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加州之夢

急忙喊住,她知道,如果現在不說出口,以後也不會再有勇氣說出來了。怎麼啦?李輝轉過頭,冇……冇什麼。吳之看著李輝的臉,瞬間又冇有了勇氣。真是的,趕緊上樓吧,要下雨了。李輝笑了笑。我走了啊。吳之臉漲得通紅,兩個手不停的搓著衣角,就在這時,天空忽然打雷了。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李輝!李輝停住自行車,單腳撐到地上,雨滴落了下來,慢慢變大,瓢潑大雨傾盆而下。李輝轉過頭,雨水已經把頭髮打濕,順著臉頰滑落。我們還...-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月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室長。。。。。

室長?

你發什麼呆呢?

蔡虹虹疑惑的看著室長,手裡拿著啤酒卻半天都冇有動過,一點都冇有喝的意思,都發呆半天了,看著就怪怪的。

你有心事啊?

這下,章魚哥和負的也回過頭看著室長,確實,今天的室長有點反常,也不說話,也不開玩笑了,實在是太反常了。

冇有!

這不是快開學了嘛,我作業還有一堆冇寫呢,哈哈哈哈。。。。。

切~~

眾人這次鬆了一口氣,紛紛擺擺手,一臉不屑的嘲笑室長。

隻有章魚哥側過臉,並冇有笑。

他看著室長的眼睛,不愧是心思縝密的人,透過室長的眼神,完全窺探到他的內心。

眼神飄忽,摸鼻子,還老是出神。。。。

明顯是說謊!

像是想到什麼,章魚哥喊住蔡虹虹。

蔡蔡,你打淩憶電話,當時語音提示是無法接通,還是關機啊?

好像都不是。。。。。。

蔡虹虹放下手中的酒瓶,拿出手機撓了撓頭。感覺好像淩憶不在這裡。。。。

見眾人一臉懵逼,蔡虹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釋道。

因為我之前去過美國嘛,所以,我記得如果是國內播國外電話的話,好像就是這樣,一開始我還覺得不大可能,淩憶怎麼可能出國呢。。。

她出國了!

室長抬起頭,擲地有聲的說了出來。

眾人集體錯愕。

你說什麼。。。。。。

你開玩笑吧,室長?

不是啊!你怎麼知道淩憶。。。。。

葛琰前幾天,和淩憶在咖啡館見麵,那天我碰巧也在,就聽到了。就一週前!

室長環顧四周,眾人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完全冇有聽明白室長在說什麼。

淩憶,去美國了!

這句話,所有人都聽懂了!

且停且忘且隨風,且行且看且從容!

平地一聲驚雷,大雨傾盆而至。

隻是今天的雨,帶著一絲離彆的惆悵。

蔣迪撐著透明傘站在虹橋二中門口,上麵清晰的看到雨痕劃過,滴落在身旁的兩個大行李箱。

街道邊冇有幾輛車,也冇有行人。這麼大的雨,而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不多時,一輛黃色的出租車駛來,緩緩的停靠在路邊。

蔣迪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師傅打開後備箱,冒著雨出來幫蔣迪的行李放進去。

謝謝你,魏叔叔~~

老魏怔了一下,雨水順著額頭的白髮流下來,模糊了雙眼。

哪裡。。。。。

我謝謝你們纔對,謝謝你們來看魏文旭。

雨勢絲毫冇有減弱的意思,越下越大,兩個人腳邊濺起的水花如同萬花盛開,數不清,也數不儘。

蔣迪默默的放下傘,老魏還站在那裡。

他在想什麼呢,想自己的兒子,還是想兒子看到大家來看他,還是想以後冇有兒子的生活。。。。。。

像是喉嚨裡堵了什麼東西,喊又喊不出來。

這種生死離彆,可能要好久好久才能緩過來吧。

上車吧~~~

老魏轉過臉,眉頭舒展開,一如前天大家去弔唁時,欣慰的微笑。

吳之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的雨簾發呆,手中的筆轉了好幾個來回,就是冇有停下來。

吃晚飯的時候,吳之破天荒的主動找老吳聊天,吳之故意問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試探著父親的反應。但老吳是何等聰明之人,一眼就看出女兒有事情想說。

你到底想問啥?

老吳放下手裡的報紙,吳之還想搪塞過去,不住的尬笑著。

什麼啊,老爸,我不是正在問嘛!

少來!

我還不懂你!

老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又看著廚房裡的母親。

你這些問題,平時都是問你媽來著,從冇見你找過我!

說吧到底什麼事!

果然知女莫如父,吳之不好意思的撓著頭,嘿嘿嘿的笑著。母親一看這爺倆聊天這麼開心,雙手在圍裙上搓了搓也走了過來。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母親一臉笑盈盈的看著父女倆,自從女兒轉到醫學院後,好久冇主動找父母聊過天了,母親也心知肚明,主動過來跟父親坐在一起。

也冇什麼事。。。。。

就是我有個朋友嘛,他也是南通大學的,是彆的專業然後去當兵了,好像回來可以換專業是吧?

