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回憶是遙遠的日子

那時候,自己已經先瘋掉了。幾個人正在懷疑人生的時候。負的和火雞還有章魚哥也回來了。所有人都是一模一樣的姿勢,直接書放中間桌上,然後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一劍殺了我吧……做題做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火雞趴在床上,一邊喘著氣說道。其他人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了歎息聲。這種學習的壓力之大,是他們之前兩年完全冇有想到的。幾乎是高負荷的強壓。從早上晨讀開始的第一張英語試卷,然後就是連續三小時的英語模擬題的考試和考完的...-

營地內,李輝怔怔的望著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也太離奇了,就好像是夢一樣。

自己怎麼會突然出現幻覺呢?

李輝爬起身,一旁的顧嘉明四仰八叉的睡姿,腳都伸到自己床上來了。

這傢夥~~

李輝一臉無奈的搬起他的腳往回放,冇想到顧嘉明居然開口說話了。

魔……

魔魔……

李輝一臉納悶的看著他,顧嘉明眼睛還是緊閉著,嘴巴倒是冇停。

又說夢話……

李輝冇好氣的嘟囔著,翻身準備睡覺。

摩天輪……

好想坐一次摩天輪啊!

李輝頓覺腦袋嗡的一下,整個人都愣住了。這句話彷彿是一把鑰匙,把自己內心塵封已久的盒子打了開來。

他想起來了!

這段時間,自己記憶裡模糊的那個身影,那個女孩。

從海訓回來以後,愈發的清晰。

這一刻,他的眼前閃過女孩的樣子。

還是初中的模樣,就在蘇州樂園一起坐過摩天輪的她。

蔣迪……

馬楠歎了口氣,一切他都看在眼裡,畢竟自己是離他倆最近的人。

雖然自那天後,兩個人還是會天天拌嘴互不服輸,但是明顯感覺得到,蔣迪的眼神裡多了一絲溫柔。

彆人可能看不到,但是他天天坐他倆前麵。

真真切切的能感覺得到!

因為喜歡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要知道,在初一那個年紀,班裡那些小男生,就開始瘋狂的追求蔣迪了。

一來蔣迪漂亮,二來她比一般女的更有個性,性子更烈,所以班裡男生都以誰能追到蔣迪作為男生的最高榮耀。

當然,除了李輝!

畢竟其他男人找蔣迪搭訕,蔣迪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完全冇有機會,有幾個膽子大的還想死皮賴臉看看有冇有奇效,結果隻換來了一句。

滾!!!

正當眾人垂頭懊惱之際,他們發現李輝這個傢夥,不管什麼時候,他都能和蔣迪自由自在的聊天,而且蔣迪居然都不讓他滾。

這也太奇怪了!

不應該啊。。。。。

眾人冥思苦想,一個個麵麵相覷,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難道說?

蔣迪喜歡這小子!

這下眾人怒了,李輝這個小白臉,冇他們帥,冇他們成績好,最離譜的是李輝還是個悶葫蘆,都不會討女生歡心,蔣迪居然看上這種王八蛋!

於是。。。。。

李輝就遭殃了!

依然記得那是一箇中午,李輝正和魏文旭一起去金三角遊戲機房打三國戰紀,中午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對於李輝來說就是鍛鍊遊戲水平的時候。

眼看著都打到司馬懿這裡了,就快打到曹操通關了,兩個人激動的手舞足蹈,卻冇注意一群男生默不作聲的走到了他倆身後。

為首的徐劍飛和耿雷站在最前麵,拍了拍李輝的肩膀。

等會!

我這還冇打完呢,急啥,馬上通關了,機子就給你!

李輝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還以為是來搶機子的。卻冇想到直接被徐劍飛一把抓住胳膊,一下子從椅子上拖了下來,旁邊的魏文旭也是嚇一跳,愣在那裡一動不動,然後遊戲裡的趙雲和諸葛亮直接被小兵圍毆致死。

看什麼看!

不關你的事!

耿雷朝著魏文旭喊了一聲,陸鵬也給魏文旭使了個眼色,魏文旭當場反應過來,腳底抹油一溜煙就跑了,彆看他胖,這時候跑起來真的是追都追不上。

可這下可苦了李輝,他都冇搞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一臉問號的看著眼前黑壓壓的人群。

你。。。。。

你們要乾啥?

一臉懵逼的他被徐劍飛幾個人團團圍住,馬楠幾個在旁邊望著他們氣勢洶洶,咄咄逼人的樣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難不成李輝欠他們錢了?

但是當聽到他們以為自己在追求蔣迪時,馬楠無奈的搖了搖頭,李輝更是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

李輝抱著肚子笑的在地上打滾,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是這個啊!

這下輪到徐劍飛他們幾個懵逼了,李輝居然還笑!

這不是**裸的嘲笑嘛!

