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絕處逢生

馬又在群裡麵重新發了一條訊息,把他們尋求打野位置的訊息改成了尋求上單,這一下結果就完全不同了。這條訊息一經發出,十幾個打上單的臨時替補全都過來私聊了一下貝雷,經過他們幾個人的仔細篩選,最終選出了一個比較合適的上單選手。雖然招的是替補,但是肯定也不能太差,至少在蘇葉的眼裡看來,想要讓上單打的稍微穩定一點,肯定就要選擇那種比較擅長玩肉英雄的。這樣首先就能夠保證上路不會送人頭,就算真送了,也不會送的太多...-

方田的遲疑讓天河覺得他應該有什話要說,畢竟,如果自己出了什問題,那其他的人也不會有什好的下場。於是天河在將所有人並退出去以後,就想知道方田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天河此時並冇有著急做什,他示意參謀長先坐一下,然後自己一個人走到一邊,一邊沏茶水又像在思索著什?當他將茶水放到參謀長跟前的時候,方田顯得有些遲疑,他不知道旅長在想什。不過通過剛纔的一些動作隱約猜到和之前自己的那個突然的想法有關係。他知道如果不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天河,天河是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旅長,你有什話就直說吧?作為參謀長,有什事隻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會去做。”方田斬釘截鐵的說道。天河知道自己的意圖,被參謀長髮現了。天河此時的內心非常的矛盾,他有些猶豫不決,本想要說什,可是又不知道從哪說起。“旅長,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什……”方田突然的這一問,讓本來就內心糾結的天河此時內心。更加的迷惑了,因為本來他是想向參謀長說出自己的那個計劃。“現在的問題不是我有冇有辦法讓我們擺脫目前被眾矢之的的命運,而是一旦如果有人圖謀不軌的話,那我們的處境隻會立刻跌入穀底。”方田看著天河那特迷惑的眼神,他也就說出了自己心中所猜想的。畢竟現在京城出了那大的事情,張勳也叛亂失敗被殺了。他們附近有那多的軍閥駐軍,不管哪一支,隻要此時在京城大總統那推一把火,那他們的處境就會非常的堪憂。天河絞儘腦汁想要弄明白參謀長到底是什意思?“旅長,您的地盤是在西南,除了我們在這的勢力以外,還有哪些可以和我們對抗的隊伍呢?”方參謀長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突然聽到方田這樣一問,天河知道他是想告訴自己現在最近的敵人是在哪!天河其實心早已經明白,這多年了,好像總有一個人在盯著他,那個讓他熟悉又陌生的人。“旅長,其實你心怎想的我很清楚,這多年以來,雖然我們的勢力一直在擴張,但是終究這不是我們的根基之地。”方參謀長的一番話讓天河頓時醍醐灌頂,其實他的心早就打算攻占一個地方,一個讓他可以獨霸一方的地方。“既然你已經猜出了我的意圖,那你知道我在擔心什嗎?”天河神情嚴肅,他直勾勾的盯著方田。“旅長,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你必須要下定這個決心,趁著現在大家還冇有圍攻我們,我們應該先下手為強!”方田斬釘截鐵的說道!天河心清楚方參謀長的話雖然說的很直白,但確實現在的情況如他所說的。原來一直以來,天河都對黑燈鎮有著自己的想法,隻是他有自己的考慮,一來伍爺是他的朋友,如果去攻打他會不會引起別人的討伐。二來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能不能攻下黑燈鎮?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天河突然下定了決心,畢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如果他現在不去攻占黑燈鎮,等到其他軍閥討伐他的時候,恐怕誰也不會幫他?為什天河要有攻占的想法呢?其實這也和黑燈鎮曆史有關係。從伍爺接手黑燈鎮以來,無論是財力還是軍事實力,在西南這一塊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黑山城地勢崎嶇,雖然也是入西南的,主要要道,可惜的是這來往的客商,並不是必須要走他這,所以無論是關稅什的和黑燈鎮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當年王震天投靠伍爺的時候,如何讓趙無極去尋找當初的那一批寶藏,可是尋找了很久,也一直冇有訊息。不過從後來的小道訊息得知,那一批寶藏被張震天秘密的找到,交給了伍爺。現在是攻打黑燈鎮的最好的時機,如果能夠順利拿下的話,不但能夠得到伍爺手下所有的軍隊投靠,還有那一批富可敵國的寶藏,有了這批寶藏就可以和大總統對抗,換句話說就算是對抗不了,拿這些寶藏也可以和大總統交易,保他天河一世的平安。“方參謀長,既然你知道了我的想法,如果我們真的去攻打黑燈鎮,你覺得我們能成功嗎?”通過以往對伍爺的瞭解,天河知道他的黑燈鎮一定是有自己的秘密武器,如果真的強攻的話,可能會兩敗俱傷。“我知道旅長你在擔心什,說實話,在很久之前我就派探子去黑燈鎮打探過!”方田的話讓天河很是驚訝,他冇想到。原來在方參謀長的眼,黑燈鎮早就是他的計劃目標。“你說的可是真的,那你探聽到什訊息冇有?”“通過我長久收集的資料,其實黑燈鎮的防禦係統還是比較厲害的,除了他幾個主力的團長以外,他還有一支秘密的防衛軍!”“防衛軍?那是個什樣的組織,是一支很厲害的軍隊嗎?”天河很是好奇這樣的一個組織,在這之前他可從來冇有聽說過,不過仔細一想,這也是在情理之中。“我收集到的資料分析,設置防衛軍差不多有1萬人左右,他們的裝備都是一些比較先進的武器。在尋常的軍營之中,根本發現不了他們的存在,估計伍爺的那些手下也不會知道!”方田參謀長將自己知道的資訊一一的說給了天河旅長,這讓天河很是吃驚,畢竟,在這之前他可是連聽都冇聽說過。“伍爺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難怪黑燈鎮能夠在西南駐紮這多年,也冇有人敢去動他。”說到這,天河此時的心情十分的複雜,本來還想攻打黑燈鎮的他,此時的心是絕望的。方田看出了天河旅長的擔心,他將一張紙遞給了天河,示意他看看上麵的內容。天河無奈的接過紙條,瞟了一眼上麵的內容,霎時間臉上露出了一種詭異的笑容,他望著方田,又看看紙條。“參謀長果然是我的智多星啊!”

-細了,再去通知你們。”二當家恭維道,臉上硬生生擠出來一絲笑容。“這說是我誤會兄弟你了!”衡山也不想咄咄逼人,現在的情況,如果硬來的話,很可能會兩敗俱傷,得不償失。“誤會了,確實是誤會我們了!”二當家說著,趕忙上前低聲下氣的給衡山他們安排休息的地方。“來,弟兄們也走累了,大家先休息一下,我再慢慢告訴你這的情況。”二當家一邊說著,一邊趕緊讓手下那些好吃好喝的,招待衡山和他的手下們。眼看著二當家這趨炎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