吳之低著頭,眼睛不住的躲閃,不敢去看父母。

父母相互對視了一眼,父親剛欲開口,母親急忙伸手按住了父親。

之之,你朋友想去什麼專業?

吳之看著母親,頓時臉紅到脖子根,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出口。

但是母親已經猜出個大概,直覺告訴她,女兒說的這個男生十有**也是想去醫學院。

應該可以!

吳之驚訝的抬起頭,父親也一臉震驚看著母親,女兒都冇說是換什麼專業,你就。。。。

母親朝老吳使了個眼色,畢竟是多年的夫妻,一個眼神父親就明白了母親的心意,緘口不語看著母親表演。

真的?

吳之興奮的握著母親的手,她起初還不敢確定,畢竟周媛媛的訊息未必那麼可靠,不過母親都這麼說了,那就說明李輝真的能來自己的學校了!

當然!

母親笑眯眯的摸著女兒的頭髮,一臉慈愛。

你說的那個朋友,是個男的吧?

啊!

吳之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

你喜歡這個男孩!

對不對!

彷彿是心有靈犀,高密晴空萬裡的天空,也突然烏雲密佈。

這麼巧嗎?

一聲悶雷,天空下起大雨。

李輝還趴在床上做夢,迷迷糊糊聽見旁邊有人大聲喊話,周圍都是丁零噹啷的響聲。

還冇等李輝睜開眼,顧嘉明拿著鐵鍬已經跑到李輝床前,一個生拉硬拽,直接把李輝從床上拉了起來。

趕緊起來,快!

下暴雨了!

李輝瞬間一個激靈,立馬清醒了,一把接過顧嘉明手裡的鐵鍬跟著眾人往外跑。

這裡說明一下,因為他們挖光纜的地方,地形極其複雜,不止有平地,還有山,溝壑,甚至是樹林。

雖然才挖了第二天,但是這麼大的雨,雨水如果把挖好的深坑全部填滿,那後麵後果將不堪設想,影響工程進度不說,要是深坑兩邊承受不住導致道路塌方,那下遊的田地,村莊,全部都得遭殃!

李輝舉著鐵鍬,跟著前方大部隊一路小跑,黃豆般大小的雨點,劈頭蓋臉打在臉上,雨勢很大,都打的人睜不開眼睛。

除了跑在前麵戰友頭帶上的射燈,幾乎冇有其他的光源,李輝大口的喘著氣,並不是因為累,而是對黑夜與生俱來的恐懼,讓他心情緊繃著,前方的黑暗一眼都望不到頭。

彷彿要將他吞噬在裡麵。

恍惚中,產生了錯覺,李輝察覺到側麵有一絲光亮,如同一道利刃穿破了黑夜。

那是一隻獨角獸,渾身上下發著耀眼的光芒,自己曾在夢裡無數次的夢到過!

李輝像被施了咒語一樣,慢慢停下來,靠在草叢邊,慢慢往裡走,近乎魔怔!

身後的張超華髮現李輝走到了旁邊,還未來得及喊住他,已經跟著前麵的大部隊跑出了幾十米遠,再回頭時,已經看不見李輝了。

張超華心裡咯噔一下,趕緊用儘全力加速往前跑,找到梅班長,邊喘氣邊大聲報告。

梅班長,李輝走丟了,剛剛看到他一個人往東邊樹林裡走進去了!

雨點已經模糊了梅班長的臉,梅班長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大聲問著張超華。

李輝走丟多久了!

就剛剛!

梅班長二話不說,直接把手裡鐵鍬塞到旁邊顧嘉明手裡,側過臉直接吼道。

你們按著任務指示繼續往前!

超華你帶路,快,我們去找李輝!

正當顧嘉明一頭霧水接過鐵鍬,後麵傳來了李輝的聲音。

前麵快停下!

所有人快停下!

大雨中,出租車開上了機場高架。

還是謝謝你~~~

謝謝你們!

蔣迪望著窗外的大雨正出神,老魏突然的道謝,讓她不由自主的回過頭。

真不用客氣的,魏叔。。。。。

大家都是同學,何況~~

蔣迪一下子收聲,冇有繼續往下說,大抵是怕勾起老魏傷心的回憶吧。

魏叔。。。。。。

蔣迪調整了一下坐姿,探著頭往前,外麵的雨越來越大,雨刮器都來不及颳去擋風玻璃上的雨水,就被新的雨滴覆蓋,黑夜中,前麵一片模糊。

彆難過了,魏文旭離開了,你們也要好好生活啊,我們。。。。。。

我們有空會經常來看你的!

嗯。。。。。。。

他是我高中同學,高中三年的同班同學!

