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大了。到了人家的地盤,人家能讓你這個仇人輕易回來?“丞相已經暫時返回北境,和耶律雲鷹的鬼嵬軍會合,再一起南下。”站在窗外,影子被拉得極長的人冷聲道:“無論如何都得再堅持一個月,一個月後,丞相必定會回到京都主持大局。”“丞相讓我回京都,就是配合你完成計劃。”“丞相說了,計劃照舊。”司徒楠陷入沉默。片刻,他纔看向窗外。“如今各地湧進京都的災民、難民已快超十萬,再過幾日京都的糧食就會告急,屆時我們的計劃...-

第1705章

“當然。”

德川哈哈一笑,猖獗之中更多了幾分說不出來的驕傲。

當初他下令毀掉所有村正刀的時候,其實很多人都是反對的,但礙於他的威嚴,而不敢多說話。

隻有幾個他信賴的家臣,給予過反對的建議,但也被德川說服。

並且,他還許諾給自己的那幾名家臣,會給他們每個人,留下一把村正刀。

但是誰也冇有接受!

畢竟德川早已有言在先,他毀刀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那麼就可以認定為,凡是操持村正刀的人,都有可能是在挑戰他的權威和統治。

如此大的隱晦罪名,誰敢承擔?

所以冇有人接受他的賞賜,而德川也是乾脆利落,告訴大家既然他們不肯接受的話,那麼,他就把所有的村正刀都收拾起來。

等到了有需要的一天,再分發給他們。

然而德川自己,卻每天都將村正刀,帶在身邊。

並且他為了隱藏村正刀的特有外形,還特意叫人在刀身上,捶打出了三葉葵紋,作為演示。

“現在你知道了?”德川陰森森地笑著:“我還真冇想到,你竟然會知道那麼多,但是我也不奇怪,畢竟你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德川說著,再一次為他的刀做出介紹。

這並不是普通的村正刀,而是名為“葵紋章越村正”的名刀!

“這把刀,曾經幫我殺掉了很多對手,然而今天要倒在它之下的人,就是!!”

德川說完最後一個字,他們兩人目光已交彙,無須言語,已經明確了對方的戰意。

德川大喝一聲,葵紋章越村正,在他手中交叉揮舞,發起衝鋒,刀鋒劃破雨幕,帶著淩厲的殺氣劈向對手。

徐安則冷靜應對,長劍輕舞,或挑或刺,動作流暢而迅猛,巧妙地化解了對方的攻勢。

大雨中,兩人的身影快速移動,刀劍相交的聲音清脆刺耳。

德川的長刀勢大力沉,每一次揮舞都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而徐安則靈動飄逸,劍法精妙,往往能在對方猛烈攻勢中找到破綻,給予反擊。

這場雨中的戰鬥,不僅是刀劍的較量,更是意誌和策略的碰撞。

他們二人在雨中拚殺,不分伯仲,場麵驚心動魄。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的動作都漸漸緩慢下來,但眼神中的鬥誌依然熾熱。

他們知道,這場較量不僅關乎個人的勝負,更代表著各自的文化與榮耀。

德川妄想藉機扭轉戰局,而徐安則是希望將他生擒活捉,而後為死難的百姓報仇!

在雨中,兩把兵器和兩股戰意交織碰撞,雨越下越大,但兩人的戰鬥並未因此停歇。

德川的長刀舞得密不透風,彷彿一道刀牆向對手壓去,每一次刀鋒的揮舞都帶著呼嘯的風聲,令人膽寒。

而徐安則如一條遊龍,在密集的刀鋒中尋找機會,他的劍法更加犀利,每一次出劍,都直指對方的破綻。記住本站網址,Www.xdawujiasu.com,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就能進入本站-如魚得水,至少隨便找個藩王做幕僚,都會得到重用,在這小小的天門山,就顯得極為不合理了。孫喻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跡,淡淡道:“很簡單,犯了點事,被隱門發配了。”“發配?”徐安微怔。孃的,跑到大乾來攪動風雲,你管這叫發配?“對,發配。”孫喻抬頭看了一眼徐安,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你似乎對九州大陸,並不是很瞭解啊!”徐安嘴角微抽,這話就紮心了。前身就是個不學無術的貨,記憶有限。這段時間他雖然惡補了一些知識,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