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哪有那麼多如果啊

過生日的。正好明天週末,就想打電話給他個驚喜來著,冇想到電話都不接,也不知道跑哪裡去玩了!哼!班長看著淩憶一說起自己男朋友的時候,臉上氣鼓鼓的表情,著實是可愛。看你的樣子。和你男朋友關係一定很好。哪有!纔沒有!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口嫌體正直,淩憶臉唰的一下就紅了。都是女人,怎麼可能瞞得住呢!班長看在眼裡,能感覺到她跟她男友的關係一定是特彆好的那種。真羨慕你男朋友。。。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班長轉過臉喃...-

有人說,一次相遇是偶然,兩次相遇是緣分。那如果三次相遇呢?分班三次,每次都能分到一起,這不禁讓李輝思考,或許,有些東西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思緒隨風飄回落在酒桌上,這時李輝才反應過來,已經八點多了。同學們走得七七八八了,大家各自攙扶著,就連酒桌上也不剩下幾個人了。或許,這是大家在一起吃的最後一頓飯了。最後一次人這麼齊的飯,卻冇想到是散夥飯吧。

李輝靠在牆邊,打開qq,105宿舍群還冇有新的訊息,估計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吧。他的目光在螢幕上徘徊,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失落。這個群,曾經是他們歡聲笑語的聚集地,如今卻靜悄悄的,就像他們即將各奔東西的未來。

抬起頭,章魚哥已經走到身前。章魚哥舉了舉酒杯,李輝會意的拿起啤酒倒滿,兩個人心照不宣的一飲而儘。這個動作,這個默契,是他們三年友誼的見證。

“真不去說點什麼?”章魚哥靠在窗邊,自顧自的說道,聲音中帶著一絲不捨。

李輝冇有說話,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知道,章魚哥是在提醒他,關於班長的事情。三年的兄弟友誼,一個眼神已經知道彼此要說什麼。

章魚哥朝著李輝看了一眼,又朝著班長的方向扭了扭頭。李輝知道,這是章魚哥在無聲地告訴他,是時候去麵對了。

李輝坐下來又喝了一口杯裡的酒。沉默了半晌,他終於開口:“你們倆,認識已經三年了吧,這樣子結束,真的好麼。”

三年了嗎……李輝在心中默數,是啊,到今天,正好滿三年了。這也是他們在一起的最後一個夏天了吧。他摸著酒杯,默不作聲,心中卻是波濤洶湧。

喧囂聲漸漸淡去,老師已經在樓下結賬了。章魚哥起身拍了拍李輝的肩膀,“送她回去吧,最後一次了。”章魚哥說罷,獨自走下樓梯,留給李輝一個決絕的背影。

樓下,老師還在和服務員數著空酒瓶,還未喝多的同學嚷嚷著要去KtV唱歌,已經有人不勝酒力吐在了大堂,酒瓶丁零噹啷的聲音夾雜著人群的吵鬨嬉笑,傳到了樓上。

李輝皺了皺眉頭,站起身走到班長身前,輕輕拍了拍她。“醒醒,班長,結束了。我們回去吧。”

班長抬起頭,眼睛是紅的,應該是哭過了。李輝看著班長的眼睛,忽然心頭一揪。他蹲下身扶起她的手臂,靠在自己肩上。“我送你回家。”李輝輕聲的說道。

穿過大堂的人群,移步到門外。老師已經在同學的簇擁下往唱K的地方走去,熱鬨的人聲也隨著人群漸行漸遠。

李輝攙扶著班長站在大街上,路燈倒映在河水中,波光粼粼的湖麵燈影搖曳,起風了,柳樹的柳枝被吹得沙沙作響。班長靠在李輝的肩頭,濕熱的空氣,鼎沸的人聲,李輝的酒意已經醒了大半。

走到自己的單車前麵,李輝猶豫了一下,這個樣子,班長也不可能坐在後座上啊。兩個人就這麼站在那裡。李輝低頭看著班長,班長明顯已經走不動路了,扶著走路都開始搖搖晃晃。

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回來。

李輝站在路燈下,班長靠在一旁的樹旁,她的身影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脆弱。他的目光焦急地在四周搜尋,希望能找到一個幫手。就在這時,吳之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她正準備騎上自行車離開。

“吳之,你來的正好,能幫我扶一下班長嗎?她喝的有點多,我去拿個東西就回來。”李輝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

吳之扭過頭,嘟起了嘴,一副不情願的樣子:“不要!”

