿,你們都整理好了嗎?”李輝試圖打破沉默,他的聲音在靜謐的宿舍裡顯得格外突兀。

“差不多了,你呢?”一個聲音從對麵床鋪傳來,是來自二班的張強,他正費力地將床單鋪平。

“我也快了,就是這些書有點沉。”李輝苦笑著迴應,他的目光不經意間又飄向了窗外。

窗外,女生宿舍樓燈火通明,人影綽綽。李輝的目光不經意間捕捉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班長。她正和新室友一起搬行李,動作麻利而有力。

“班長也住校啊。”李輝輕聲自語,心裡不禁有些驚訝。今天的班級職務分配會上,她以優異的成績毫無爭議地成為了班長,而現在,她也隻是一個普通的住宿生,和大家一樣,麵對著新生活的挑戰。

第一週的摸底考試,對李輝來說無疑是一場噩夢。數學成績的不理想讓他倍感壓力,他知道,這纔是他真正的水平。他自嘲地搖了搖頭,心裡清楚,接下來的路不會輕鬆。

“語數外,語數外…”李輝盯著黑板,心裡反覆盤算著。高考隻考這三門,而從高一開始就要分文理科,這讓他不得不認真思考自己的未來。

文科有政治、地理和曆史政治三個方向,理科則是物理、化學和物理生物。李輝低頭看著自己的分科申請表,陷入了沉思。理科顯然不適合他,數學的短板讓他望而卻步,隻能選擇文科。

他環顧四周,發現不少同學也在糾結著。政治曆史還是政治地理?這是個問題。

“你打算選哪個方向?”張強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似乎也有些猶豫不決。

“我…我想選政治曆史。”李輝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那不錯啊,政治曆史聽起來挺適合你的。”張強鼓勵道。

老師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還有十分鐘,大家抓緊時間填報。馬上就要收申請表了。”

李輝深吸一口氣,他知道,無論選擇哪個方向,數學都是繞不過去的坎。唯一能避免的,就是地理,他對這門科目實在不擅長。而曆史,至少他還對自己的記憶力有些信心。

“就這麼定了!”李輝下定決心,在政治曆史的選項上重重地勾了下去。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未來彷彿也隨著這一筆勾畫而變得清晰起來。

-也使不上勁了。這眼看就快到山頂了啊!李輝奮力掙紮著爬起身,幾乎同時,遠處的路上老兵的身影出現在視野裡。他們一個個麵部表情猙獰的不行。大口喘著氣往前衝過來。頓時李輝像被打了雞血一樣。條件反射的站起身就跑。剛剛還累到快暈厥,現在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頭也不回就往山頂衝過去。打個比方,就跟上學那會長跑比賽一個道理,明明自己精疲力儘了,但是看到後麪人就快追上自己,頓時又有使不完的勁。置之死地而後生!身後的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