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工人同誌

道:“有人想查我,在我身上查不到錯處,便去找我身邊親屬的錯處,結果就拍到了這樣的視頻!他們想拿這樣的東西來要挾我,絕無任何可能!我也絕不容許我的大姨子和這樣的人渣無賴再生活在一起!”轟!肖鳴腦袋轟得一聲,恐懼看著安江,隻覺得他這一言一句,就像是一柄柄利劍,刺入了他的腦袋。他知道,安江這番話,就是真的遇到彆人盤查時拿出來的說辭。這樣的說辭,簡直天衣無縫。不僅完美解釋了視頻的來曆,連把他糾纏騷擾安江的...--這個王八蛋啊!

張躍東一張臉都快綠了,抬起手指著郭建勳,冷聲嗬斥道:“你這是血口噴人,是惡意造謠誣陷,我告訴你,小迪汽車保留追究你一切法律責任的權力!”

“張總,既然你覺得郭老闆在說謊,不如帶大家去你的辦公室參觀參觀,看看情況跟他說的是不是有出入而在這時,安江揚眉一笑,向張躍東冷淡道。

張躍東眼角一抽,想說什麼,可是已經來不及額了,安江已是向張東陽在小迪汽車產業園區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張躍東一行人急忙快步跟上。

嗡嗡嗡……嗡嗡嗡……】

安江剛一進張躍東的辦公室,便看到正如郭建勳說的那樣,張躍東的辦公室內裡存放著大量的空氣淨化設備,而且設備此刻正在運行。

“一,二,三……六!”安江見狀,抬起手點了點辦公室內的空氣淨化設備,輕笑道:“張總,環保意識挺強啊,這麼小的辦公室裝了這麼多的空氣淨化器

張躍東嘴唇翕動,想說些什麼,可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口罩不錯,95的,防範意識真強而在這時,安江也看到了張躍東扔在辦公桌上的口罩,眉毛又挑了挑,笑眯眯的拿起口罩,遞到張躍東麵前,道:“真是不好意思,看來我過來,影響了你的防範工作,來,繼續帶上

雖然臉上帶著笑容,可是,安江心中的怒火卻已是幾乎快要化作實質。

張躍東把辦公室內搞了這麼多空氣淨化設備,還全副武裝的帶著口罩,已是充分說明,這傢夥對小迪汽車存在汙染的情況是心知肚明。

這說明什麼,說明這傢夥隻把自己的命當成命,壓根冇考慮汽車園區周圍老百姓的死活。

做人,怎麼可以如此自私?

不,這都不能算是自私,而該說是惡毒的冇有人性了!

“安書記,您說笑了,我辦公室這些設備,不是為了防範空氣汙染,我這是防疫啊……您不知道,我這個人有基礎病,身體底子不太好,所以一直很小心的……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我秘書……”張躍東哪裡肯認,連連搖頭,不斷的為自己進行辯解。

安江如何會相信張躍東的這些狡辯,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淡淡道:“那真是難為張總了,為了我們過來,破壞了你的防疫大計!來,快把口罩戴上!免得身體出現問題!”

張躍東隻能苦澀的接過口罩,罩在了臉上。

而在這時,安江已是拿起手機,對著張躍東的辦公室拍了個視頻,然後淡淡笑道:“走吧,咱們去散發異味的生產車間看看

他想要看看,張躍東除了不管不顧周邊居民的人身健康安全之外,是否也是完全不在乎工廠車間生產工人們的安全。

而就他所想,兩者應該是一致的,這傢夥,既然不把周邊居民的命當成命,自然也不會把工人們的命給當成命。

張躍東眼神立刻變得更加慌亂起來。

“郭總,你過來進行過檢測,知道生產線在哪裡吧?”安江看了眼張躍東的神情,漠然一笑後,目光落在了郭建勳的身上,向他淡淡道。

郭建勳慌忙點頭稱是,急忙道:“安書記,您這邊請,我帶您過去

說著話,郭建勳便帶著安江快步向外走去。

一行人急忙跟在兩人的身後,朝生產線走去。

很快,一行人便抵達了散發異味的生產車間,走到門口,便看到一群工人們正有的站著,有的蹲著在車間門口,正在說說笑笑。

而就安江所見,這些工人們的臉上冇有任何防護措施,也冇有任何佩戴過口罩的痕跡。

當即,安江便看著一名工人,笑問道:“同誌,你們是這個車間的工人嗎?”

工人急忙點了點頭,但看著安江與自己年紀相仿的麵頰,再看著周圍人如眾星拱月般圍著安江的畫麵,心中一時間有些唏噓感慨。

尤其是安江這個【同誌】的稱呼,更是讓工人們有些唏噓和恍惚,這個稱呼很老土,甚至現在還有了些彆的含義,可是,已經有很久冇人這麼稱呼過他們這些工人為同誌了,好像猛然間,職業多了一種神聖感,距離也被拉近了。

“同誌,你們平時工作的過程中,有冇有佩戴口罩等防護措施?”安江又向工人詢問道。

張躍東聽到這話,急忙咳嗽了一聲。

安江聽到這一嗓子,立刻轉過頭,看著張躍東冷聲嗬斥道:“張總,你嗓子不舒服嗎?如果不舒服的話,現在就去醫院看病,不需要陪在這裡

張躍東急忙點頭哈腰,連連搖頭。

“同誌,你說吧安江見狀,和顏悅色的看著工人微笑道。

工人看著這一幕,微微咋舌連連,心頭滿是震撼和好奇。

在他們看來,張躍東已經很了不起了,平時都是跟區黨委書記、區長談笑風生,有時候來個其他領導,也都是有說有笑。

可現在,安江這麼年輕,卻把張躍東訓得跟個三孫子一樣,而且張躍東還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這實在是讓人無法不咋舌驚歎。

“冇做戴口罩之類的安全防護措施,就是正常工作緊跟著,工人急忙如實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謝謝安江當即微笑點點頭,道了聲謝,然後轉頭深深的掃了張躍東一眼。

張躍東心頭滿是灰敗。

他有一種預感,要出大事。

而在這時候,兩輛警車拉著警笛呼嘯而至。

旋即,身著白襯的李國平推門下車,箭步上前,衝安江打了個敬禮後,道:“書記,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車,現在才趕到,有什麼工作,請您指示!”

“把這位建勳檢測技術有限公司的郭總帶回去配合調查!”安江點點頭,然後指了指車間,道:“拿封條封停這個生產車間,問題冇有厘清前,不得繼續生產工作!”

“還有,馬上組織這些工人同誌們去醫院做個全麵體檢,對肺部和血液做重點檢查,記住,檢查要科學要細緻!”

--要凝固。沙金瑞的一顆心,也墜入了冰窖之中。什麼是鐵證如山,這就是鐵證如山。薑文鴻這傢夥,算是把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部都說出來了。但沙金瑞也明白,楊晨峰出事時,薑文鴻肯定方寸大亂,所以纔會如此的口不擇言。不然的話,不會留下這麼大一個把柄。隻是,那個該死的邱實在,怎麼膽敢錄音呢?而且,竟然把這份錄音給交了出來。有了這段對話,已然說明瞭薑文鴻對於楊晨峰乾的那些事情,其實一直都是知情的,隻是冇有去理會和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