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四英戰呂布!

是,這一共可是14億,而且按照您說的加固,建造城牆什麼的,最終價格可能超過30億了。”龐統萱以為李東海聽錯了價格,於是強調了一下。“我知道,但你們對我說的城牆理解的可能不對,我要的城牆是十米高,三米厚類似於古城牆那種,但是必須可以在重炮攻擊下也毫髮無傷的那種。”李東海一邊說,一邊拿出紙筆在紙上畫了一個草圖。噗——喬婉兒一聽,直接把嘴裡的水噴了出去。龐統萱也一臉疑惑的看著李東海。“李先生,您這是要準...-

“隻要不是弓箭,那就可以一戰。”典韋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他飛身一躍,如同猛虎下山,直奔呂布而去。

瞬間,他便來到了呂布的麵前,兩人之間的距離彷彿被他的氣勢所縮短。

典韋對著呂布大聲喝道:“呂布,今日我定要與你一較高下,看看誰纔是真正的天下無雙!”

話音剛落,典韋便率先發起了攻擊。

他的雙戟舞動得飛快,猶如兩條出海的蛟龍,翻湧著向呂布襲來。

呂布不慌不忙,手中的方天畫戟輕輕一擋,便化解了典韋的攻勢。

兩把神兵在空中激烈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聲,彷彿連天地都為之動容。

轉眼間,三十個回合已經過去。

典韋的額頭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在逐漸流失,而呂布卻依舊威猛無比,彷彿有著無窮的力量。

“哇呀!”典韋不甘示弱地怒吼一聲,拚儘全力向呂布揮出一戟。

然而,呂布隻是輕輕一閃,便避開了他的攻擊,並順勢反擊。

這一擊如同雷霆萬鈞,典韋無法抵擋,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彷彿散架了一般疼痛難忍。

“可惡!”典韋咬緊牙關,心中充滿了不甘。

他知道自己已經儘力了,但麵對呂布這樣的強敵,他還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

就在這危急關頭,張飛挺身而出,他怒喝一聲:“老典莫慌,俺來也!”聲音如雷貫耳,震得在場眾人心頭一顫。

張飛挺著他那杆丈八蛇矛,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加入了戰團。

他與典韋並肩作戰,兩人配合默契,矛戟交錯之間,攻防有序。

張飛邊戰邊吼:“呂布,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俺老張的厲害!看看是你的方天畫戟厲害,還是俺的丈八蛇矛更勝一籌!”

然而,呂布的戰力實在驚人,他麵對張飛和典韋的夾攻,竟然絲毫不顯慌亂。

隻見他手中方天畫戟舞動得密不透風,每一次攻擊都精準無比,讓人防不勝防。

張飛一個不慎,露出了破綻,便被呂布抓住機會,一戟打飛了出去。

“噗通”一聲悶響,張飛重重地摔倒在地,激起一片塵土飛揚。

他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卻發現胸口一陣氣血翻騰,疼痛難忍。

張飛咬緊牙關,心中暗自懊惱:“這個呂布,果然厲害!”

儘管如此,他的眼神中依然閃爍著不屈的光芒,他知道,這場戰鬥還遠遠冇有結束。

眼見張飛、典韋相繼被呂布擊退,馬超心中焦急萬分。

他抖動著手中的虎頭湛金槍,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長嘯,喊道:“二位莫急,我來助你們!”話音未落,人已如旋風般衝入戰局。

馬超的槍法淩厲異常,每一招都有獨特的節奏和變化,彷彿是在戰場上跳動的音符,威力無窮。

他的加入,使得原本一邊倒的戰鬥出現了一絲轉機。

三人合力,矛、戟、槍交織成一張密集的攻擊網,向呂布籠罩過去。

然而,呂布終究是呂布,他的武藝已臻化境,麵對三人的圍攻,他依然遊刃有餘。

方天畫戟在他手中彷彿有了生命,每一次揮動都能輕鬆化解三人的攻勢,甚至還能反擊。

“嘭!”的一聲巨響,馬超也未能倖免,被呂布強勁的力道震飛。

他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才勉強穩住身形,重重地落在地上。

馬超咬緊牙關,心中震驚不已。他從未遇到過如此強大的對手,即便是三人聯手,也依然處於下風。

戰場上的氣氛凝重而緊張,三員大將雖然英勇無畏,但麵對呂布這樣的戰神級人物,他們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許褚原本對呂布心存一絲膽怯,但看到三位兄弟相繼出戰,他被深深激起了鬥誌。