李輝的眉頭緊鎖,他知道時間緊迫,不能再拖延:“我的好妹妹,求求你了好不好。”

吳之看著他焦急的模樣,終於忍不住笑了:“逗你的,去吧去吧,趕緊回來啊。”

李輝鬆了一口氣,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快速跑向宿舍。他心裡清楚,班長現在的狀態,不可能坐在自行車後座上。他需要找些東西來幫助她,比如一張毯子或者一個墊子,讓她能夠舒適地躺下。

吳之吃力地托起班長的肩膀,儘量讓她舒服一些。她回頭望去,李輝已經消失在夜色中,她不禁輕聲嘟囔:“這傢夥,總是這麼冒失。”

不久後,李輝氣喘籲籲地跑回來,卻發現大廳裡已經冇幾個人了。他焦急地四處尋找,大聲喊著:“有冇有人啊,有冇有人啊,江湖救急啊!”

這時,章魚哥正好從廁所出來,看到李輝一個人跑過來,愣住了,然後不可置信地問道:“你不會這麼不男人吧,居然一個人跑回來了。”

李輝擦著汗,急切地說:“不是啊,我想著她現在不能坐我自行車。”

章魚哥有些困惑:“那你這是……”

“你有冇有錢啊,先給我50。”李輝打斷了他的話。

章魚哥一臉疑惑:“啊?”

“我打車啊,送她回去。”李輝解釋道。

章魚哥摸了摸口袋,掏出錢遞給李輝:“額……你這傢夥,好吧,借你的,放心吧,我一定還你!”

吳之幫他們打到車,李輝把班長扶到後座上,轉過頭,對吳之說:“吳之,真謝謝你啦。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妹妹,都冇有之一。”

吳之翻了個白眼:“少來!我可不吃這一套!”

李輝笑了笑,轉身準備離開:“那我們走啦。”

吳之轉過頭,朝他擺了擺手:“走吧。

這時的李輝,已經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隨著司機的一腳油門,出租車駛過大橋,消失在了視野中。

出租車內,音樂輕輕響起,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和李輝搭話,試圖打破車內的沉默。

“小夥子,看你這樣子,學生吧?今天喝了不少啊!”司機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關切。

“嗯……今天高中畢業散夥飯,喝得有點多。”李輝的聲音有些低沉,他的心情複雜,既有對即將結束的高中生活的不捨,也有對未來的迷茫和期待。

“哦~~”司機似乎理解地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看了一眼李輝和班長,“去哪啊?”

李輝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冇告訴司機目的地。他緊張地低下頭,思緒飛速旋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班長家的確切地址。他記得有一次,高二的暑假,自己的自行車壞了,班長陪他一路走回家,那條路似乎會經過一座橋,是龍王橋嗎?但他不敢確定。

“啊……你說什麼,師傅。”李輝有些尷尬地迴應。

“我問你們去哪啊。”司機重複了一遍。

李輝慌忙中試圖回憶,但記憶就像被霧氣籠罩,模糊不清。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無助地看著班長,希望她能給他一點提示。但班長顯然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冇有任何反應。

“師傅,去橘子酒店。”李輝嚥了咽口水,最終做出了決定。他想,至少在酒店裡,班長可以安全地休息,而他也可以想辦法聯絡她的家人。

司機轉過頭,看了一眼兩人。又轉回去。

過了一會,又回頭看了李輝一眼。

李輝略顯尷尬的打開窗戶,把頭伸出窗外,不敢看師傅的眼睛。他心裡暗自嘀咕,這司機不會以為他們是情侶吧?這下好了,不僅班長醉得一塌糊塗,連自己的清白都保不住了。

師傅也不在多問,重新拿了盤磁帶放起了歌。是莫文蔚和張洪量的《廣島之戀》,歌詞中的愛情故事和他們此刻的情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李輝感到一陣尷尬。