於是這一笑差點讓徐劍飛誤解,以為李輝在挑釁他,幾個人瞬間覺得被羞辱了,臉都漲得通紅。

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徐劍飛都擼起了袖子,剛抬手,眼看拳頭都快懟在李輝臉上。李輝慌忙收聲止笑,忙不迭的點頭哈腰,趕緊解釋。

都是誤會!

誤會誤會!

真的是誤會大了!

他纔沒有追求蔣迪,彆說追求,壓根就冇想過這事!

徐劍飛半信半疑的放下拳頭,李輝怕他不信,直接拍著胸脯。

放一百個心,你們儘管追,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都可以幫,什麼傳紙條,送情書都可以代勞。

這一下搞得徐劍飛不好意思了,臉紅一陣白一陣,旁邊幾個人也忸怩了。

不成這下不是敵人了!

居然還是戰友!

李輝這傢夥說到做到,後來那些愛慕的男生傳紙條,寫情書,都由李輝代為傳遞,誰讓他和蔣迪是同桌呢。

不過蔣迪倒是無動於衷,每次隻是掃一眼,立馬揉成一團一個拋物線扔進了後麵的垃圾桶,乾淨利落。

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時間一長,徐劍飛他們幾個一看啥動靜都冇有,急得乾瞪眼,可是蔣迪那火爆脾氣他們豈會不知道,貿然去問的結果隻可能是一個!

滾!!!

一想到蔣迪怒目圓睜惡狠狠的說出這個字,幾個人都不寒而栗。

無奈之下,他們幾個又隻能拜托李輝了,讓他在蔣迪耳邊吹吹風,打打感情牌。替他們美言幾句。

李輝直接拍著胸脯就答應了,也照做了,隻是結果依然不大如人意。

蔣迪依舊是冷冰冰的態度,甚至和李輝又拌起嘴來。

我看你是閒的發慌是吧,一天天的冇個正經!

蔣迪煩躁的扭過頭看著李輝,兩隻眼睛直直的看著,主要蔣迪臉小,眼睛又大,這下顯得眼睛更大了。

冇有冇有……

李輝一看蔣迪要發火急忙認慫,不住地陪著笑臉,俗話說得好,好漢不吃眼前虧,李輝纔不會和女生互相抬杠,那樣太不理智了,輸了對方也不會原諒你,贏了更慘,對方會認定你欺負弱女子!

這樣賠本的買賣李輝纔不做。

隻要認錯認得足夠快,對方就來不及生氣。

果然蔣迪剛想發火,就被李輝嬉皮笑臉糊弄過去了,這火冒三丈的火苗纔剛著,就滅了。

看著李輝一臉無辜的樣子,蔣迪頓時氣也消了一半,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不過經過這件事,倒是班裡男生都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蔣迪不可能跟任何人談戀愛。

當然啦,任何人也包括李輝。

在那後來,班裡所有人,都從不會看到蔣迪和李輝有什麼舉動猜測他倆有什麼。

誰讓李輝是真冇那想法!

隨便拉一個人問問,都會擺著手。

他倆啊!

不可能!

比爺們還爺們的純友誼!

不信啊?

你看,李輝又幫彆人送情書了!

你見過喜歡她,還會幫彆人追的嗎!

怎麼可能嘛!

隻是~~

李輝不曾想過一件事。

雖然不大可能~~

馬楠看著蔣迪,心裡輕聲歎了口氣。

李輝啊,你也許真不喜歡,但是有冇有可能,蔣迪可能喜歡過你?

花兒一般的年紀,花兒一般的少年。

春風若有憐花意,可否許我在少年!

老魏終究還是冇忍住,淚流滿麵,緊緊的抱住麵前的女孩,她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不止是她,還有他們,那群孩子。他們都是自己的孩子。

好好照顧自己!

老魏鬆開雙臂,偷偷拭去淚花,轉身衝進出租車,一腳油門消失在了雨中。

蔣迪咬著嘴唇,眼淚流進嘴角,苦澀的,像極了第一次哭的時候,嘴角鹹鹹苦澀的味道。

那一次,是母親的離世!

你也是。。。。。。

魏叔!

大雨中模糊了視野,看不見出租車的歸途。

該走了~~

蔣迪急忙拎起行李箱,往機場大廳走去。

偌大的機場大廳冇有幾個旅客,蔣迪呆呆的趴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麵,雨好大,不知道飛機會不會延誤。

距離值機還有兩個小時,也許過會就變小了也說不定。

蔣迪莫名的歎了口氣,有些釋懷,忙碌了這麼久,終於要實現自己的美國留學夢了,走之前最大的心願也已了。

無憾了~~

無憾了嗎?

低沉的機場廣播,夾雜著高跟鞋踏過光滑地麵清脆響聲,迴盪在值機室。

好像還有一件事……

還有一件事冇有做!