他揮動手中的大刀,發出震天的怒吼:“呂布,休要猖狂,我許褚再來會你!”說完,他邁開沉重的步伐,義無反顧地衝向戰場中心。

此刻,四人圍成一個圈,將呂布困在中央,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激戰。

典韋、張飛、馬超和許褚,每一位都是當世聞名的猛將,他們各自施展渾身解數,向著呂布發起一輪又一輪的猛攻。

然而,呂布的實力遠超他們的想象。

他站在原地,如同巍峨的山嶽,不可撼動。方天畫戟在他手中舞動得如同遊龍般靈動,每一次揮出都帶著雷霆萬鈞之勢。

許褚等人雖然勇猛,但在呂布麵前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先後兩次被呂布擊飛,場麵上“哎呀”之聲此起彼伏。

呂布哈哈大笑,臉上洋溢著輕蔑的神情:“就憑你們也想打敗我?不自量力!”他的聲音在戰場上空迴盪,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般敲擊在四人心頭。

若不是典韋等人身上皆穿著堅固的魚鱗鎧,在呂布的強攻之下,恐怕早已性命不保。

饒是如此,他們也是險象環生,每一次躲閃都顯得異常艱難。

汗水濕透了他們的衣衫,但他們的眼神依舊堅定如鐵,死死咬住呂布,不肯退縮半步。

戰鬥愈發激烈,塵埃瀰漫在整個戰場上空。

此時此刻,彷彿天地間都隻剩下這幾人的殊死搏鬥,他們的身影在塵霧中時隱時現,宛如古老的戰神在爭奪最後的榮耀。

又是幾十個回合過去,四人如同被狂風暴雨肆虐過的樹葉,紛紛倒地不起,口吐鮮血。

他們的魚鱗鎧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破損。

正當呂布準備再次發起攻擊時,一個小個子男人緩緩走了過來。

他目光深邃,臉上帶著一抹微笑,對呂布說道:“主公,他們身上穿的這個鎧甲好生厲害,儘管外觀不怎麼起眼,但防禦力實在驚人。如果您能穿上這樣的鎧甲,豈不是如虎添翼,天下無敵了?”

呂布聞言一愣,隨即目光轉向地上的四人。

“陳宮,你說的有道理,這真是寶貝。”呂布接過陳宮遞過來的護腕碎片,仔細觀察了一番,“難道這也是什麼神器?”

陳宮搖了搖頭,解釋道:“我看他們在這鎧甲之內,還有一層軟蝟甲,那軟蝟甲纔是真正的神器。而在剛纔的戰鬥中,您打掉了張飛鎧甲的一部分,這顯然不是神器。”

呂布聽後恍然大悟,心中暗自稱奇。

他冇想到,這看似普通的鎧甲之下,竟隱藏著如此驚人的秘密。

他不禁對這魚鱗鎧鎧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心中盤算著如何將其據為己有。

-。他甚至冇有絲毫躲閃的意思,嘴角反而微微上揚,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就在關羽的狂雷刀即將觸及他的那一刻,劉備的拇指上突然閃過一道耀眼的綠色光芒。緊接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在劉備身後湧動,一隻體型龐大、氣勢威猛的二級鐮刀獸憑空出現。它揮舞著鋒利的爪子,輕鬆擋下了關羽的狂雷刀。那雷霆之力在鐮刀獸的利爪上跳躍,卻無法傷其分毫。“這……這怎麼可能?!”關羽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立刻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