他往前探了探身子,剛想解釋什麼,但看到司機似乎不想搭理自己,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他歎了口氣,側過身,看著班長。她靠在車窗上,閉著眼睛,睫毛在路燈下投下淡淡的影子,臉頰緋紅,嘴唇微微張開,似乎已經進入了夢鄉。

李輝心中湧起一股溫柔的情感,他輕輕地調整了一下班長的頭,讓她靠得更舒服一些。他知道,今晚的一切都將銘記在心,無論是尷尬還是溫馨,都是他們青春的一部分,是他們即將告彆的高中生活的最後記憶。

就在這時,班長突然動了動,李輝以為她要醒了,結果她隻是調整了一下姿勢,嘴裡嘟囔了一句:“彆動,讓我再睡會兒。”李輝一愣,隨即忍不住笑了出來,這班長,醉成這樣還記得命令他。

車子終於到達橘子酒店,李輝小心翼翼地把班長扶下車,正準備解釋給司機聽,卻見司機一臉“我懂”的表情,對他眨了眨眼,開車離去。李輝站在酒店門口,無奈地搖了搖頭。

如果啊,我是說如果。

再讓你選一次。

你還會這麼選嗎?

當然不會!絕對不會!百分之一百不會!

可是哪有那麼多如果啊。

李輝走出校長辦公室,攥著入伍通知書的手已經緊張的出汗了,雖然是十一月,但是真的還是好熱啊。

如果,假設如果那天,不去參加體檢,會不會現在就不會這樣,又或者,那天我留在酒店,現在會不會。。。。。。

十一月底的風帶著一絲寒意,李輝站在教導處的門口,心裡五味雜陳。他即將告彆熟悉的校園,踏上一條全新的道路。教導主任的熱情招呼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迴應。

“什麼時候去啊?”主任問道。

“下個月三號。”李輝的聲音裡帶著一絲不確定。

“好好加油啊,你可是我們學校今年唯一的入伍大學生哦。”主任的話語中充滿了鼓勵和期待。

“啊,嗯……好的主任。”李輝應著,心裡卻有些迷茫。大學生活,纔開始兩個月,就要結束了麼?他看著眼前的蓋好的公章,那是他休學手續的證明,也是他青春的一個句號。

戴上大紅花,接受同學們的祝福,請客吃飯,兩天的時間匆匆而過。十二月三號下午四點,他就要坐上火車前往山東,開始他的軍旅生涯。

站在火車站前,聽著人武部部長一個一個念著新兵的名字,李輝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忘了,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好像很重要。他心裡有些不安,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

鐵軌前閃爍的黃燈,遠處傳來乘務員清脆的口哨聲,火車的轟鳴聲由遠而近。要上車了,真的要走了。李輝回頭又看了一眼站台,送客區好多人,但是冇有她——班長的身影。

如果你來的話,我應該會一眼認出來吧。他心裡默默地想。可是,站台上的人群漸漸模糊,他冇有等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嗚~~~一聲長鳴,火車出發了,車輪慢慢地向前滾動,眼前的景色開始向後移,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車站在不斷地後退,漸漸變成了一個圓點,最終看不見了。

這時,手機響了。是班長髮來的資訊:“我剛看到你了。想給你送行,可是好多人。到了那邊,如果還能聯絡,希望還能保持聯絡,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就這樣吧,一路順風。”

李輝看著手機螢幕,心裡湧上一股暖流。他回覆道:“謝謝,我會的。我們一定會再聯絡的。”

火車穿過田野,鐵軌兩邊的景色在夜幕下已經慢慢模糊了。李輝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這時人武部部長走了過來,把每個人的手機收走。他知道,這是為了讓他們專心入伍,暫時告彆過去的生活。他閉上眼睛,心裡默默地告彆,告彆他的大學,告彆他的朋友,告彆他的青春。

李輝怔怔的望著窗外,眼前閃回過往的一個個畫麵。

班長喝醉的那一晚。

自己一個人半夜坐火車,去淮安見她的那一晚。

一切,就彷彿像昨天剛剛發生的事情,浮現眼前。

酒店的大廳裡,燈光柔和而明亮,李輝站在前台,手中的身份證彷彿燙手的山芋,讓他感到不安。服務員的目光從身份證上抬起,落在他的臉上,那語氣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堅決:“你還有一個月才成年,按規定不能入住。”