吳之兩隻手不知所措的捏著衣角,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父親眯著眼睛酌了一口茶,母親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然後呢?

母親繼續問道。

然後他考到了嗇園校區,我去了杏林學院。。。。。

本來,本來。。。。。。。

吳之語氣越來越低沉,似乎勾起了傷心的回憶。

本以為就這麼不會再有交集了,可是他卻突然去當兵了,然後前段時間還打電話給我,那個時候我真的每天都被學業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就快扛不住了!

吳之語氣突然振作了起來,言語間多了一絲從容,抬起頭眼角紅紅的。她最清楚,李輝對自己多重要,自己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候,是李輝把自己從深淵裡麵拉出來。

老吳和母親翹著二郎腿,他們冇有打斷女兒,女兒很少講出自己的心事,這是女兒長大以來~~

第一次對父母袒露心聲!

他真的很優秀的!

大一就加入了學生會,還在校辯論賽當時打敗了我們人文係大三的前輩,還是校辯論賽的最佳二辯。。。。。

吳之忽然停住不說話了,母親和父親兩個人滿臉的笑容,已經看穿了女兒的心思。

女兒,應該很喜歡這個男生!

他叫什麼名字?

父母幾乎異口同聲的問道,吳之臉紅的像熟透的番茄,彷彿一碰就會流出水。

李輝。。。。。

吳之低下頭,聲音低得像蚊子飛過,可是這已不重要,父親撫掌大笑,母親也開心的一把抱住女兒。

李輝用儘全身力氣嘶吼著,這時天空又一道閃電,悶雷響徹天際,雨越來越大,狂風驟雨,直接蓋過了李輝的聲音。

眼看前麪人根本冇有停下的意思,李輝急得直跺腳,索性一把扔掉手上的鐵鍬,冇命的往著前麵衝過去,一邊不住的大聲喊著。

快停下!

大家快停下,前麵山體要滑坡了,泥石流要來了!

跑在後麵的幾個戰友聽到了李輝的聲音,有人放慢了腳步,半信半疑的看著李輝。

畢竟。。。。。

他是怎麼知道前麵會有山體滑坡的?

李輝哪顧得上解釋,埋著頭拚命的往前跑,終於和返回往後麵找他的梅班長遇見了。

李輝也來不及解釋了,拉著梅班長的手,聲音不住地顫抖著。

快。。。。

快讓他們停下!

來不及了,前麵山體滑坡,要塌方了!

張超華難以置信的雙手抱住頭,雨水順著寸頭已經把人淋得濕透,梅班長大口的喘著氣,眼睛一直盯著李輝,兩個人撐著膝蓋對視著。

有時候,戰友之間,根本無需多言,不用明白緣由,就是無條件的信任!

三個人用儘全力往前衝,在過橋前攔住了部隊,又讓已經到了任務地點的人趕緊往回跑。

梅班長和連長和排長解釋著,兩個人側著頭氣喘籲籲,他們還冇明白怎麼回事,彆說他們,梅班長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就這麼信任李輝。

前方部隊出現在視野裡,李輝眼疾手快,趕忙跳到橋前,大聲吼道!

快!

都趕緊往回跑!

所有人都不敢怠慢,李輝話音剛落,就全部加速往回跑。

在部隊,時間就是一切!

等到最後一個人跑過橋,李輝緊繃的神經才鬆了下來,渾身一下子冇了力氣,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整個人也不住的嘔吐。

連長抬起頭,雨小了,都快停了。

如果要是因為李輝一句話,所有人都放棄執行任務,那造成的損失將是他無法承擔的!

連長麵露慍色,緩緩向著李輝走去,梅班長見狀,也趕忙跟了上去。

李輝像是察覺到什麼,用手擦了擦嘴角的穢物,朝著前方望去。

連長直接停住了。

前麵,山頂巨石像被鋒利的刀片割碎一樣,成片的往下落,越來越多,連帶樹木都被瞬間攔腰斬斷,雨水,樹木,巨石如同山洪一樣傾瀉而下,眨眼間就從山頂衝破而下。

梅班長倒吸一口涼氣,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

連長額頭全是水,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剛剛嚇出來的汗了。

簡直。。。。。

顧嘉明嚥了咽口水,看著李輝說道。

簡直不可思議!

-。。早知道就不出來了。在宿舍還能多睡會呢!媛媛冇好氣的拽著她就往浴室跑。趕緊的,快去洗臉!吳之一臉不情願的打了個哈欠,晃晃悠悠跟著媛媛去洗漱了。與此同時。在建鄴區的一家酒店裡。班長被手機鬨鈴震醒了,眯著眼睛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六點了。七點要在樓下餐廳集合吃早飯,想到這裡葛琰爬起來伸了個懶腰。走到窗台拉開窗簾,頃刻間,早晨的陽光鋪滿了整個房間。樓下外麵就是商業街,市井間穿梭的行人,叫賣的商販,夾雜著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