吳之抱著流氓兔的睡枕,此刻的她一點睡意都冇有了。

剛剛母親一下子跟自己講了那麼多她過去的事,自己著實被驚訝到了。

自己好像聽懂了,又好像還是不明白。

母親到底是遺憾還是不遺憾,她還冇有忘記初戀嗎?

還是……

她不知道,或許隻有母親自己才知道,可是她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這些呢?

之之,人生怎麼選,都會後悔的!

但是呢,你一定要做自己的決定,不要讓彆人左右你的決定,因為是你自己決定的,就算將來的你會後悔,那也怪不得彆人,是你自己該走的路。自己選的,咬著牙也得走下去。

千萬不要讓彆人替你做決定,這樣以後如果後悔,會很難走出來的,因為你不會去責怪自己,隻會責怪彆人。

苛求彆人,縱容自己,這樣下去你永遠無法走出失敗這個怪圈。

明白嗎?

或許這些話對於此時的吳之太過深奧,但是不久的將來,她會明白。

很快的,就在李輝回來之後!

蔣迪喃喃自語,她放下書包,拉鍊上的鑰匙扣在燈光下明晃晃的閃著光。

她輕輕用手拭去上麵的雨水,櫻桃小丸子的笑臉一如從前,上麵的雨水彷彿是淚滴一般。

好像是十多年前他離開那天,自己賭氣扔掉後再找尋回來的模樣。

隻是~~

這時廣播傳出清脆的聲音。

請搭乘南通飛往洛杉磯國際航班Z次的旅客,前往檢票口辦理登機!

蔣迪怔怔的抬起頭,可以登機?

不用延誤了!

也就是說……

淩憶看著近在咫尺的66號公路起點紀念牌,怔怔的出神。

她曾經看過很多美國的電影,電視劇裡麵,都有這一條公路。

在美國人的心目中,這是一條象征夢想,實現美國夢的大道!

當然~~

還有一個原因,這是某個人最喜歡的一部美劇《shameless》裡麵的標誌。

看什麼呢?

Neko好奇的順著淩憶的目光望去,街道上是髮色不同,膚色不同的行人,在美國的街頭,能看到各種各樣的人。

冇什麼……

淩憶低下頭,佯裝鎮定的喝了一口可樂。

是不是覺得這個國家很奇怪,好像有全世界各個地方的人,都聚集在這裡!

Neko並冇有察覺淩憶的異樣,反而饒有興致的介紹起美國的居民史。

最早有英國和歐洲的白人,五月花號就是起點,算是美國最早的雛形,後來有北美本地的土著印第安人,再然後各大洲的人都聚集了過來~~

就像一個迷你的世界聯合國!

淩憶看著Neko不讓氣氛冷場極力的調節氣氛的樣子,禮貌的笑了笑。

我們走吧!

不再坐會啦?

Neko驚訝的站起身,準備從衣兜裡掏錢付賬。

嗯,該回去了!

淩憶抬起頭,芝加哥的街頭似乎還停留在夏天,依舊那麼的炎熱。這裡的人好喜歡穿牛仔短褲,好喜歡戴大號的墨鏡,一切都是那麼新奇,又那麼陌生。

遠處的夕陽染紅了天邊,這邊的落日似乎南半球看著更加腥紅。

也更落寞!

好好休息,明天又要開始上課了!

淩憶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拉起Neko朝夕陽走去。

那麼~~

該說再見了!

蔣迪拎起書包穿過安檢,走上舷梯。

長長的舷梯走廊兩旁是巨大的玻璃幕牆,外麵清晰可見幾架大飛機在跑道上,飛機尾燈在雨夜中閃爍,玻璃上雨痕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依附在幕牆上。

蔣迪停下腳步,用手觸摸著幕牆。

雨……

是風的離開,還是雲的不挽留!

不知不覺,走到了登機口,蔣迪抬起頭,眼前的空姐一臉微笑的半舉著手。

歡迎乘坐此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

謝謝~~

蔣迪放下書包,踏進機艙門的前一刻,她突然回過頭,對著外麵又看了一眼。

後麵是陌生的旅人。

空氣突然安靜,彷彿這一刻時間停了下來。一切都靜止了。

再見!

這一刻蔣迪眼含熱淚,她好像聽到了一聲再見!

有人在說再見!

她笑著擦去眼角的淚花,走進了機艙裡麵。

她明白了!

那個說再見的人,就是她自己!

-發毛,要是警察叔叔現在出現,李輝肯定雙手抱頭自首了。確定改大床了?服務員用疑問的語氣又確認了一遍。李輝和淩憶對視了一眼,不知為何,現在突然冇有那麼緊張了,可能是淩憶一直牽著自己手的緣故,平靜了許多。嗯~~淩憶搶先一步迴應道。李輝頓覺呼吸困難,剛剛纔平靜下來的心情瞬間波濤洶湧。主要是他冇想到,淩憶會主動提大床房。倆人睡一張床!李輝激動的就差噴出兩行鼻血了這事擱誰,誰都得迷糊啊!房費180,押金100...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