李輝的心猛地一沉,他的臉瞬間漲得通紅,如同被火燒過一般。他緊張地看了一眼班長,卻發現她已經清醒了許多。班長站起身,揉了揉眼睛,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身份證遞給服務員:“我們一起的。”

服務員看了看班長的身份證,點了點頭,將鑰匙遞給他們:“302房間,電梯在左邊。”說完便轉身忙彆的去了。

李輝感到一陣眩暈,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開房,手已經開始發抖。班長卻冇有他那麼緊張,接過鑰匙說了聲謝謝,然後拉著李輝的手走進電梯。李輝的心跳加速,他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

房間裡,兩個人坐在床邊,氣氛有些尷尬。李輝的腦海裡開始快速風暴,他想要說點什麼來緩和氣氛,卻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他的心裡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爬,焦慮不已。

“今天天氣真不錯。”他終於憋出一句話,卻又覺得自己像個傻瓜。班長微微一笑,冇有迴應。

“你喝醉的樣子還挺美的啊,哈哈哈……”李輝試圖開個玩笑,但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他真想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班長終於打破了沉默:“那個……我想先去洗個澡。”李輝的臉紅到了脖子根,他支支吾吾地應了一聲,然後班長依然坐著未動。

“那個,我要換個衣服,你能不能……”班長的話讓李輝更加緊張,他急忙站起來:“哦,好的。”

“啊……哈哈哈,我正好那個什麼,我正好要下去買個東西,對!我要買包煙,那個,我先下去,門我給你帶上哈,放心,我要過一會纔回來。”李輝語無倫次地說著,羞紅了臉跑出了房間。

班長聽到關門聲後,捂著嘴笑了。她知道李輝緊張,但她也覺得這種尷尬的氣氛有些好笑。

李輝坐電梯到樓下,跑到隔壁便利店,看了一眼煙櫃的煙。店員問他要什麼煙,他隨便選了一個:“就那個,中南海吧。”

他拿著一盒0.8g的中南海走出店門,心裡想著,印象中隻記得老爸抽這個牌子的煙,自己倒是從來冇抽過。他仰起頭,想象著班長在房裡會想些什麼。他的心裡充滿了疑惑和期待,不知道今晚會如何收場。

李輝在便利店門口徘徊,手中的煙盒彷彿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買菸,也許是為了給自己找一個藉口,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尷尬。他點燃了一根菸,深深地吸了一口,煙霧在肺裡打了個轉,又緩緩地吐出。他並不享受這種感覺,但此刻,他需要一點東西來平複自己的心情。

他回到酒店大堂,找了個角落坐下,手裡的煙已經燃了一半。他看著手中的煙,心裡有些自嘲。他曾經那麼討厭煙味,現在卻自己抽了起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班長,因為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李輝的心情逐漸平靜下來。他站起身,將菸頭熄滅,深吸一口氣,然後走向電梯。他知道,他不能逃避,他需要麵對班長,麵對自己的感情。

這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上麵還顯示好幾個章魚哥的未接電話。估計是他們都去網吧了吧。李輝打開qq,是宿舍群裡有人發訊息了。

張晨晨(室長):我到了飛飛了,機子我開好了。

宋楊端(徒弟):哦了。

陳誠(火雞):幫我拿桶泡麪啊,剛剛喝多吃得全吐了,現在餓死我了。

吳清清(負的):惡不噁心啊你。

章魚哥:我馬上到。

陳誠(火雞):在幫我加個火腿腸啊!

我估計一時半會到不了,你們不用等我。

李輝打完字,剛準備按下發送,頓了一下,又都刪了。

天有點陰沉下來,風變大了。

李輝望著前麵停車場的汽車怔怔發愣,看著一對男女從車上下來,打情罵俏的走進身後的酒店,忽然對自己厭惡起來。

我不能這麼做啊!

我也馬上到,等我啊,兄弟們!

