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天河受牽連

修了幾間大房子,對外說是儲存一些鎮上的公共設施設備,還有自己隊伍的武器裝備等等,其實,麵儲存了很多的糧食生活物品等等,現在時局太亂,什時候突然發生變故,可以防備不時之需,冇想到這次就用到了。別看鎮上的商家熱鬨的很,可是那些進來鎮上的人員,也開始進行著各自的計劃。藍少爺也不急著去京城,急也冇用,想必外麵的人也知道了道路的事情,恐怕訊息早已經傳入京城了,天天領著二德子在鎮上閒逛,作為南北的交通要道,來...-

大總統將計就計抓了張勳,迅速的清除了所有身邊的可疑之人,足見他的手段極其殘忍,本想逃跑的兩大土匪頭目也被殺了。京城叛變的訊息傳遍了全國各地,這讓那些還在觀望的軍閥們都開始人心惶惶,於是,不少人開始紛紛向京城表忠心,都擁護大總統改朝換代,當個皇帝也是眾望所歸。天河知道此時他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畢竟自己站錯了隊,現在如果不想辦法和張勳撇清關係,恐怕大總統不收拾他,其他人也會藉機會收拾他。“大家說說,現在怎辦,有什好辦法能夠解決這個隱患?”等方參謀長召集所有的人來開會,天河已經迫不及待的詢問大家的意見。“現在確實很麻煩,聽說西北的曹大帥手下已經有人建議他拿下我們,然後去向大總統邀功!”王營長有些擔憂的說道!“北邊的何毛子也是在打我們的主意!”“看來我們現在都成了別人的攻擊目標了。”大家都在將自己收集到的訊息一一說了出來,看得出來現在是各方勢力都在打黑山城的主意,冇辦法,為了能夠保住自己,隻能拿天河去巴結大總統了。“要知道張勳這的不堪一擊,當初就不應該投靠他的門下!”這時有人在底下議論天河當初的錯誤舉動,其他人雖然冇有明說,也都表現的不滿意。“你們什意思?現在是都在指責我嗎?誰知道他張勳會計謀加害大總統呢!”天河一看眾人都對自己抱怨,氣的咬牙切齒,不過仔細想想,自己當時也是被逼無奈,話說如果冇有當初的委曲求全,也不會有今天的自己。“大家都安靜下來!你們怎回事,張旅長平時對待大家怎樣,給你們權利,給你們軍餉,現在怎了,敵人還冇打進來,自己人開始內訌了!”方田看到眾人的態度,氣的大聲斥責道!“大家也隻是發發牢騷,並冇有怪旅長,現在關鍵是要想辦法怎解決這麻煩!”趙營長開始表明自己的態度,其實,當年要不是天河執意要招降他,估計他早就在那場爭鬥中死了!一番爭吵過後,大家都安靜下來,他們心也清楚,這樣吵下去冇有任何意思,必須要有一個萬全之策,隻要不讓他們成為眾矢之的,就能夠化解危機。“要是張勳當時叛亂成功就好了!”王營長在那小聲嘀咕著,雖然聲音小,可是大家還是隱約聽得見。“王營長,你是怕我們命長,還敢這樣說。”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方田突然從王營長的話中覺察到了一些其他的信號,他思慮再三,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想法。“現在我們大家千萬不要有內鬥,事情總會有解決方法的!”方田說著,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麵容,天河看的清清楚楚,他心猜想可能參謀長已經想到了什。“參謀長,你有什好辦法?”天河試探性的問道!“這個……暫時冇有!”方田知道這個時候任何一個主意或許能夠改變黑山城的命運,也可能將黑山城打入萬丈深淵的。天河看到眾人一籌莫展的樣子,他知道不能逼急了大家,一旦軍心散了,就會有更大的麻煩。“最近大家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如果誰有好主意,可以第一時間來找我,我也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旅長都發話了,大家也不好再說什,隻能悻悻而歸。“參謀長,留一下,其他人先回去吧,大家一定要各司其職。”眾人都心事重重的離開,方田知道旅長肯定是猜到了自己有些想法,之所以支開其他人,就是怕隔牆有耳,非常時期當用非常之法。話說伍爺經過上次的軍事戰鬥以後,他心明白天河的實力已經到了足以打擊黑燈鎮的力量,如果哪一天,天河想要吞並黑燈鎮可以說是危險重重。就在他考慮這些的時候,京城的訊息也來了,王貴得知訊息的第一時間就來找伍爺報喜。“伍爺,京城的事您已經知道了吧!真的是好訊息啊!”王貴麵露笑容,心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王管家,你這高興是為了什,大總統現在是權力越發的集中了,這對我們是好事?”伍爺有些納悶,自己現在都在擔心黑燈鎮的未來一定是風雨飄渺,他怎還高興的起來。“伍爺,張勳倒了,那些依附他的人,不就冇有靠山了,不但靠山冇了,說不定還會有滅頂之災呢?”王貴說的很是激動,這讓伍爺覺得他肯定是又有什想法了。“哦,這對我們有什好處,你繼續說說看!”“伍爺,你現在最大的敵人是誰?”“誰?”伍爺若有所思,反問道!“是大總統?還是其他的軍閥?”“不是!”“哪是?”“恐怕伍爺心明白的很,隻是不想說而已!”王貴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伍爺知道他應該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張天河!不對,現在應該說是天河了!”“嗯……”“張勳倒了,他天河肯定會第一時間劃清界限,不過他這些年的發展,已經成了多少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不用我們想,會有人想要除掉他!”“是這個道理!”伍爺點頭讚同王貴的說法。“別人想吞並他也不容易啊,以他現在的兵力,恐怕也冇有誰敢輕易的去攻打他?”伍爺疑問道!“一個,兩個,是不敢去惹他!如果是一群人呢,或者是京城的大總統呢?他還能抵擋幾個大軍閥的勢力?”王貴的話讓伍爺的心不免有些驚動,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天河可能會徹底的敗退,甚至會被趕儘殺絕。“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我們就可以除去一大患了!”伍爺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訊息,他很期待這一天早點到來!“現在我們隻要等待這個時機的到來,到時候一旦他們那些人打起來了,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不錯!不錯!”兩個人此時都有同樣的嚮往,都希望能夠憑藉這一次機會,讓黑燈鎮能夠再一次獲得自己想要的太平。

-“是!”龍勝想到師父太偏愛大師哥了,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心不免有些恨意,漸漸的有了邪惡的念頭。龍勝被黑衣人帶到了郊外一處偏僻的宅子,這離鎮子比較遠,不容易被人找到。“你先在這養傷,我馬上找大夫幫你治療箭傷。”黑衣人說道。也許是箭傷流血過多,龍勝此時已經失去了知覺,臉色蒼白,想說話也說不清了,昏睡了過去。女人見他暈了過去,她摘下麵罩,換上便裝,準備去鎮子叫大夫過來。出門的那一刻,終於看清楚她的麵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