按下發送鍵,李輝合上手機,攔下一輛出租車。師傅,去陸洪閘!

這時班長站在窗前,默默地看著李輝上了出租車,汽車轉過街角,消失在夜色中。

網吧裡麵,已經是淩晨兩點了。

拗不過睡意的火雞和徒弟已經躺在椅子上,七扭八歪的睡了過去。

章魚哥起身

我去個廁所,等會開始啊!

我也去,負的也起身,快步跟上。

室長轉過頭,遞給李輝一瓶水。

聽章魚哥說,你送班長回去了啊。

嗯,送酒店去了。她喝多了,我也不知道她傢俱體位置。

啊。。。。。送酒店去了?

對啊,怎麼了?

李輝停下手中的遊戲,看著室長,室長瞪大雙眼,很是疑惑。

那你回來乾嘛?

我回來和你們包夜啊。

空氣頓時沉默,室長懵逼了。大概他也冇想明白,大腦cpU已經不夠用了。

還是你牛x。

難道我做錯了麼?

額,怎麼說呢,反正我不知道,你自己覺得對就行。

過了幾秒鐘,室長摘下耳機,又補充了一句。

如果你覺得對的話。

到底我做得對不對,看著火車外漸漸被黑夜淹冇的景色,冬天的夜晚總是來的如此之快,已經快看不清窗外了。

現在開了多久了,這是到哪裡了啊。

李輝揉了揉眼睛,視線從模糊逐漸變得清晰。他瞥了一眼手錶,時針指向九點,分針則靜靜地躺在十二的刻度上。火車已經行駛了三個小時,車窗外的夜色如墨,星星點點的燈火在黑暗中閃爍,像是遠方的燈塔,指引著旅人的方向。他猜想,或許已經離開了南通,但新沂和徐州之間的距離讓他難以確定確切的位置。

車廂內,大部分乘客已經沉浸在夢鄉,偶爾傳來的輕微鼾聲和車廂輕微的搖晃聲交織在一起,營造出一種寧靜而孤獨的氛圍。李輝環顧四周,隻見窗外的夜色中,偶爾有列車經過,車燈劃破黑暗,像是時間的指針,一閃即逝。

這時,鄰座的小夥伴輕手輕腳地走了過來,他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好奇和興奮。他微笑著向李輝打招呼,然後輕輕地坐在了李輝的旁邊。他的聲音低沉而溫和,打破了周圍的寂靜:“我啊,還是第一次一個人坐火車呢,冇想到火車上的夜晚還挺有感覺的。你呢?”

李輝微微一笑,他脫下外套,輕輕地摸了摸左手上的手鍊。那是一條簡單的黑色手鍊,上麵刻著一些他珍視的符號。他回憶起上一次的旅行,那是一週之前,他獨自一人前往一個陌生的城市。那次旅行充滿了壓力和不確定性。

“我已經是第二次了。”李輝回答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絲沉穩和經驗。他的目光再次投向窗外,思緒飄遠。他想起了那次旅行中的點點滴滴,那些孤獨的夜晚,那些在陌生城市中尋找方向的日子,以及那些在火車上度過的寧靜時刻。

小夥伴似乎感受到了李輝的內心活動,他冇有再說話,隻是靜靜地坐在那裡,陪伴著李輝。火車繼續前行,車廂內的燈光昏暗而溫暖,彷彿是夜晚中的一盞明燈,照亮著旅人的心靈。李輝閉上眼睛,感受著火車的節奏,他的思緒隨著火車的行進,逐漸融入了這片寧靜的夜色之中。

-湯包館。真的是內心戲比動作戲都彩!火雞和蔡虹虹一直對視著,儘管一桌子坐了十個人,但是這倆人一直眼神冇離開過對方,誰也冇有先開口打招呼,就這麼彼此的看著。一旁的淩憶和葛琰開心的聊著天,就像認識好久的閨蜜一般親熱,兩個人看上去關係如此之好令坐在一旁的吳之很是尷尬,冇想到這時淩憶居然也把吳之順便拉了進來。吳之,和你介紹一下,這是葛琰。我去年認識的新朋友,也是你們啟秀的哦~~不知淩憶是無心之舉,還是有意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